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永远为了孩子,但孩子将来是否为了父母呢?

最近在上认证私人银行课程,其中一讲到财富管理,就肯定会聊到重头戏:财富传承。华人传统观念里,辛苦一辈子,还不是未来自己的孩子嘛!为孩子创造最好的条件,是很多人努力工作、创业的内心动力。而孩子长大后,又会怎么想呢?真的会回报父母吗?相信从事财富管理工作的朋友们,应该有一定自己的体会。

上课是讲到两个例子,我觉得蛮有趣,可以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下。

第一个例子是关于改革开放的“前夜”。

话说,1978年11月24日的晚上,在安徽凤阳县小岗生产队的一间破草屋里,18个衣衫老旧、面色饥黄的农民,在一盏幽暗的煤油灯下,签署了一份“投名状”,除了签字,还按上了自己的血印,并且人人发誓:宁愿坐牢杀头,也要分田到户搞包干!要知道在1978年以前,人民公社的大锅饭制度已经持续了20多年,农业的低效率已经让农民到了无法吃饱肚子的程度。而小岗村则是当时出了名的“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贫困村,每年秋收之后,几乎家家要出门要饭。在1978年的安徽,从春季开始就出现了旱情,夏粮大减产,小岗村的农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如今这张“包产到户”的投名状,被存放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在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中,被评价为“引爆了中国农村的改革”。但是按下手印那一刻,谁都明白自己其实是走在了犯法的路上。吴晓波并没有提及这份投名状中,最后那句话:“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

当年再苦,再冒险,也是为了让家人,特别是自己的孩子生存下来。这份契约,是互相之间的信任合同,领头的干部把孩子交到了大家的手中。想好了最坏情况下的退路,这不就是一种“保险”思维吗?保险的缘由,就是海员们集资来救助丧生船员的家庭。如今的创业冒险当然很少有坐牢杀头的风险,但万一经济上失败,是否也应该考虑到家人和孩子如何面对?我们保险人在为客户配置财富管理时,不也是一个重点么?

第二个例子,则是看看现在有些爸妈是怎么苦心为了能经常见到孩子。

在认证私人银行家课程上,导师分享了她接触过的一个案例,话说有一位非常有钱的老人家犯愁三个儿子不怎么来看望他,叫他们来吃个饭都很难(咦,怎么很像TVB的豪门剧呢?)。

这位老人家是导师很熟的客户,导师就给了他这么一招。老人家把计划分配给三个儿子的现金资产,平均分成了三份人寿保险,受益人分别写了三个儿子。但是,他和导师一起做了一场戏,导师借故偷偷地和最小的儿子说:你老爸把原本给你大哥的受益人给改啦!小儿子和大哥的关系很好,于是立刻去告诉了大哥。然后大儿子立刻赶回家问爸:哎呀,你怎么把受益人改了呀?我犯啥错啦?!这个老人家也很爱演,说:啥?看来那谁谁谁没骗我嘛!原来受益人是真的可以改的呀!大儿子立刻傻眼了。于是老人家就开玩笑说:老大,你一三五陪我吃饭,老二,你二四六陪我,老三,你最乖,我最疼你,你就随叫随到吧!

钱少烦,钱多其实更烦。看看香港就知道,几乎每个富豪家庭,只要老爸一去世,结果就是家人争家产。我一个香港朋友家里就是每天烦这事,各种打官司,他笑着说,真实生活可比溏心风暴要精彩多了!而内地的创一代们尚未退休,过世的也不多,好戏可在后头呢。

为何说保险+信托这样的组合在香港和海外成为高净资产家庭的必须配置?就是在于避免孩子们为了钱而互相打官司,老爸在天上看着,是什么滋味呢?一辈子为了孩子们,结果孩子们的后半生却为了钱而打架,这是不是想要的结果?保险可以在危难中给家庭雪中送炭,保险也可以在巅峰时为家庭规避未来的纷争。这就是我们保险人该起到的重要作用吧!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