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注意到的“重要事情”其实或许是别人下的套——拆解《先发影响力》

在上一期我们聊到《先发影响力》这本书时提到,我们“pay attention”是要付出代价的,也因此会把注意力焦点当作重要的事。可是,这真的是重要的吗?今天我们来继续拆解这本书有趣的内容。

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登基50周年的庆典宴会上,一些幸运的普通民众被邀请觐见女王。当轮到一位年轻姑娘觐见时,突然姑娘手提包里的手机竟然响了起来,这把姑娘给吓坏了。手机响个不停,女王也看着姑娘的包,让这个姑娘更是慌乱尴尬,不知所措。这时,女王笑着说:孩子,你还是先接电话吧。说不定是件重要的事呢?

很多媒体对于这件事的报道侧重女王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等等。但是作者西奥迪尼却提出另外一个洞见:凡是把注意力往自己身上引的事情,都能让旁观者高估其重要性。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几乎没有什么事情会重要过觐见女王那一刻了吧。或许打电话的人是这个姑娘的一位闺蜜,想和她闲聊一下而已,根本没啥重要的事。可就在电话响起那一瞬间,电话那边人的重要性一下子超过了女王,甚至女王自己都这么认为。其实女王的反应也符合很多科学研究的发现:人类就是容易为恰好突显出来的事情分配不恰当的权重。

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心理特点呢?因为从进化历史而言,对特定情况下有着重要意义或者实用性的因素给予高度的关注,这是对于生存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在黑暗中,突然听到一个响声,你一定会聚焦注意力,确认自己有没有危险,对不对?当一群人簇拥着中间的那个人,并且向你走来,你自然而然地会把注意力放在最中间的那个人物上,并且倾向认为他是个重要人物。你想想,是不是如此?

正因为人有这样的心理特点,于是在商业中我们又可能会被利用了,或者说,我们又找到心理学武器去影响别人。比方说,明星的绯闻到底对他们是一种伤害还是帮助呢?狗仔队们不断po出明星私下生活的照片,看似让明星失去隐私,无法正常生活,但他们也正是靠着这些狗仔才能够获得持续的曝光,从而获得大家的关注,从而让人觉得:哦,他也是个重要人物!

媒体有意无意间把这样的武器发挥到极致。政治学家伯纳德·科恩写过这么一句话:大多数时候,在告诉人们该怎么想方面,媒体恐怕并不怎么成功;可在告诉人们该想些什么方面,它们成功得吓人!

 

 

我联想到2015年到2016年,人民币汇率改革,因此对美元的汇率开始产生波动。其实这件事对普通老百姓重要吗?很多老百姓压根一年就没出国几次,之前根本连美元汇率概念都没搞清楚。但就是因为媒体天天报道,所以大家都觉得:啊呀!原来兑换美金能赚钱呀!于是,各种去银行购汇,然后放在活期账户上躺着,也不知道干啥。要知道,高净资产家庭从汇改之前就开始持续地配置美元资产,期望得到一个风险平衡,他们压根就不怎么看短期的汇率波动,因为他们的脑海中想的是十几二十年给孩子和自己养老用的。那时候谁知道汇率会如何?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进行配置。你会发现,媒体的大肆报道就让一个其实并不怎么重要的事情显得“必须人人关注”。

同样,在前两年媒体开始大肆报道香港保险的话题。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报道,其实都等于为普通大众科普了香港保险,很多或许完全没听过的人,会突然知道:咦,原来还有这样的呀?既然你们报道了,那么一定还蛮重要的,于是开始互相讨论,互相推荐,产生了滚雪球的网络效应。这件事是很重要,但是媒体的关注,让大家的焦点聚焦,于是显得更加重要了!所以,若是政府期望大力推广商业保险,那么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经常报道关于保险的新闻,并且时不时地拿出某一点聚焦着讨论,用老百姓能够听懂的话吸引他们的关注,普及率相应会有进一步地提升。

当然,任何一件事都有正面和反面的声音。而对于公众而言到底接受到了什么,完全取决于在用什么角度去呈现“事实”。可是什么是“事实”呢?你看的见的才会被认为是事实。在大牛市疯狂上涨的时候,各种帖子或新闻中报道的都是“少年股神”、“传奇股评家”之类的消息,大家当把注意力放在股票能够赚钱的焦点上时,很少人会意识到只有很少比例的散户能够真正从股市中赚到钱的“另外一个事实”。哪怕就算知道,在那个媒体宣传环境下,“赚不到钱”的事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人人都会觉得“那个一定不是我”。当你想去宣传某件事正面事实的时候,就单方面去引导,根本无需考虑事实之全部,况且又有谁能够真正掌握事实之全部再做决策的呢?

 

今日总结:

我们关注的焦点,无意识地会被我们认为是当下最为重要的事情。由此进一步联想到我们各自的生活也能常常用到的。当身边有傻X不断地造成麻烦时,最好的方式是无视他,而绝对不是通过辱骂的方式把大家的注意力聚焦在他身上。他或许想的,就是通过不断地做出傻X的事情来吸引大家的关注,从而显得他在人群中很重要。既然如此,又何必上他的套呢?

同样,当我们想要让大家关注一件事时,就可以通过刻意地引发聚焦,不断地宣传、讨论、组织专家会谈,完全可以适当地单方面引导积极的评价,通过把焦点转移到某个细节,从而忽略或许整体上会被人诟病的角度。比如,当年伊拉克战争时的大量报道都集中在战争现场的描述和士兵的生活百态,可是这场战争本身的意义和政治角度,却被淹没在大量的“战争故事”中。事后媒体分析家们都赞叹小布什政府在舆论引导方面的成功。道理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保险人,你有没有联想到可以如何运用这些心理特征呢?欢迎通过回复,一同探讨。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