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力说书】脑子里短期的变异还是长期的报酬?

前不久之前,吉力写过一篇学习笔记关于概率权。最近在读《随机漫步的傻瓜》,里面同样提到统计概率的问题,而李笑来也不断地提到自己曾经认真学习概率论对自己的长远的影响。在本科时虽然在概率与数理统计这门课上拿到的考试分数还不错,不过在进入研究生学习后发生这真是一门非常难的领域,比如对我而言几乎是天书的:随机过程 Stochastic Process等。但是当最近持续不断地读到相关的内容时,却让我觉得值得坐下好好思考我们每个人每天所面对的概率,以及短期和长期的问题。

在《随机漫步的傻瓜》这本书中,我读到这么一段有趣的故事,作为开篇的分享。

话说有一位退休的牙医,他很擅长投资,可以获得大约15%的年化回报率预期,本年的误差率或者波动率是10%。这是什么意思呢?别紧张。15%的预期收益,10%的波动率,那么意思说,假设投资100次,每次都是独立不相关并且都在一年后看结果的话,那么100次中有68次回报率是在5%到25%的回报率之间,也就是15%加减10%。而这100次中有95次会落在-5%到35%的回报率其间。

我们这个快乐的牙医觉得很闲,可以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投资上,于是他把书房布置成为自己的炒股室,每天可以一边和无咖啡因的卡布奇诺,一边盯着市场报价。其实,年化回报率15%,波动率10%,换算之后一年赚钱的概率是93%,已经很不错的了!他应该是一位值得为自己投资能力骄傲的快乐老人!但是我们这位退休牙医却并不快乐!因为虽然以1年的角度看,93%的可能性是赚钱的,但若是缩短时间的尺度,发现原来他每一秒赚到钱的概率竟然只有50.02%!

每一天结束,这位牙医被情绪折磨地精疲力竭。由于他每分钟都会看自己的投资情况一次,你那么假设一天开盘的时间是5个小时,也就是300分钟,那么他有150分钟36秒是开心的,149分钟24秒是失落的。而心理学的损失厌恶已经告诉我们,亏钱的不开心要远大于赚钱的乐趣,那么这位牙医如此频繁的看自己的业绩,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情绪赤字。

如果我们假设这位牙医只在收到券商寄出的月结单时才会看到自己的业绩,那么因为当月有67%的可能性是赚钱的,所以他一年心痛的概率大约只有4次,快乐的月份却有8次那么多!没有改变过任何投资策略,心情可能却会有很大的不同。

而如果这个牙医每年才看一次投资组合的成绩的话,那么他余生的20年时间里,将体验到19次快乐,只有一次亏钱的伤心。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假设牙医老先生无论是每分钟看一次报价还是每一年看一次,他的投资策略都是一样的,也就是他的投资不受到他心情的影响。但这有可能么?很有可能他每分钟看一次盘,或许就达不到1年15%的回报率了吧?

换个工程学的角度,拿噪声相对于非噪声的比率来说同样的事情。一年的时间内,我们每观察到一次非噪声,就会有0.7次噪声。一个月的时间内,每观察一次非噪声,会有约2.32次噪声。而在一个小时内,每一次非噪声,就有30次的噪声。在一秒钟内,每一次非噪声,就有1796次噪声。

塔勒布在《随机漫步的傻瓜》中说,在很短的时间尺度内,我们观察到的是投资组合的变异性,而不是回报率。我们得时刻提醒自己,观察到的最多是变异和回报的组合,不仅仅只有回报而已。

公众号孤独大脑的作者老喻把穷人和富人之间的差别认为是对概率权的认知差距。富人认清楚概率,因此即使短期遭受失败,但是他依然会尝试,不会受到变异的干扰,直到最后结果的实现自己预期的期望值!而穷人则会赌短期内小概率事件,而实际的期望值收益是远远小于付出的成本。用上面这个牙医的故事就能够说明这点了。在短期内,我们接受到的大部分都是噪音和变异,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只有站在长期的角度,最终的结果才可能是有意义的。

我觉得把牙医的故事和概率权整合在一起,我发现对概率权的概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明白了另外两个词:长期和耐心。我们常常索要即时反馈,这个是人性,但是很多即时反馈只是变异、只是噪音,不是真实的结果。有人被短暂的失败弄得心浮气躁,任何事情都想要一个快速的结果。但有很多事情是需要耐心和长期的积累。比如吉力一直和团队的同事分享说,销售行业最重要的是给予别人信任。信任来自于靠谱,而让人觉得靠谱就是做一个可预测的人。我们必须在自己的领域深耕,,提供持续、稳定、可预期的价值,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给我们的客户提供一些确定性。保险的本质就是用确定性去对抗不确定性,而我们则同样提供确定性的附加值给予别人。这些都是需要靠长期积累,不是一两天写几篇文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全靠兴致而成的。同样,我们不能指望终身学习是立刻产生利益回报的方式,不然终身这两个字,就完全没有意义。

当然,我们更加要认清做这件事本身的概率是不是正的期望值。假设我们原本投资的预期回报率就是-5%,那么无论波动率是怎样的,这个投资都不值得我们去做。可是日常生活中不存在什么明显的概率的,每个人自己投资的预期回报率和波动率都是看后视镜才知道。是否在做正确的事情,那么就尤为重要。李笑来的名言是:做对的事情重要过把事情做对,不然越努力越糟糕,比如研究彩票和马经。

判断在做的事情是否正确,当然存在天才的直觉,但我个人觉得更加重要的是:听前辈的话,然后分析前辈话后的逻辑,如果逻辑是正确的那么就去做吧。短暂的失败不用去理会,坚持住自己的概率权。哪里来那么多前辈的话可以听呢?除了某些很好的专栏和愿意分享的学习者,比如李笑来和吉力应该都算吧,还有就是多读经典和历史。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很多道理其实本身在经典里说了一遍又一遍,而历史也总是反反复复穿着不同的马甲上演同一部剧。看多了,自然就有了直觉,自然就能够分析背后的逻辑。

吉力期望除了有那么多优秀的书籍和专栏给予不时的思想火花之外,也期望能够和不同的朋友多多交流,互相成长!感兴趣的朋友们,大家可以经常约茶约饭,谈天说地!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