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力说书】对于概率权的选择是不是导致富人和穷人的差别呢?

最近因为罗辑思维讲述了一篇《被放弃的“概率权”》文章,而使得原作者老喻的微信公众号“孤独大脑”被我发现,其中很多文章非常得不错。而今日吉力想为自己学习的就是这篇《被放弃的“概率权”》的文章心得。

假设上帝赐福给你两个选择,选择A是立刻可以拿到100万,选择B是有50%的可能性拿到1个亿,另外50%的可能性则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会选择哪个?老实说,吉力自己的第一反应是:选择A!那么好的事情,干嘛不直接拿到手啊!可是再仔细一想,很不划算耶!放弃了1个亿的机会耶!从期望值角度,就是值5000万啊!人生有几个机会有可能拿到1个亿的?选择B才是正道嘛。

如果我们选了B,其实还有更好的方案。既然这个B的期望值是5000万,那么我们可以和土豪们商量,他支付我们100万,我们把这个概率机会卖给他,如果他中了1个亿,那么就和我们平分这1个亿。有没有土豪愿意买呢?用100万买一个2500万的期望值概率,依然很划算啊!一定会有人这样做的。

继续假设,我们把这1个亿的可能性分割成1亿份彩票,每张彩票卖2块钱,头奖就是这1个亿,福利彩票本质上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由此可以看到,一旦我们选择了这个选择B的概率,可以把原本不确定的1个亿,通过商业思维模式,逐步增加获利的确定性,甚至确定性的高于1个亿。这个就是“概率权”。对待“概率权”的不同态度,富人和穷人的差别就诞生了。

穷人思维倾向于拿确定性的东西,而不要概率权,但是很多穷人非常喜欢买彩票去博一个发财梦,可是从概率期望值角度来说,彩票的期望值是非常得低,并且概率本身完全不是由自己控制。富人则正好相反,每次选择都根据成功的概率来下注,不管每次的成败、输赢,都这么一直下注,最终结果终究会回归期望值,从而富人越富。

老喻引用了巴菲特的话说,用亏损的概率乘以可能亏损的金额,再用盈利概率乘以可能盈利的金额,最后用后者减去前者。这就是我们一直试图做的方法。这种算法并不完美,但事情就这么简单。(这句话来自《巴菲特给股东的投资10堂课》这本书)很多投资学教程中也同样如此教导,只不过计算概率本身取决于投资者判断的功力。

风险投资本身也是这样主动寻找概率权,PE和VC并不需要专注于一家公司的成败,只要有公司可以成功上市,那么获利的金额足以承担其他失败公司的损失,综合起来就是一个期望值。当然,PE和VC的投资经理们也有充足的经验来提高寻找到成功公司的概率。

对于创业者而言也同样如此,扎克伯格曾在FB创业初期拒绝雅虎出价的10亿美元收购,而Snapchat也同样拒绝了FB的30亿美元收购。两家公司的创业的阶段都知道公司上市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很难讲说是否会突然遭受灭顶之灾之后一文不值。但这就是硅谷的创业精神之一,仅仅靠发财梦,是很难驱动太大的事业的。

老喻说,为什么书香门第或者富豪贵族家庭能够诞生一个又一个牛人?除了基因,资源,可能还有以下原因:

1、有足够高的参照点,不会被小利益勾走,更能承受风险(其实是低概率的),从而捕获高回报;

2、身边一群人的示范效应,老爸、叔叔、哥哥都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往前看,能行的,你的出息绝对不是现在这些;

3、被点燃的内心激励。

换言之,他们比平常人更不容易“廉价”甩卖自己的概率权。

在看这篇文章时,吉力想起了当初加入保险行业的第一周,去拜访一个做HR的中年校友,觉得他有那么多丰富的经历,期望能够以学弟的身份去讨教一点在职场奋斗的经验。没想到,他见了我之后,就说:我看你背景也不错啊,都是学工程的,干嘛不老老实实地做工程呢?保险行业成功率很低啊,要是做了工程以后再转行保险也行啊,然后就赶我出门了...... 这件小事已经过去整整4年多了,但是是依然不断地被我提起,就是在提醒自己做决策时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同时避免做这样糟糕的“前辈”。

当时我知道以我这样的背景,去比如港铁或者其他大公司做个普通的MT应该也没问题,但是那时候我已经27岁了,MT的薪水和发展空间对于21岁的大学毕业生而言尚可,对于一个27岁的老研究生而言实在上升空间很有限。相反,保险行业当然最成功的人是少数,可所有行业其实都是金字塔模式,况且成功的概率是把握在自己手上的。虽然那时候还不知道未来几年保险行业的前景会如此之好,但是已经有团队中前辈们的例子,很明白这虽然是份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但是也正如同那个“选择B”,自己的上升空间和未来薪酬也会很不错。而现在事实证明,我的“选择B”让我成为了今日的自己。我当时没有贱卖自己的概率权。

在这点上,我也觉得很多对职业前景有迷茫的朋友们参考。正视一下自己的概率权,对于人生影响重大的选择时间点其实并不多,关键看是否能够迈出去那一步。

除了知道自己有概率权之外,另外必须知道的是:赢家都是坚持按照优势概率行事,哪怕屡屡受挫也不更改人生下注的原则。

人工智能阿尔法狗之所以能够战胜人类,关键在于AI下每一手棋都在计算自己的赢棋概率,对AI而言,每一个决策点都是独立的,阿尔法狗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冷静地寻找当下最大的获胜概率。但这点对于有感情的人而言,则很难做到。

喜欢玩德州扑克的朋友们应该都明白,哪怕非常清楚自己何时下注,何时fold,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无法坚持自己的纪律。在股票市场上,不愿意止损太平常了,而定投基金时却追涨杀跌无法坚持定投策略,所以股市中能够赚到钱的永远只是少数人。有赢家自然就有输家,只不过赢家都是少数罢了。

人工智能在向人类思维学习,而人类同样也可以向AI学习。最近《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就连续讲了几讲关于沉没成本的概念。很多时候影响我们决策的,正正就是沉没成本,无法把每次决策都当作一个独立的决策点来根据概率权判断,自然走了偏差。虽然人性难改,但是多读好书、多思考,也容易让自己在做决策时能够更加冷静一些,运用好概率权,坚持按照优势概率行事。

希望今日吉力的笔记也能够给大家有所启发啦!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