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世后的追思会上,你希望谁在说些什么?

无论你现在怎么自吹自擂,你有没有想过在你葬礼上,你的亲朋好友会说些什么?讲述你什么样的故事?你的这一生,到底给身边人产生了什么样的意义?

上周我参加了我博士生导师的追思会。从全球各地赶来的亲友、同事和他的学生们身上,我感受到一个人可以如此得成功;从大家追思悼念讲述的故事身上,我认识到一个人的对于他人生命的影响可以有多大。看着教授照片上标志性的笑容,我有点恍惚,我未来的葬礼上,希望有谁来参加?而他们又会说些什么呢?我等不来这些答案,我也看不到真正的答案,但是教授的追思会告诉我,我可以自己去实现这些答案。

我分享三个故事给你。

第一个故事来自教授的希腊女婿,他上台讲了这样一段经历。教授在前些年患上了癌症,到女婿所在的医疗中心进行检查化验。结果出来后,女婿打通了教授的电话,告知了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病理结果。电话那头,教授很平静地听着,最后说了一句“OK”,结束了电话。

一分钟后,女婿的电话又再次响起,是教授打来的,他接通电话,可电话那头却没有声音。再仔细一听,是教授在和一位出租车司机的讲话,说他想去哪里。原来是教授不小心错按了回拨键。女婿并没有挂断,就索性听一会。他惊讶地听到教授在和出租车司机谈笑风生,继续保持他一贯的幽默与人攀谈。要知道,一分钟之前,他才刚刚得知他将面对“不可治愈”的病魔。

教授所有的照片上,都是像弥勒佛那样的慈祥,用这样的笑容和乐观面对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是他处世的态度,那我们呢?

第二个故事,来自我们研究所的大师姐,她在教授的纪念册上,写了这么一封信。

其中最让我感触的,是她写道,教授说“顺利时你来看我,我很高兴。人生有起有伏,不顺的时候也希望你能来看我,谈一谈,或许能帮到你。”一年多以后,师姐遇到了职业生涯中最为黑暗的一段,教授得知后约师姐见面,听她讲述、帮她分析,要她理智地处理,不要无谓消耗自己的精力和时间。教授说:“If there was no darkness, how could we see the light?”

曾经在学校时,每逢中秋,教授都会把我们请到他的学校宿舍,大餐招待我们。在饭后,大家围坐一圈,教授总是会分享很多他的故事。当时的我,觉得教授讲的东西虚无缥缈,可通过大师姐那似曾相识的故事,想起那些闲聊中又包含了多少宝贵的人生经验?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如今,我再也没有机会听到。我们总是不珍惜身边现有的事物和人,总以为我们还有更多的时间,现在不着急,手头有更着急的事情呢。可我们并不知道,是否一次见面,一次电话,会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与他交谈呢?

最后,是我自己的事。

其实,我在博士那几年并不开心,因为教授的教导风格是“放羊式”,课题需要我自己去寻找,方法也要求我自己去摸索,甚至同一个研究结果,两次演说后得到的反馈都不同,让人无所适从。与师兄师姐们的交谈中得到,他对每个人学生都如此,大家都非常得痛苦。

当时从博士转成硕士毕业,递交论文那一刻,我觉得我是解脱了,再也不用回到这样的状态里!

可如今看,在工作中,在社会中,又有谁会给你具体的课题,谁会给你具体的方法?甚至谁会成为你真心给予建议的导师?能依靠的人,唯有自己。这才是现实。

在这样的现实里,我自己主动去学习、找办法,和别人交流,然后在反馈中不断地尝试,我渐渐地发现,自己依然在用“读博士、做研究”的方式在工作。跟着教授短短三年半,建立起的“终身学习”和“解决问题”的思维习惯,却能陪伴我终身。多谢您的苦心!

一个人的成功,是用他影响了多少生命来衡量。曾明哲教授,在您的追思会上,您又给我上了那么丰富的一课。我也希望我自己的人生,也同样能像您那样去影响更多的生命。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