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液态”的世界,你竟然不“转行”?

经常有人问我:你说你不乖乖地读工程,转行卖保险,这不就把你过去那么多年学的全给浪费了吗?也有面试candidate问我:我之前是读工程或文科的,现在转行,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以前的我会用自己的亲身经验回答你,而在混沌大学的讲座上听了新东方创始人之一、现任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的分享后,我希望用更加深入的本质内容来回答这个问题。希望对有心人们都有所收获。

 

1. 什么是液态的世界?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是一种古人思维中“变的哲学”。我们的世界就正在发生这样的变化,哲学家、思想家齐格蒙特·鲍曼提出一种叫:液态的现代性的理念,来描述我们现在面对的新时代。

液态所对应的就是固态,也就是曾经的“帝国”概念。以前很多人创业的目标,就是建立一家“百年老店”。哪怕马云以前都不免俗,说期望阿里巴巴可以成为一个“101年的企业”。百年老店,重点就在这个“店”字,连同“百年”和“老”,这些都在强调一个“宏大的空间概念”,这样的空间期望是坚不可摧,不会被时间侵蚀,立在那里了就不会失败了的。所谓“商业帝国”,也是如此。

但是现在我们却进入到一个“液态”的世界中,不再存在空间维度的概念,更重要的是时间维度。比方说,我们拍摄黄山的景色后,我们并不需要去描述这是在哪天、哪一个时刻拍摄的,因为或许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黄山的景色都不会发生变化。但若是我们拍摄的是黄河,我们想要精确地描述所拍摄的那个河段,那么精确的时间就是必须的。因为一旦拍摄完后,面前的河已经不是留在照片上的那条河了。

 

2. 液态世界里如何生存?

在我们现在这个时刻都在变化的世界中,曾经的“商业帝国”们依然因为起初一个小小的变化,而导致根基被流沙逐步侵蚀,随后轰然倒塌,柯达、诺基亚就是前车之鉴。《腾讯传》中提到,马化腾和凯文凯利对谈时聊起腾讯未来的敌人会是谁?KK回答:在互联网世界,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从来不会出现在一份既定的名单中。

这样的流动世界让我们已经找不到什么所谓坚实的地基,也没有人能够完全掌控未来的变化,就如同没人能够控制河流奔腾的走向。这样自然就给人们带来不确定性、迷失、缺乏安全感,甚至恐惧。所以王强说:如果有哪个企业家认为自己的未来是很确定的,那么他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华为的任正非在《管理的灰度》那篇文章中也是这样写的:“一个企业的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色中脱颖而出的,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

更加麻烦的是,在液态的世界里,或许没法靠过去的经验来判断未来。研究IBM的发展史对现在的创业公司有益处吗?当然有,但必须留意一个前提,当年还处在一个固态的时代,现在已不同。哪怕我自己在读《腾讯传》时也会在想,这件事有没有复制性?没有!知道了腾讯发展的故事,知道了他与周鸿祎之间的那场3Q大战,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那我读这本书还有什么意义?我给自己的答案是:找人性的本质,以及导致的商业本质的逻辑。时刻问自己一句:为什么?

 

3. 液态世界里需要什么人才?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样的液态世界需要通才还是专才?王强是这样说的:凡是在商业上能够缔造伟大成就的人,他一定是通才,而很少是专才。

所谓专才,就是在自己的领域里深耕,不断探索新的知识或者运用。以前读博士时,追求的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博士导师经常提醒学生的就是:不要分心!

但是我看到的是,很多的学术理论突破的灵感来自于跨界的学科;在无人机领域最牛的大疆公司背后也有香港科大李泽湘教授在技术以外的支持;发现“天使粒子”的华裔教授张首晟,身为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千人计划”学者、清华大学教授,同时也是一家风险创投基金丹华资本的创始人,主要投资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新兴技术领域。可以发现,哪怕象牙塔里成功的教授们,也都在在液体的世界里寻找新的刺激。

所谓通才,并不代表对什么都专,但是要博,强闻博记。有人说,什么都懂一点那不就是三脚猫功夫,或者说是半瓶子醋晃荡晃荡吗?我觉得这其实是态度和认知水平的问题。懂得多,是为了去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炫耀。对知识使用本质的目的有了偏差,自然就有通才和三脚猫的天壤之别。 在液态的世界里,实现以快打快,在初级阶段就必须单兵作战能力强,什么都懂一点,自己都能够直接做,不需要靠其他人;但在高层次竞争中,就必须迅速找对方向,找对合作伙伴,一个人是撑不起一片天的。

从各种自媒体就知道单兵作战能力意味着什么了。许多大V不都是从自己的专业领域出发搞定内容,但接着得自己研究包装、营销、渠道,把自己逐步打造成网红。以前看过、自己也调侃过一篇文章,大意是:你要成为网红前,得先去一趟新东方。现在很多网红都曾经是新东方的名师,为什么?李笑来曾经给出过答案:因为说学逗唱都得会的老师,还得学会自我营销,当然个人作战能力不一般啦!

可是,小生意自然可以像吴京那样一个人单枪匹马,企业到了一定的规模,就更加注重通才的整合能力。用自己跨界的知识,抓住最核心的要点,明白该找什么样的人,同时也了解有什么样的人才存在,然后把人才有效地联结在一起实现自己的目标。

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学的是物理,辅修经济,又擅长工程和材料领域,所以才能够如此跨界找到各种人才。马斯克最近还创立了一家叫Neuralink的公司,希望把人工智能技术通过纳米级的纤维管导入到人体大脑,从而让一些永久失明的人重新看见世界!这家公司的联合合伙人就是医学专家。这位钢铁侠脑海中有无穷的创意想法,总能找到最合适的人才去研发实现,而读他的自传则会发现,他最大的作用就是疯狂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们背后巨大的精神支持。

 

4. 怎么成为个通才?

有人说,我买了好多付费课程和专栏,看了好多书,结果依然啥都不懂啊!其实这就是一种“低层次努力陷阱”。原因只有一点:压根就没有带着脑子看书听课,没有把知识通过背后的本质链接在一起,没有思考:如何把知识用在自己的实际工作上,没有把知识通过文章或实践的方式整理输出。如此多的“没有”,读再多书,恐怕也无益。

王强在北大念的是西方语系,然后在北大英语系做了6年的老师,1992年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念计算机硕士!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一个彻彻底底的文科生,没有任何计算机和数学的背景,但是去美国读计算机硕士?!怎么做到的?他说是这么向美国学校教授解释的。计算机最重要的就是编程语言。Programming Language,这个概念中最重要的不是programming,而是language!他在大学期间学过德语、法语、英语,还研究过甲骨文!他对于语言内涵的本身比所有的计算机本科毕业生都要强得多!所以,他绝对能够成为一名计算机系的研究生!这理由如何?

王强的C++编程能力在该届毕业生中名列前茅,因为他深厚的文学功底和语言能力确实帮助他能够很好地理解如何去运用计算机语言,编写出简洁漂亮的程序。而这段求学经历又在他新东方创业以及后续的风险投资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计算机编程所训练的缜密的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的逻辑思维,与他文科学习培养的无框架的创意思维又很好的结合在一起。过去知识和经历对新的领域或许没用,但其看清知识的本质,却可以实现真正的跨界。

有人问我,读了那么多年的硕士博士,现在完全放弃工科所学,岂不浪费?我认为多年的研究生经历培养了我如今的思考和学习能力,都让我现在的工作中受益匪浅。只要有心,从来就没有什么浪费之说。

 

5. 成长笔记总结

所以,如果你准备转行,我恭喜你!因为你具备了成为通才的可能。无论转行做任何事,都不要忘了过去的经历,所有所学的本质,或许反而会在新领域中成为突出的特点。这个世界依然需要无数的专才,但真正的通才或许能够更加适合这个液态的时代。

成为通才之路就是保持一个终身学习的态度,不断地学习新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不断地去思考知识背后本质的联系。碎片时间学习系统性的知识,再加上主动地整理输出,这就是我认为的通才之路。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