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希望用到、却必须收藏的锦囊:面对重疾时怎么办?

咱们保险人总把“重疾”挂在嘴边,但有没有想过,如果一旦重疾真的发生在我们或者家人身上,那该怎么办?我们对客户说:有事就找我!但如果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该找谁呢?能够镇定自若地处理吗?

最近我完成了得到大学三个月课程,其中有一节课就有三位医学专业人士分享,如果重疾发生在他们的业内人士身上,你想不想知道他们会怎么一步步处理?我们不希望发生,但是却不得不提前了解,甚至收藏好这份锦囊。

我们假设一个人物叫:阿背,他本身也个医疗领域的从业者。

阿背今年参加公司的年度体检,检查时,医生看着超声波和验血指标,扶了扶眼镜,抬头看着阿背说:好像不太好呀,我建议你去医院好好复查诊断一下。

阿背听完当然有点紧张,但是他很清楚任何体检检查都有误诊的可能,特别是一些癌症指标或者超声显示。于是他当机立刻,到医院(或者换一家医院)再做个复查。

在复查时,阿背比普通人多做了两件事。

第一,他要求医生,把可做可不做的检查都列了一遍。然后他拿着这个检查列表,打听一下哪家大医院的分院、国际部的人少,不用排队。同时,这些医院的检查结果在其他医院认不认。

为什么不在一家医院排队检查呢?因为有些大医院挂号排队太恐怖了。他接下来可能要找不同专业医生寻求诊治建议。如果尽量把检查做全了,也能节省后面的事情。

第二,阿背专门买了一堆笔记本和标签贴纸。按照检查和治疗的时间顺序,把病历、检查报告、前后的用药以及手术记录全部记录和标注出来。这些资料将来能够成为主治医生的治疗依据,节省时间,同时也方便将来做理赔。

复诊后,不幸的阿背确实患上了癌症,在悲伤之余,自然就开始了治疗之旅。

他第一步做的,不是立刻去找医院、找医生,而是先开了一次家庭会议。

阿背对家人宣告自己的病情,同时说了这么一番重要的话:之所以开这次会议,是想请你们同意,授权让我当重要决定的决策人,这并不是因为我是患病本人,而是因为我最熟悉医疗这个领域。家人听完,商量了一阵后,也就是同意了。

别小看这个步骤,在重大疾病的治疗中,家人很可能会对治疗方法产生分歧,并且需要有人负责和医生进行沟通。家人当然有权参与讨论,但是最终需要有个人拍板做出决定,避免耽误治疗。

 

第二个重要步骤,准备好足够的金钱和时间预算。

阿背给出两个数字:50万人民币和5年。

50万人民币,基本上是在国内公立医院治疗重大疾病的常规费用,当然若是不幸需要服用一些进口靶向药物,很可能会超额不少。

为什么要有个预算呢?不是花多少都得花吗?

这是建立一个心理预期,也让家庭做好未来的经济打算。如果已经打定主意“这个病可以花50万”,那遇到一些比较贵、但可能更有效的治疗方案时,也不会在钱上面犹豫。

同样道理,5年也是一个心理预期。

在医学上有个5年生存率的指标,一般癌症康复后5年不复发,这病也基本算是痊愈了。这个5年心理预期,就是让阿背做好准备,有耐心和信心去打这场持久战。

幸好,阿背也早就配置好了保险。他很清楚,这50万只是整体家庭开支的一部分,还有一个重要的隐性开支:他因为治疗疾病而导致工作收入的损失。

很多人买重疾保险只看到了需要花多少钱治病,认为超过50万医疗费就索性不治了!可就算医疗费花了50万,5年的工作收入损失,对于家庭而言同样是一种极大的负担,因为家庭已经习惯了一种收入阶层下的生活习惯以及开支预算,一旦收入大幅度下降,对于家庭影响,特别是孩子教育的影响,那是相当巨大的。

所以,重疾保险的保额一定要以3到5倍年薪作为参考,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第三步,寻找好医生,而不是好医院。

对于看病而言,最重要的是有效的治疗方案,这是由医生来决定的。医院则是提供了匹配这个医疗方案的硬件和环境,重要性是次要的。

但中国大陆的国情是,基本上最好医生都在最好的医院里。所以可以先从好医院里,再找好医生,是个最简单的方式。

阿背先从“中国医院排行榜”里找到各个专科最好的医院。这个排行版是复旦大学医学管理学院推出的,是中国医学学术领域都比较认可的榜单。

网站链接:http://rank.cn-healthcare.com

那知道医院后,怎么找医生呢?阿背用了个最笨的办法,托当地的朋友去那家医院挂了个普通号,跟年轻医生打听这个病种最好的医生是谁。

有些业内朋友还给阿背另外个找医生的思路。

国内有很多医学的学术活动,可以从各个演讲嘉宾话题中寻找专家。当然,这种方式更加需要相关的医学知识。

网站链接:https://www.medmeeting.org/home/search

找到医生之后,如果有些专家号很难,那么该找一些帮忙挂号的“医学决策师”就不要犹豫了。

 

第四步,终于见到了未来的主治医生。阿背向医生提了一个“内行人”的问题:医生,我的病情有点复杂,您能不能替我申请“多学科会诊”?

这是啥意思呢?多学科会诊就是由几个相关科室的专家现场讨论一个病例,最后给出一个大家都认同的最佳方案。但这事儿只能由主治医生发起,阿背自己是没法组织的。

如果多学科会诊下来,医生们发现,阿背的病情还真有点复杂,国内治疗并没有痊愈的把握。这时候,阿背就主治医生:在这个领域,国外有什么机构或者医学专家,您建议我去试试的吗?

除了听取主治医生的建议之外,阿背还充分利用了自己投保的保险里面的“海外医疗案例管理服务”。有些高端医疗保险,会给予投保人免费的“治疗方案管理”。阿背把自己目前的报告全部交给了该机构,随后这个机构就会转发给全球范围内合作的医生,并且最终给予一个治疗方案的建议。

拿到这个建议之后,阿背再交给自己的主治医生,看看是否有能力在国内完成。如果不行,那就得考虑自己的身体和财力,到底能否支持到海外就医。现在已经有不少中介机构可以安排整个出国就诊的流程,从转诊、翻译病历以及病人在海外的衣食住行等等。关键还是看是否适合,以及有多少钱。所以,对于一些有财力的家庭,配置能够包含海外医疗就非常重要了。

如果阿背发现,目前海外都没有完善的治疗方案,那怎么办?他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找临床试验。

美国有个网站叫:Clinical Trials,是世界上最大的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包括正在中国进行的临床药物试验。阿背只需要查询到相关疾病的英文名,就可以搜索关键字,看看有哪些试验和自己的情况能匹配的。

网站链接:https://clinicaltrials.gov/

当然,有些主治医生有时候也会主动提议是否参加某些临床药物试验。但既然是临床,就说明该方案或许有副作用的风险。但到了这一步了,至少也是一种希望,对不对?

最后,恭喜阿背的病情得到了治愈。不过,他还需要问主治医生最后两个问题:

我后续的复查计划是怎么样的?

我还需不需要做些专业的康复治疗,有推荐的机构吗?

 

 

根据阿背的故事,我们总结一下面对重疾时的锦囊:

第一步,开家庭会议,确认谁做为主要决策人;

第二步,准备好足够的金钱和时间预算;

第三步,寻找好医生,而不是好医院;

第四步,若是病情复杂,让主治医生申请“多学科会诊”;

第五步,若有需要,查询海外医疗方案,甚至赴海外就诊;

第六步,没办法的办法,申请参加临床试验。

要做到锦囊中的这些,不仅仅是心态问题,更是经济问题。足够的经济基础,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够放心地寻找最佳的医疗方法。因此,永远不要忽视足够的重疾和高端医疗保险的配置。

也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永远都用不上这样的锦囊。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