吉力现金流组合成分股分析:长江基建(1038.HK)-2021年结

长江基建是一家国际性基建集团,多元化业务包括:能源基建、交通基建、水处理基建、废物管理、转废为能、屋宇服务基建及基建相关业务。集团的投资及营运范围遍及香港、中国内地、英国、欧洲大陆、澳洲、新西兰、加拿大及美国。

投资于基建项目最大的特点就是:收益比较容易预期,现金流比较好。

无论是电力、供水,还是公路项目,都是属于投资后就能进入漫长的收益期,也有政府的背书,基本上处于垄断地位,只要不犯什么致命性错误,否则基本上是稳赚的。问题只是赚多赚少罢了。

长江基建目前手上不少项目也是“香扑扑”,年初有传闻,有财团要收购英国电力资产UK Power Networks,作价200亿美元。原本大家都觉得这笔交易应该是板上钉钉了,可是到了7月初,因为长和系最后关头加价而告吹。要知道,李家做生意那可叫一个精明,并且绝对不可能最后因为一点点差额谈不拢,而导致大生意做不成。这次的告吹明显是李家不想卖了。为什么?因为英国近期通胀达到历史高位,电价同样是与通胀挂钩的,如今这资产的价值绝对不止年初的200亿美元了。在欧美进入到加息周期的环境下,与通胀挂钩的资产怎么能轻易放弃,卖掉后又哪里能再找到便宜货?李家当然不会放弃这颗摇钱树。

虽然电力资产没有卖成,但是英国食水和污水处理公司Northumbrian Water卖了个不错的价钱,25%的股权买给了KKR,收到8.67亿英镑。因为这家公司的股权是李家四家上市公司各自都持有部分股权的(长和、长实、长建和电能,几乎大部分基建项目都如此),长建可以落袋的收益是10亿港币,约占长建2021年纯利的13%,是不是相当可观?

一家公司当然不会始终靠卖资产过日子,李泽钜在股东会上也说了,有好价钱当然就要卖,同时也在不断寻找优质的资产买入。

长江基建已经保持了连续25年的股息持续增长,哪怕近4年的增长速度已经放慢,市场也相信,长建在有稳定现金流以及受惠加息通胀的大环境下,没有理由会终止这个记录。

 

如何判断一家公司的未来股息有没有增长的潜力,我们可以看下“股息派发率”这个指标,它是:每股股息/每股盈利。比方说,今年公司赚了1000万,总共股市100万股,那么每股盈利就是10元。如果每股派发5元,股息派发率就是50%,也就是把每股盈利的50%都派发给股东。

有人问,那剩余的50%呢?就是公司先收起来,进行再投资,或者纯粹增加公司现金储备。

显然,股息派发率如果很低,说明这家公司得靠不停地再投资才能保持增长,比如互联网公司,基本上是不可能派发高股息的,对于我这样的现金流投资者,肯定不考虑投资这样的公司。

如果股息派发率过高,比如把所有盈利全都作为股息派发,达到100%,那么如果未来盈利下降,公司可能没有那么多现金再保持过去的股息,这同样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从长建的股息派发率可以看到,从2015年到2019年,基本上都保持在50%到60%的股息派发率,在2020年和2021年,这两年受到疫情的影响,每股盈利下降了,但是为了保持股息增长,股息派发率提高到85%。

另外一个看股息派发是否健康,未来是否能可持续的指标,就是股息支出占自由现金流的比例。

简单的自由现金流计算可以用“经营现金流入-投资现金流支出”,这个数值可以在年报的“现金流量表”里找到。

2021年年报里,长建的“自由现金流”有73.7亿港币,2021年股息派发是63亿港币,比例是85%,和股息派发率非常近似。这个指标的意义或许会大于“股息派发率”,因为在会计中,盈利可以来自于“资产增值”以及“应收账款大量增加”等等,这些都会带来盈利的增长,可是却没有实打实现金流入的。而股息支付则是实打实现金支付。如果这个比例大于100%,意味着公司没法用真实赚到的现金流来支付股息,而不得动用银行存款结余,那么相当于就是在“动本金”了。如果连续几年都这么做,银行账户现金越来越低,你可以想到,这样的股息派发是否可以持续?

以2021年的年报来看,长建的股息派发还是非常健康的。

长建还持有了另外一家上市公司,电能实业,36%的股权。电能的收入数据不会并入长建,但给长建每年都能贡献2到3成的税前盈利,是长建的一项重要资产。

电能实业同样是吉力现金流组合的成分股,那这家公司的情况又如何呢?我们之后再聊。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