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瞎听卖保险的说保险可以避税,不专业的只会瞎扯淡呢!

很多保险广告常常说保险可以避债,所谓的“人寿保险不被冻结、离婚不分、欠债不还”,到底是不是真的?以前我引用过一个值得人人都牢记的真理:如果一个东西过于完美,那么一定有问题!为了逃避债务目的所做的任何事情,在哪个国家都是非法的,都会最终会被判为无效。

那卖保险的果然在瞎扯淡吗?倒也不是。正确的说法是:保险因为特殊的结构和法律特性,在满足某些特定条件下,是可以起到资产保全、依法对抗债务的作用,从而实现债务的相对隔离。我们因此关心的是:到底是保险的哪些特定,需要满足哪些特定的条件呢?在今日的分享中,结合《大额保单操作实务》这本书中一些法律的常识和案例,我们来为“保险避债”这件事辟个谣、科个普。

 

首先,想要起到资产保全、依法对抗债务的作用,前提条件是这份保单合同本身不能够被判无效。根据《合同法》,如果本身就是用于转移资产或洗钱为目的的,那么保单合同本身就有问题。最明显的就是在已经签订巨额债务后,还以家人名义投保不合理保额的人寿保险。但若是在债务发生前投保,一般则不会被视为恶意避债行为。我们之后所谈的一切,都是以合法投保为前提。

保单会不会被强制执行退保还债呢?

比方说,你借给李雷100万,说好今年9月底还,但是现在10月了,依然没有还给你。于是你想办法起诉他。你通过各种渠道得知李雷之前买过一份人寿保险,他太太韩梅梅是受保人,他们孩子是受益人,现在保单现金价值大约就值100万。那么,你可不可以让法院强制让李雷退保这份保单,把这100万还给你呢?

目前在法律界依然有争议,从法律条款上看,大概率是无法强制执行的,但实务中,不好说。

按照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以保障为目的的终身寿险、重疾保险、教育保险等具有很强的人身属性的保险,法院强制执行保单的现金价值会危害受保人的生存权益,所以目前普遍认为不宜强制执行。真实的案例包括:(2015)石执审字第00070号,(2014)浙温执复字第36号。

另外,根据《保险法》,用人寿保险的现金价值偿还投保人个人债务的前提是:首先必须解除保险合同。但是《保险法》第十五条里面又明确说明:保险人(也就是保险公司)除法定解除权外,只有投保人拥有解除保险合同的权利。如果投保人不主动办理退保手续的话,那么法院即使支持强制执行,保险公司也可能抗辩,请求撤销执行书。真实的案例就有:(2014)锡执异字第0037号。那保险公司的法定解除权是啥呢?就是在申请保险时虚假申报等等。如果是合法合规地投保,那么不存在保险公司会执行法定解除权来解除保单的情况。

可法律界争议在哪里呢?2015年3月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对被执行人拥有的人身保险茶品财产利益执行的通知》浙高法执[2015] 8号文件中的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要求保险机构协助扣划保险产品退保后可得财产利益时,一般应提供投保人签署的退保申请书,但被执行人下落不明,或者拒绝签署退保申请书的,执行法院可以向保险机构发出执行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助扣划保险产品退保后可得财产利益,保险机构负有协助义务。”这样的司法解释,让律师们都产生了困惑,对于其合法性也认为值得商榷。目前各地法院都有不同的判决,但最高人民法院尚未有统一的规制。

所以说,单纯地说保单资产不会被冻结或者强制执行,那是绝对错误的。若是这是份保障型的保单,不能损害受保人韩梅梅和受益人孩子的利益,法院大概率会拒绝支持强制执行。但若是一份以收益为目的的年金险,那么还真就不好说了。不过,如果李雷换一种投保的方式,那你真的就可能没有机会让他退保了。

 

聪明地设计家庭保险的投保人

假设李雷作为企业的实际控制人,难免会因为企业贷款,而让他和太太韩梅梅都成为连带担保人。而李雷的爸爸妈妈都还只有60多岁,他们是退休人士,负债的可能性比较小。李雷的企业现在净资产是5000万。他期望趁着现在企业还算好的时候,拿出家庭中2000万来购买保险,给家人在意外或疾病方面有个保障,同时也有稳定的保险分红现金流,避免因为生意上的波动而连累孩子和太太的未来。考虑到有机会保单被强制执行退保的话,应该怎么设计呢?

高端医疗和重疾保险等,由李雷为全家人投保的问题并不大,因为之前所说,法院会考虑保障型保单对于受保人的生存权益,即使被债权人追讨,强制执行保单的可能性也不大。并且,很多保险公司并不支持由爷爷的名义来为孙辈投保保障型的保单。所以,李雷可以作为投保人,为全家投保高端医疗和重疾。

分红储蓄险则要好好考虑了。考虑到之前提到的强制执行的情况,其实可以由李雷的爸爸来作为投保人。由于投保人才真正拥有保险资金的权力,所以即使李雷发生了债务问题,会连带牵涉太太韩梅梅,但只要李雷没挂掉,绝对不会产生子债父偿的情况。并且李雷爸爸已经退休,还欠上巨额负债的可能性很低,因此由李爸爸出面申请保单。不过,为了更加安全地设计,还需要做以下几件事:

第一,把保险费一次性赠与李爸爸,并且签订附条件赠与协议,里面写明:赠与李爸爸的全数金额必须全部用来购买此份保单,未经李雷允许不能退保,不得作部分领取,不得做保单贷款等,否则赠与无效,退保所得现金价值、部分领取和保单贷款所得财产、不惜全数返还给李雷。如此做法主要是为了防止李爸爸年纪大之后容易上当受骗或者受胁迫情况下退保保单,尤其是在李雷有其他兄弟姐妹的情况下。

第二,分红储蓄险采用趸交或者短期期交的方式,如果是用期交,也要一次过存入到保险预交账户中,不能以现金的形式留存在李爸爸的银行账户上。

第三,订立公证遗嘱:当投保人去世后,保单的全部权益的1%归李雷所有,99%赠与李雷的孩子,由李雷作为保单持有人继续持有保单。这样,一方面能够避免李爸爸在去世时,这份保单变成遗产,从而引起家庭分割资产的麻烦,另外即使将来李雷真的遇到债权人追讨,那也仅需要偿还保单现金价值的1%。同时也避免了李雷的孩子来持有保单,万一挥霍保单现金价值的情况发生。

看似是否很复杂?别着急,事情还没有完,因为还必须设计好保单的受益人,不然同样前功尽弃。

 

不能忽视的保险受益人设计

重要结论先放在最前面:在考虑抵抗债务风险的角度,家庭所有保单的受益人都必须写李雷的孩子。为什么呢?

对于婚姻存续期间,家庭债务是由夫妻双方共同承担的。如果李雷万一出了意外去世,同时他还欠银行2000万未偿还,那么作为太太的韩梅梅对丈夫的债务负有连带清偿责任。如果韩梅梅作为所有保单受益人,韩梅梅所获得的保险赔偿金确实不属于遗产,不需要清偿债务而由她直接获得。但是!一旦韩梅梅领取了这些保险赔偿金后,立刻就变成了她的个人资产,接下来银行就可以因连带清偿责任而主张要求韩梅梅偿还负债。可见,保险赔偿金的确是属于太太的个人资产,但是最终依然逃不过债务偿还。

如果受益人是孩子,那么这些保险赔偿金不会作为李雷的遗产,由孩子直接获得。根据《继承法》,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再此限。由此可见,如果李雷去世前真的发生资不抵债的情况,那么李雷的资产会被全部偿还债务,而他孩子作为继承人,则无需父债子还。若此时孩子尚未成年,那么韩梅梅作为监护人依然拥有对这些赔偿金资产的实际掌控权,但因为财产权是为孩子所有,银行无法主张用这笔钱来偿还债务。从而成功地保全资产。

但若是万一担心成年孩子在真正拥有这笔巨额资产后会挥霍滥用,甚至被人欺诈,那么可以采用保险公司的“免费信托”的方式来设定赔偿金支付办法,消除这样的顾虑。具体可以参考文章:

如果你家孩子一次过拿了一大笔保险赔偿金,这是否会是件更加糟糕的事情?

 

适当利用不同司法制度

有些律师也会建议把资产分布在其他司法管辖区,从而实现保全的作用,包括:

1. 信息保密性更好

2. 诉讼难度大

3. 法律体系不同,关于资产权属问题的规定也不尽相同,可以利用不同地区或国家之间的差别,灵活设计结构以保护资产。

 

今日总结:

保险本身不能够简单地被认为可以避债,也无法通过保险来刻意避债;但通过保险结果的设计安排,确实能够实现合法地抵抗债务,保全资产,方法包括:

* 合理设计保单投保人,避免由配偶持有保单;

* 父母代为持有时要签署必要的协议,避免将来争议;

* 由孩子作为保单的受益人。

* 适当考虑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配置保险资产。

 

期望对你更好地认知保险以及考虑自己的保险需求有所帮助吧!若要详细咨询,则务必寻找最专业的保险代理人的帮助喔!也建议大家购买阅读《大额保单操作实务》这本书,对于保险专业人士提升相关法律知识非常有帮助!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