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力说思维】检阅一下自己是不是属于乌比冈湖的居民呢?

lakewobegon

前两天在我们大团队工作群中有几位同事提到遇到的奇葩应聘Candidate,大致的意思都是如此:喂,老子去其他团队面试,人家已经给了Offer,而且Package给的都很不错的喔!我觉得你们还不错,所以给你们一个机会,我看看有没有兴趣加入你们!我很有资源,也不需要你们管的,你们给我资源就行了,我曾经任职某大公司中高层,人脉无数,其他团队抢着要呢,我来面试你们是看得起你们!另外,我要直接跟最高层喔,什么小喽喽的Manager我可是不会跟的喔!

这样嚣张的词不是吉力杜撰的,是把几个人奇葩的用词汇集在一起的。而当同事说,那可以呀,可以给我一下CV,同时给我们一下收入证明,这样方便我们帮你向公司申请高额的package试试。可是结果,CV上显示的工作经历和年资压根不起眼,之前的收入证明又有各种理由给不出,或者直接就消失不再回复同事了。然后更奇葩的时,团队的另外一位同事收到这个人完全一样的求职申请和一样的自吹自擂的说辞......

W大在群里也给了大家评论,他说:根据他那么多年的经验,这类人的表现很极端,是龙的概率为5%,是虫的概率为95%,但肯定缺乏团队意识,难于合作。吉力自己也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人,以吉力自己的实际经历,这类人是虫的概率是100%,并且根本经受不起任何挑战和失败。并且失败后会把所有的责任全部归结于团队、客户和环境身上,与他自己毫无关系,反正就是“错不在我”。因此,如今吉力招募团队同事时,非常看中的是这位Candidate本身对于从事保险业本身的认知之外,另一个关键则是她的态度。把自己“吊起来卖”的,通常是有诈的。

心理学里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叫乌比冈湖效应。乌比冈湖是一个美国电台主持人盖瑞森·凯勒在他的电台节目里虚构出来的美国小镇,在这个节目里,他讲述发生在这个小镇里各种有趣的故事。而他节目的结束语他总会说: Well, that's the news from Lake Wobegon, where all the women are strong, all the men are good looking, and all the children are above average。 也就是说,这个镇上的“女人都很强,男人都长的不错,小孩都在平均水平之上”。而这个节目里笑料百出的故事,说明这个小镇的人也其实没有他们想得那么聪明。

于是,社会心理学借用这一词,指人的一种总觉得什么都高出平均水平的心理倾向,即给自己的许多方面打分高过实际水平。 用另一种通俗的说法,就是自我拉抬偏差(self-enhancing bias )。杜邦公司前CEO 爱德华·伍立德(Edward S. Woolard) 在哈佛商学院举办的CEO薪酬圆桌会议上曾经发表过一个讲话中提到: “CEO的薪水逐年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大多数的董事会希望他们CEO的薪水处于平均水平之上,因为他们认为这会让公司的势头看起来更好。因此当Tom,Dick以及Harry涨薪水的时候,我也涨了,尽管那年我干得并不好……这造成了螺旋式上升”。这种现象就是所谓的乌比冈湖效应(Lake Wobegon Effect)。

如果是管理者,下次在会议时可以做一个这样的实验。让所有的同事闭上眼睛,然后让他们判断自己的表现是否是在同事之间处于平均水平以上?觉得Yes的话,那就举手,看看举手的比例是否会超过一半以上?类似的,乌比冈湖效应被认为是造成很多马路杀手的原因,有9成的司机认为自己的驾驶水平在平均以上,这类人认为速度限制只是针对那些驾驶技术较差的人,自己技巧一筹,因此超速并不会造成车祸。

深入思考后,其实这个现象对我们平日的生活和工作有很大的启发的。主要有两点:我们在和谁进行比较?通过乌比冈湖效应,我们其实在追求什么呢?

我们都觉得自己比平均值高,平均值一定来自一群人,并且这群人的能力我们应该是可以了解到的,那这群人是谁?很显然是自己身边的人为主,甚至是刻意筛选过的一群人。不是有句话说,身边人的收入水平决定了自己的收入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不刻意改变的情况下,自然是如此的。吉力工作中也常和团队同事说,你是什么样水平的人,在正常情况下就会遇到什么样的客户。如果身边的人水平都很低,那就很不幸,就算真的大于平均水平,这水平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比大部分人要强”,这句话的背后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吉力个人觉得是:安全感和优越感。绝大多数人的工作和生活是非常平淡的,无法从工作和生活中获得太大的成就感,不被老板劈头盖脸地骂就不错了。于是和一群水平差的人在一起,自然就有优越感啊!我比他们都牛,他们都要听我的,这感觉多牛逼!或者至少和我水平差不多的人在一起,说话做事没压力啊!还能够聚在一起嚼舌头去评论某些“群外”的人士多么变态、追求这个追求那个生活得那么累等等。乌比冈湖效应我们每天都用在自己身上,因为无意间我们在保护自己。

而之前聊过财富自由中的安全感,想要向那个里程碑迈进,最重要的就是离开安全感。而仔细想想,这个世界其实已经变得非常可怕的。根据二八定律,20%的人群掌握了80%的资源,所以压根就不是所谓的高于平均值就可以安慰的,无法进入顶层的20%其实就已经输了!更可怕的是,吴军博士在《智能时代》这本书里面的观点是:智能时代只有2%的人能受益,其他98%的人都将会被机器取代。以前读书阶段的百分制60分就能够及格,这个错误的概念让我们过于安逸,要么就堕落平庸,要么就得做到人群中的2%!

而这个人群,也绝对不是身边的人了。现在的社交平台已经让我们可以看到各种人的思想分享和生活状态。以前去国外的老同学基本都消失在我们的世界中,他们活得如何跟我们没半毛钱关系,也不会刺激到我们。而如今则不同,当发现自己的老同学在国外生活创业得风生水起,哪怕在国内其他城市都发展得很好,心理总会有点波澜吧?而现在各种知识渠道让我们接受到各种创业牛人、企业家牛人们的分享,让觉得自己简直说是“渣”都是抬举自己了。我们可以不把这些人纳入自己的“人群”定义之中,但这只会欺骗自己而已。

正如三体中最后发生的维度打击,现在社会就是思维维度的竞争,哪怕不想参与,都会被迫卷入其中,比如34岁的中年危机,比如香港汇丰IT裁员后这些员工无奈无法再找到适合的工作等等。一旦发生淘汰,绝对不是淘汰一两个人,一两家公司,而是整个维度水平的人。三体中要逃脱维度打击就得至少获得光速逃离,但最终也不得不自我降维,四维空间生物降级为三维空间生物;而我们的世界中,则是不得不让自己思维升维。已经不止一个人提醒我们要学跨界的知识,查理芒格早在《穷查理宝典》里就说过,要培养多维跨界思维。我们看到了这些Top 2%人的思维方式,若是还能有理由自吹自擂觉得自己很牛逼的,实在佩服这些人的鸵鸟精神和开心的做井底之蛙。这个世界很大,牛人也很多,走出去看看,看的不但是风景,更是看看牛人有多少,再重新定位自己的水平。你是否属于乌比冈湖居民,刻意无视这些牛人的存在呢?自己判断下吧。

我再拿“杜宁-克鲁格效应”来帮助我总结给我的启发。 杜宁(Dunning)与克鲁格(Kruger)两个人都是康奈尔大学的教授。1999年12月,他们两个合作的论文《无能与无知:对自身无能的认知困难如何导致无端自负》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 在他们研究的一个实验里,杜宁与克鲁格先是找了一群康奈尔的在校学生,然后对他们的“幽默”、“语法”、“逻辑”等几项能力进行了测试。之后,再让参试者进行自我评估。结果是,成绩最差的那些学生对自我水平的认知偏差最大。其成绩处于末尾12%的水平的应试者认为自己的百分比等级至少应该是67%。与此同时,那些能力更强者却可能反过来低估自己的能力。这种“越差越牛屄,越强越谦虚”的现象,之后就干脆被称为“杜宁-克鲁格效应” 。

这个效应正好解释了这篇文章最开始的应聘Candidate的行为。W大总是提醒吉力:Keep Humble!哪怕仅仅是保险业中,牛人们和资深总监们,每一个都非常谦虚,因为很多人试过骄傲的后果。而上次吉力更是在《罗辑思维》里听到分析马云的一个评论:马云说: 我就是拿着望远镜也找不到对手!他这句话绝对不是狂妄,而是他的危机感,因为他看不见竞争对手,生怕突然间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出现,然后把自己干掉了。

用李笑来的原话总结今日的分享:真正领先的那少部分人常常会非常谦虚,甚至可能低估自己。因为他们比其他人经历了更多,知道今天领先的位置可以被人替代,所以不会轻易放松。反观哪些刚刚取得一些成绩的人,倒是更容易盲目骄傲,觉得自己已经领先不少人。希望今日的分享能够给大家一点启发吧。

 

今日吉力说:

  • 任何时候觉得自己比身边人牛逼的时候,我就得小心了!因为说明得提升比较的对象了!
  • 我得把更多牛逼的人纳入到自己的比较中,做到人群中的20%甚至2%!
  • 我得记住不断提升自己的“操作系统”,也就是自己的思维维度,因为这个社会最终就是维度的竞争。
  • Keep Humble,牛人们都是越牛越谦虚。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