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保护好钱,要么去抢钱,这世界好人不多

在私人银行家课程上提到过这么一个提醒:非上市公司的股权传承要比远比上市公司难。由于课上并没有详细讲太多事例,我只记住了概念,却不理解背后的原因。你爸的企业,就算没上市,将来要传承给你,不一样把股权转让给你就行了吗?和上市公司转让股票又有什么差别呢?

所以我们的老学长说的真好:你们那,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我在陈凯律师的书上看到这么一个案例,才让我明白,即使是自家人,如果是你的财产,那么就一定要努力去抢,不然别人就会惦记着,甚至直接叼走了!

这是大约七年前的故事了。陈律师接待了一位女性客户。她的父亲是一家有80年历史的老字号的掌舵人,在当地有非常高的知名度,企业的产品还被列为了该省的文化遗产传承目录。她来找陈律师的原因是父亲最近在医院就诊,情况不乐观。她又是家里独女,妈妈一直做一个贤良的妻子和母亲,对企业没有任何过问。因此想要了解一下遗产传承的事情。

陈律师了解了他们家的情况后,摇摇头,觉得这家人的传承将来一定是个大麻烦。为什么呢?

首先,这位客户还有一位高龄的奶奶在世,可是奶奶是老年痴呆,将来在继承过程中没法做出任何意思表示,很可能会导致传承的时间拖长。

其次,客户的父亲在企业和家族中威望非常高,可一旦他离世,企业和家族内部难保不会产生巨大的震动。想想历史上靠着自己无比威望统治的皇帝,在他离世之后,有多少后继者能够重振雄风的?难怪很多大企业家非常爱读历史书。

面对这种情况咋办呢?当然是建议尽快对股权做传承架构,并且立遗嘱。可这客户一听就为难了。这不是咒自己老爸死嘛!这可是中国人最忌讳的事情。她回家后和几位家族长辈商量,果然被拒绝。有的说:“你放心啦!你就你们家一个孩子,有啥好担心的嘛!”有的说:“依你老爸的脾气,现在跟他谈论身后事,你是想直接把他给气死是嘛?”她和老妈去谈,都还没怎么说呢,她妈妈的眼泪就哗哗地流啊!

不久之后,她父亲还是去世了。当她和她妈妈想要继承企业股权,来掌管企业的时候,发现事情不对路了。因为有人早就盯上了这块肥肉。

原来,在客户父亲住院期间,就把企业的经营事务完全交给了持有公司15%股权的财务负责人。在父亲弥留之间,把他和母女俩叫到身边,希望将来企业的事情由财务负责人和母亲共同协商解决。也就是找一个“顾命大臣”。可当后事办完后,却发现这位“顾命大臣”似乎自己就坐上了龙椅。

当母亲要求财务负责人把企业账目汇报给自己时,这位负责人明确说:不方便!当母亲要求财务负责人把企业公章和营业执照交给自己的时候,负责人表示公司日常需要使用这些重要文件,不能交出!母亲这可气坏了,但一个长年家庭主妇,啥都不懂,能咋办呢?求助其他董事呗?客户和母亲一一拜访几位董事后,却没想到被婉拒了,可能他们也觉得这位“太皇太后”来做企业的董事长不是很妥。这下咋办呢?

这明面上的继承,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时间战”!

客户父亲没有留下任何遗嘱,那就走法定继承程序!但问题就出在客户奶奶的老年痴呆上。她无法表达个人意愿,那么公证处就无法办理。同时,他们公司章程里,对于股权继承的约定不明确,并且目前企业内部的纠纷已经搞得全城皆知,家属可不可以直接继承股权呢?公证处表示无能为力。能走法院程序。在通过法院起诉方式继承遗产之前,还得先确定监护权,这又牵扯到了其他亲属的利益问题(监护人得做到赡养责任啊!)。可以想象,这有多麻烦!

在这期间,这位财务负责人当然也没有闲着,凭借着他在商业上的经验,简直就可以说是摆明着欺负这对孤儿寡母。他因为控制了企业的资金、公章和执照,于是可以轻易地通过奖金和谈话拉拢一批骨干员工,把不听话的全部辞退。随后他又打通与政府的关系。原本做“和事佬”调解双方矛盾的政府,也开始和稀泥,毕竟政府只关注当地就业率和缴税,能把企业经营好,谁是董事长又有什么关系?于此同时,他还另起炉灶,设立了多个公司,逐步通过关联交易,把企业核心资产低价出售给自己实际控制的公司。这样一步一步地把企业给掏空。

为什么他敢这样做呢?还是因为这是家非上市公司。账目本身就不透明,企业赚多少钱,外人根本不知道。只要明面上合法,私下里再和其他股东和董事协商好利益分配,以这位财务负责人的财技,那还不是随便玩?最终这位客户就算顺利继承了股权,实际上也没什么意义了。

最终这个股权继承纠纷的法律流程搞了一年半,终于把父亲名下全部的股权都登记在了母亲的名下。为什么不登记在客户的名下呢?原来她妈妈觉得女孩子家,年龄也不到30,没有什么管理能力,就还是希望自己做主。我们站在第三者角度看都会觉得很可笑,又一个“妇人之见”对不对?可客户是个孝顺女儿,也没多说什么,但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心灰意冷,于是就跟着丈夫孩子移民到了新西兰,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

这个故事中有三点值得每个人去思考的。

首先,遗嘱这事儿,该早还是得趁早,啥年代了,还迷信忌讳什么嘛。特别是家里财富达到一定程度的,你不去好好规划打理,要么就是没人知道你的钱在哪里,结果白白送给了政府,送给了那家金融机构。要么就是继承时家里人一团糟。家人之间定期汇总一下我们两口子的各种金融账户信息和金额。一方面算算流动资产到底有多少,另外一方面也是互相告知在哪些账户里有钱。将来万一有啥事,那也能够去找这些银行或券商,办理遗产继承。

其次,企业上不上市,那就更好好好提前准备传承事宜。这让我想到我们公司的“传承制度”设计得很聪明。保险团队总监这个位子,达到一定的级别以及年资的要求,也可以进行“传承”的。但对于继承者也有条件,比如“继承之前在公司服务多少年”等等。所以很多高级别总监的“保二代”们也在大学毕业后没多久,加入到公司中,从一个最低级别的代理人开始做起。一方面让他们自己摸爬滚打,有足够的经验,也在公司中逐步建立起自己的人脉和威望,作为父亲的再继续带一程。等到将来真正接班时,年资较长的老臣子们也能够足够得信服。这里面的学问,是不是也很深呢?

最后,学会用更多的法律工具,为传承保驾护航。其实这个故事中,如果客户的父亲可以早一点设立海外家族信托,通过信托架构来持有国内公司的股权,把孩子和配偶作为信托受益人,至少在股权传承上的麻烦就可以避免。同时配置足够的人寿保险,从而在自己万一身故后,配偶和孩子有足够的资金,不仅仅是为了家庭,甚至是为了企业资金的临时周转。

保险、信托等法律工具,绝对不是事后去救火,那时为时已晚。我们保险人天然的职责就是提醒客户:防范未然,为最极端的情况下最好准备。

本文故事来源:陈凯,《守富与传富》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