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抗癌新药的最大副作用,保险人能做些什么?

一谈到抗癌药的副作用,相信你眼前就出现身体虚弱,头发掉光,免疫力下降等等情况,这是化疗药使用后的典型。而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抗癌新药上市,比如靶向药物和免疫药物。这些药物的毒副作用更加可控。比方说,治疗肺癌的EGFR靶向药物,它的毒性就是皮疹,相对于化疗后的情况,那要好太多了。

但是这些新药有个甚至比化疗更加严重的副作用,就是经济毒性!昂贵的药物价格给患者和家庭带来经济负担和心理压力!

列举一些近5年上市的新药和在美国的每年费用(数据来源自《癌症·新知:科学终结恐慌》,2017年出版):

淋巴瘤,Ibrutinib, 15.7万美元;

肺癌,Crizotinib,15.6万美元;

多发性骨髓瘤,Pomalidomide,15万美元;

甲状腺癌,Sorafenib,14.1万美元;

多种癌症,Opdivo(PD-1),15万美元。

中国的有些药其实还算便宜些,比如Crizotinib(克唑替尼)在国内大约60万人民币。但无论是100万还是60万,对于普通家庭而言,都是天文数字。很多家庭面对的就是:不用新药,遗憾;用新药,破产。

除了药费本身,经济毒性要体现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包括手术、放疗、各种中药,甚至去其他城市医院的路费和生活费等等。《柳叶刀》有一篇论文对中国1.4万名癌症患者调查,发现患者家庭的平均年收入是8607美元,而在治疗上的支出是9739美元。换言之,患者的治疗费用就超过家庭一年的总收入!要知道,做这个调查时,中国尚未引入大量的新药,如果考虑到上述那些新药的费用,数字绝对超过一线城市的平均家庭的年总收入。

小病靠医保,大病没得靠。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生不起大病,癌症治疗在经济毒性是一个家庭的灾难。

面对这种局面,政府控制药价当然是方法之一,不仅通过谈判降低进口药物价格,另外方面也在鼓励国内药厂在合法范围内进行研制代替药物,或者采用新的商业模式。比方说,治疗淋巴瘤的西达本胺,是国内原创药物,每个月价格是2.5万人民币。它尝试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患者买三个月,送三个月,如果有效,再买三个月后,就会终身免费赠药。也就是把药物的总支出价格控制在15万元。这对于很多家庭而言当然依然是巨大的负担,不过至少已经不是无底洞了。期望国内的药厂们继续努力研制可接受范围内的低价药物吧。

讲到这里,对于我们保险人的意义就很清楚了。重疾保险的赔偿金额到底有什么作用?难道仅仅是有社保就足够了吗?当我们明白癌症治疗背后的实际费用时,自然明白推广商业保险本身,也是让经济毒性的影响降低的一种方式。药厂通过商业模式把药物总支出的上限做了限定,保险本身不也是这个道理吗?通过保费支出,把家庭在医疗上的支出做了上限,避免一个无底洞拖累其他家人。当有了足够的经济能力,患者家庭也能够对新药选择上有了更多的余地。这就是重疾保险和高端医疗险的意义。

除此之外,也要提醒我们自己和身边的客户朋友们两点。

第一,要重视预防!很多人在健康时候是不会关注防癌、抗癌知识的,觉得这是老年人才关心的养身话题,以至于在自己生病或者家人生病时,知识储备几乎为0。未来中国90%的家庭会存在至少一位癌症患者,但癌症不一定是绝症,提前学习起来,做好足够的预防和知识,才是正道。有病,则要早点去治疗。

第二,切勿盲目消费“安慰剂”。很多保健品或者所谓的抗癌中药,并没有证据证明被“安慰剂”更有效。换言之,你煮一锅汤,告知患者里面放了粉末的昂贵的冬虫夏草,喝下去给他的效果或许也没差多少。中立的医学科普人士都不会攻击中药,但确实中药缺乏双盲实验的临床验证,无法提供有效的证据。如果靠“信则灵”的话,那么和听信那些大师们的傻瓜又有和区别呢?谁谁谁吃了什么就康复了,又有什么证据证明确实因为服用了那个才康复的呢?可是偏偏,大量的费用支出是在这些“安慰剂”上,更加增加了经济毒性。

既然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可以真正妥善解决全民福利的问题(除非再大幅度提高税收),那么商业保险的发展就是一个必然选择。保险不会锦上添花,但是可以雪中送炭,给危难中的家庭,多一些尊严和选择。

以上内容是阅读《癌症·新知:科学终结恐慌》的笔记心得,推荐大家购买阅读原书。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