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人的工作中搞创新要不要学点高科技能力?

现在保险业中都在谈论科技对于未来行业的影响,好像不用大数据,不用Insuretech,不用互联网电商等概念,就谈不上创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这些代理人是不是都得学点编程啥的了?或者我们就压根和创新无缘?

最近在读罗振宇的《罗辑思维:我懂你的知识焦虑》,这本书里面就聊到:到底什么是创新呢?创新和我们这些“学渣”真的就无缘了么?我期望引用书中两个故事,看看能否和你得到一些共同的结论。

生孩子的创新技术

从古至今,生孩子永远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所以普通的住院保险里面都不包含妊娠导致的各类疾病,而是单独的妇科保险来保障。可是所有其他的动物生育都没那么难,就人最特别,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人的脑袋太大了!人直立行走之后,头进化得越来越大,相比之下产道就实在太小了。所以婴儿必须趁还小的时候尽快出生,然后在体外在慢慢长大。很多难产就是在于孩子的头出不来,或者体位不正,导致出现“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问题。在欧洲,甚至发明一种“碎颅钳”,在难产时,索性把产道中的婴儿头颅捏碎,把碎片取出,从而保住大人。是不是非常残忍?但那时实在是没有办法。

但现在顺产的危险比以前降低了非常多,其中一个原因和医疗高科技完全无关,因为发明了产钳。在关键的时候,仅仅是这样一个工具就能够把顺产的概率提高很多,避免很多的危险。从19世纪开始被大规模地使用,拯救了无数妇女和婴儿的性命。一把钳子,和一个大号的蛋糕夹子差不多,但它对于一个产科医生的意义,和一把称手的工具对于一个工匠的意义没有区别。

 

新生儿的创新技术

另外一个故事同样是关于产科的。在20世纪50年代时,妇产科医生们发现,100多年来产科病房的死亡率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医疗技术的变革似乎对新生儿领域是完全无用的。这个问题,后来又是被一个简单到爆炸的方式给解决的。主人公就是:阿普加医生 (Dr. Virginia Apgar)。

话说阿普加医生最初进入医学院是学外科,但是女性当年在外科是普遍受到歧视的,于是她最终不得不成为一个麻醉科医生。但是这位医生也不闲着,甚至在路上都会随身带着手术刀和急救插管,还真的后来在路上救了十几人的性命。后来不知为何,她把目光盯在了妇产科的新生儿存活比例上。

她发现,很多医生在检查新生儿的脸色、呼吸和心跳极度不正常的情况下,就会觉得这孩子根本救不活了,很轻易地当作死婴处理。可是阿普加觉得,有些应该救得回来啊!于是她“狗拿耗子”为妇产科发明了“阿普加评分表”。

这个表非常简单,但至今依然被广泛使用,包括我们国家绝大部分医院。表格就分五项,每项打分0、1、2,总分是10分。所有新生儿诞生后,都要做一次评估,低于4分表示不太健康,10分表示非常健康。5分钟后,再进行一次评估。有必要的话,出生10分钟和1小时还要做重复评估。

就这么一张简单的表,当年把美国新生儿的病死率彻底降了下来。为什么?因为有了客观的标准。根据这个评估,原本医生早早放弃抢救的新生儿现在被抢救回来了,这比例自然就降下来了。

你说,这算不算创新?但这创新的背后,是否存在什么高科技呢?

 

到底创新可以怎么样?

这两个创新都对人类繁衍产生极其重大的影响,但是他们并不依托于我们传统理解的科技创新,比如在物理上新突破,或者有新的科技发明诞生。创新这个词,其实甚至并不依托于智力,仅仅依托于三点就行:第一,持续地做;第二,系统地做;第三,死磕地做。

罗振宇在书中还提到了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事情。很多人说:她获奖完全不是依托于科研能力,只不过在一堆中草药中慢慢淘出了一个青蒿素而已,这只是偶然,是侥幸罢了。如果这么说的话,很多做实验科学的都得向他们拍砖。包括对人类生命延长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青霉素的发现,也都是偶然。但是这些偶然的背后,是科学家们每天刷试管、配试剂、养细菌,记录实验数据,错了不怕重新再来一次的工作所产生的。

这种“劳动密集型科研”和富士康这种密集型流水线重复劳动非常相似,但是诞生了无数巨大的创新成就,对人类文明产生了巨大的贡献。

创新,不需要依托于天才的智力,高超的科技或前沿知识。很多创新的背后,有着看似笨笨的持续进步而产生的新想法尝试。

 

傻瓜式的坚持可不可以?

我自己想到之前去参观香港的公屋屋苑,组织活动的导游带我们到一根电线杆下,指给我们看说:这就是“九龙皇帝”的墨宝。这位老爷爷已经去世,在生时自称“九龙皇帝”,在九龙各区的墙上、柱子上留下“墨宝”,当时他留一个,政府就派人清理一个。他这样做了超过50年!内容很奇葩,字也完全没有书法的艺术,但是非常醒目,很有特点。就这样的形式,他的作品竟然于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展出,至今是唯一一个香港人获展作品。

你说这是算什么名堂? 这样都行?你可以想象一下什么样的精神状态会让他作出这样的事情?可你想想,有很多人的坚持是不是就和神经病没啥区别呢?

罗胖说,他期望把跨年演讲做个20年,哪怕讲得不咋地,但是真能这样做,到时候也能够被称为一个创新者。

在保险业,很多人的想法其实都很不错,但是就是因为看不到短期的回报,付出后只看到了失败,于是便放弃了。我并不主张在错误的事情上坚持,但有时什么叫错误,什么叫正确,还真的不好说。有成果了就算正确,没有成果就算错误了么?别忘了,把简单的事情坚持到了极致,那或许也会成为一种创新。

罗胖说,创新也可以比喻成为被丢进迷宫里面的老鼠,每只老鼠都在夺路狂奔。有些聪明的老鼠总能走对路口,很快走出了迷宫,这种老鼠就类似于天才科学家,比如爱因斯坦,乔布斯,或者伊隆·马斯克;有些笨蛋老鼠虽然一开始找不到路,但是他们试每个路口,一点一点,最终也能走得出去。最糟糕的是哪种呢?毫无想法,别人往哪里走,就跟着走,而且还不跟到底,跟了一半觉得领路的是傻逼,然后换个人跟,最终或许压根走不出去。所对应的这样人,恐怕就真的和创新无缘了。

我是属于笨蛋老鼠的那种。但我在想,如果坚持以“保险人商学院”的主题来分享保险业成长之路思考和经验的文章,坚持个十几二十年,是不是也能够成为一个行业的标杆?甚至其中或许会无意间产生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不去尝试,永远不知道答案。所以,这是我这个笨蛋的做法。

那么,你的创新做法是怎样的呢?我很期待你能回复,分享一下你的答案是如何的?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