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哲学思想提高自己的情商,我们其实不难做到

在万维刚的精英日课里学到一个哲学领域的词:斯多葛派(Stoicism),吉力学东西基本上五花八门,这也是我非常喜欢万老师的专栏的原因,可是一旦我愿意认真写下来分享给大家的,一定就是非常有用,或者非常有启发的东西了。这也是我希望能够打造的“吉力说”给朋友们的价值。那么大家可以先确认,这个斯多葛派的哲学思想是非常实用的。

斯多葛派哲学是要求做一个坚忍、坚定、不轻易懂感情的人。听上去似乎和出家没什么分别嘛,吉力没兴趣深入研究这个学派所有的理论,只是想学习其中一个概念:“斯多葛控制二分法”,意思就是说,在我们面对生活中各种情况时,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有些事是我们可以控制的,而有些则不能,那么我们需要关注的就是如何通过我们能做的事情去解决这件事。万老师引用了中科大前校长朱清时曾经经常用来勉励学生的一句话:有勇气去改变那些可以改变的事;有度量去容忍那些不能改变的事;有智慧区别以上两类事!听上去是不是很鸡汤?但实际上这点非常有用,也正是因为在学习这节课时吉力联想到了生活中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所以听了三遍,再完整了阅读了两边专栏,再撰写这篇学习日志。

上次我在美国领事馆签证被提醒要拿出身份证,我翻开钱包突然发现,身份证不见了!没理由啊,从来都是放在这一个位置,难道是丢了?!由于前一天刚刚从国外回来,入境时用过身份证,难道是丢在机场了?那岂不是要重新办理?今天是不是办不了签证了?我马上就要飞美国了啊!脑袋一下子就蒙了,真的觉得一团浆糊停止思考,越来越着急。站在旁边的工作人员对我说了句:别着急,排在队伍里,慢慢找!就这么一句话就突然点醒了我:这样忙乱地着急有啥用?即使没有身份证,那还有什么我可以替代的呢?咦!身份证复印件不就在我的袋子里么?那不可能掉在机场啊!是忘在了家里的打印机里面啊!既然知道没丢,轻松下来后思路一下子非常清晰。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打电话给正好在家的太太,让她出门前带上我的身份证,万一真的需要就立刻送来领馆给我。我自己则继续排队,希望请求工作人员只需要我的复印件即可,果然可以!于是问题顺利解决。

这件事让我同时联想到李笑来说的“元认知能力”:面对突发事件情绪一定会有波动,并且会影响思考能力,情绪波动的时间长短就取决于自己到底何时意识到了自己产生了这样影响思考的负面情绪。别以为认知到自己的情绪是很容易的,有多少人在很生气地和别人对峙时口里说的:我很冷静!我没有生气!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要说别人,我们自己也有。我觉得有情绪是很正常的,就和我们在做呼吸冥想时走神一样,当发生自己走神时立刻把注意力回到呼吸上。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非常重要。

一旦意识到了,那么接下去的要做的就是通过自己能够控制的事情去尝试解决问题。若是不能控制的,很生气、很情绪化又有什么用呢?《怎样成为一名斯多葛者》这本新书的作者纽约城市大学哲学系教授匹格里奇在他的书里面提到了这么一个例子。有一次他在意大利坐地铁,突然有小偷把他的皮夹给偷了,当小偷逃出地铁后,地铁的门立刻也关上了,匹格里奇无可奈何。这一情景是不是在我们身边经常发生?皮夹里有信用卡、个人证件等等,之后都要重新去补办,非常麻烦,正常人都会恼火,心理咒骂小偷,然后之后一整天都肯定心情低落。匹格里奇他是这样想问题的:东西都已经丢了,也不是自己的能够控制的,又没有死亡笔记去写下小偷的名字,那就把关注点放在自己能够控制的事情上咯。那能控制什么呢?就是继续过好这一天呗。他本来就安排了家人、朋友在晚上一同看个演出,然后吃个晚饭,根本没有受到皮夹被偷的影响,该玩玩,该吃吃,他的朋友知道这事后也对他的反映非常羡慕。用吉力自己的话来评价就是:非常淡定。

“斯多葛控制二分法”除了在面对应急的事情非常重要之外,在思考自己做事情的目标时就更加有用了,根据可控与不可控,我们就可以把自己个人的目标分为外界目标和内部目标。举个例子来看看怎么用。

我一位朋友问我:如何能够更好地改善与几位之前有点误会的朋友的关系呢?他尝试了一点办法去亲近别人,但人家也没有给予好的回应,让他觉得是失望,甚至有点气愤为何对方不给予自己改善的机会呢?我这位朋友的目标是期望别人原谅他,并且重新建立起良好的关系,这个属于外界目标,因为其中有很多因素是他无法控制的。比如对方正好遇到烦心事,他正好凑上去碰了一鼻子灰,或者人家心理确实还有芥蒂,没有把她的善意认为是真诚的。既然如此,这个朋友其实可以选择一个“内部目标”,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自己的身上。我建议他去思考:他自己是否真心想要改善这段关系先?如果真心要的话,那么就设定目标,让自己主动对别人示好,并且持续地、真心地表达关心,不用去理会别人暂时是怎么反应的,自己做到了就可以了。我相信对方既然没有杀父之仇,对待真心主动的关系改善不会无动于衷。外界目标最终也会因为达成内部目标而变得更加容易。

这个“斯多葛控制二分法”其实能够帮助我们把事情看开,这样就不容易陷入负面的感情中无法自拔,知道伤心难过也没用,还不如做点实在事呢。我觉得用感性或理性只是一种借口来辩解自己是否可以很好地控制情绪,或者来规划一件事。就如同李笑来经常说,他觉得“情商”是个伪命题,情商低其实也是一种智商不够用的表现。当然,要真正实践这样的概念是要靠不断地练习,靠嘴巴说是没用的。方法论人家已经给了,做不做就看你自己了!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