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博士就不能去卖保险了?

最近有位对保险业感兴趣的朋友前来咨询职业发展,他很犹豫地说:其实我不喜欢现在的专业,虽然拿了业内大公司的Offer,但我真的不想去。可是想想自己已经花了那么多年时间在专业领域上,突然说转行不干了,岂不是很可惜?况且又是加入一个没门槛的保险业?所以我做不了这个决定,你能否给我点建议?

当初我离博士毕业还有一年时,向教授提出退学,转而加入保险业。很多人感叹我为何能这样决绝?不考虑父母的感受?那时,我也不知道踏入一个新的领域是否会成功,但我只知道,既然我不想从事学术工作了,博士头衔对我而言又有何用?如果一年后我会做出和现在一样的决定,那为何还要等一年呢?既然我曾经的硕士和博士路线选择都是“随波逐流”,是一种逃避走入职场的选择,那我为何还要去坚持在这条路走到黑呢?

 

伏牛堂的90后创始人张天一的故事,让我觉得有似成相识的感觉。

张天一老家在湖南常德,他爸是当地一个公务员,可以说人生是非常得圆满,家庭、事业两不误。最关键的是,他还有个争气的儿子,在北大法学院就读,还是学院的研究生会秘书长。

在那样的小城市,有这么一个争气的儿子绝对是父母的骄傲。所以他老爸每天的工作就是向同事们吹嘘他儿子的成绩,以至于同事们都很烦他,见到他都绕道走。毕竟,人家的孩子都在二本、三本,当然不乐意比较啦!

但有一天,他老爸的一个同事拿了当地的报纸给他看,当天的头版是这样写的:老家米粉北大硕士京城这样卖。老爸一看到就乐了,怎么着,以前有个北大卖猪肉的,现在又跑出来一个卖米粉的,这北大真有趣啊!可读者读者,他脸色开始发青了。他发现,报道中,主人公的名字叫张天一,也在北大就读,也是湖南常德的,这就不是他儿子嘛!

他那为全家感到骄傲的儿子不去法院,不去当律师,跑去卖米粉了?他实在难以想象,并且他觉得无颜再面对同事们,总感觉他们在嘲笑自己。自那以后,父子俩闹了矛盾很久都没有说过话。

一年后,张天一的米粉卖得越来越好,经过四轮融资,身价已经过亿,连李克强总理都跟他交谈握手。

有人质疑说,一个法硕高材生,不为国家的法律建设做贡献,是否是大材小用,浪费国家教育资源?张天一在自己的书里是这样写的: 年轻的大学生逐梦者,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以为自己追求地最正确,以为投行证券,机关部委,出国留洋,奢侈品夜店豪车,是自己的梦想。可是在我的眼里,我宁愿去佩服那个大学毕业不顾周遭人异样的眼神,做了自己的选择去开了自己的小餐馆创业的男孩。同样是螺丝钉,我至少觉得那个来得踏实牢靠。

而那位北大卖猪肉的现在又如何呢?当年陆步轩被媒体贴上“北大毕业生卖猪肉”的标签后,回到母校演讲的第一句话是: 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而在2015年时,他和另外一位北大校友陈生联手打造“壹号土猪”销售已经超过10亿,并且挂牌新三板。2016年时壹号土猪登陆天猫,成为第一个面向大众消费者的互联网+猪肉品牌。陆步轩的身价飙升,而陈生的身价更是达到了上百亿。

绝大多数人的生活被自己限定在一个框架里,每天重复的日子让整个人都变得很无趣。若你的人生选择每次都要小心翼翼,不能踏错一步,那么,跟着惯性和随大流是最安全的。但也因此,是最没出息的。你活了那么久,到底有没有试过随着自己的心,去做不一样的事情呢?

“离经叛道”的成本其实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高,大不了重头来过,况且每一份与众不同的经历,才是让人脱颖而出的资本。相反,摆脱思维定式,跳出陈旧的格局,或许也会让人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我们必须尊重父母,但不代表要盲从他们的旧观念。当年我博士退学、加入保险业,我爸同样几周失眠。但如今,他或许认为当初我压根就不该读博士。我们用自己努力换来的成就,回报他们的养育之恩,让他们放心,这才是最大的孝顺。

我叫不醒装睡的人,只期望能够给那些需要勇气与支持的人一个助推!跨出去,没什么可怕的!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