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力理财说】一个落魄博士肄业生走出象牙塔,进入保险公司继续“攻读学位”的故事

以前在毕业前的职业发展课上,老师让我们在一张图上把自己未来的一生画出来,我画了一本书。我希望将来能够把我自己的故事写成一本书,里面充满了曲折的故事、经验以及激励,给后辈们一些启发。现在为何愿意坚持写文章,或许潜意识中也是期望这些都能够成为未来出书的素材吧?哈哈。而这次我们理想区的微信公众号要采访我,则正好借这个机会回顾一下,和大家分享一个落魄博士肄业生,从象牙塔里走出,到了保险公司继续攻读学位的故事。

从小学到大学,自己学业成绩都非常好。可能从小就知道自己家庭不富裕,妈妈还经历过国企改革的下岗潮,那时想吃一顿火锅都被爸爸用其他的借口拒绝,所以那时候希望从读书中去寻找被同学们尊重的理由吧。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留学,拿到全额奖学金,当年想着就一路读到博士,将来工作的事情将来再说,当时一心只读圣贤书。美国待了两年也觉得大农村实在没意思,于是又折腾到香港继续躲在象牙塔的安乐窝里,直到有一天突然觉得自己25、26岁了,竟然一事无成,躺在寝室的床上看《杜拉拉升职记》,觉得职场生活与自己似乎是两个平行世界。看着老同学们一个个慢慢升职到经理,还安慰我一句:你是厚积薄发。我那时心理想:厚积得都快变渣了。在象牙塔里也渐渐地意识到其实教授这条路也同样是尔虞我诈,各种政治斗争,况且本身教授的萝卜坑位也越来越少,曾经深大的教职是很多香港科大的博士都不稀罕的,之后几年很多大学都看不上香港的博士了。那时候晚上会被自己迷茫的前途和虚度光阴的自责给吓醒。转眼27岁时,读了第三年博士课程,也是我本科后的第五年研究生学业,我告诉自己要转换跑道了。

在博士三年级时,我就开始有点不务正业,开始为未来打算,从开始准备国内的注册会计师考试,到争取暑期实习等。不过也可以说是人生巧合,当时正好有一位交大师兄,也是我现在的leader,Sting,打电话告诉我说有个财富管理体验营的实习项目问我要不要来参加,觉得反正周末也没事,多了解一下学校外的世界也不错,于是就去了。这个项目到现在我们依然在举办,每次都会推荐在学校的师弟师妹去参加,哪怕对保险行业一开始没兴趣,就纯粹当学习理财知识,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那个时候我开始了解香港保险业是干嘛的,结束了三个周末的项目,回到学校还是该干嘛就干嘛,不过那时候开始想,万一没有太好的选择,保险业也是条路呀!那个时候香港保险业远不及现在般火热。

2012年暑假有幸去香港的思科实习,发现企业里的世界和学校的完全不同,甚至无法学以致用,于是开始怀疑人生。暑假结束后便和自己的导师详谈博士退学转硕士从而拿到学位后开始工作。也感谢我的导师能够理解我,他问了我一句:你想好要干嘛了吗?我回答:我想好了!于是他给了我半年时间完成硕士论文,终于离开了象牙塔。离本科毕业,已经五年半,接近28岁的年龄,没有全职工作的经验。有人问我,当时如何那么毅然决定博士退学,要知道拿到学位可能还只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啊!让我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我依然会做这个选择,并不是以现在混得还算个样子所以当初的决定明智,而是我不希望每天都被自己为前途担忧而吓醒。我相信很多博士研究生都有这样的体验。

在选择工作时,如果我说就一下子认定保险就是我的终身未来,那肯定是扯淡。但当时几乎所有管培面试让我面对的都是比我小5、6岁的本科毕业生,我并不甘心用年资去换晋升,那样我可能永远赶不上我的同龄人。我希望能够有一条跑道,让我凭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拼命往前跑,晋升和收入都不需要靠年资,不需要看老板的脸色,能够最短时间内积累到最多的经验,这份工作就是我想要的。在面试时,有一位面试官当时是这样和我说的:“如果有一种科技可以把我十多年来工作的经验复制到我每位同事的脑袋里,让他们少走很多弯路,我一定会使用,因为我希望你们比我发展得快!”这位面试官就是我们理想区的总监Wave,也是因为这番话,让我觉得能够有这样的老板教我,只要我向他不断地学习甚至模仿,那么我就能够成长得快一些。于是,我就这样加入了AIA理想区。从来没有比较过公司、比较过其他的团队,根本不像现在很多人挑选保险团队像挑鞋子一样看了一件又一件,我觉得这个老板可以教我很多东西,我信任把自己的前途交给他,那么我就愿意跟随。

2013年时香港保险行业远不如现在这样的火爆,对于一个“贫苦书生”而言,没人脉、没资源,辛苦是自然的。当时自己每半个月就会撰写一次电邮通讯,发给自己所有有电子邮件的朋友们;参加很多港漂的活动;建设自己的网站;不断地和朋友咨询如何做销售的技巧。当然,很关键的是我们区域给予的扎实的基本功训练,能够让自己尽可能回答客户的各种问题,显得很专业。如果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看一下吉力的个人网站,2013年时自己写了很多感悟的文章,其实很多是困难的时候给自己打气,加油。所以现在很羡慕市场环境好的时候,很多新人刚入职就可以有很多单签,就算如此,吉力也不断地提醒团队的同事,一定要留意基本功,毕竟专业才是我们工作最核心的服务标准。

我们不是靠人情卖单,我们必须站在客户的角度出发,如果客户真心没这个需要,我们会不建议他购买某类保险。或许我们确实失去了生意机会,但我相信这样的信任感会让客户觉得我们值得推荐给他们的朋友。我们理想区定位自己是“保险业的一股清流”,我个人觉得这股清流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们与客户之间的信任。所以每当客户说,“我选择你其实就是因为觉得你专业、可靠,让人放心”,听到这样的话,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工作的真正意义。

思考如何开展业务,其实这部分是我觉得最有趣,也是成长得最快的。当然啦,因为这是关系到自己有没有收入开饭的问题,逼自己不断地尝试、失败、再尝试,然后慢慢地摸索。所以现在喜欢和一些创业的朋友们聊他们的销售渠道和营销方式,觉得我们这部分的性质和其他公司没有太大的本质差别,但其他人是一家公司的战略,而我们则是个人的战略。我们是自己的CEO,生还是死,全在我们个人。压力大不大?你说呢?但就如同现在的父母希望让孩子上名校,就是为了让孩子在良好的竞争氛围中成长,优秀的团队也能够创造一个促进的环境而非纯粹的压力,我所在的理想区就是如此。回头看,我觉得这也是我能够在初期逼着自己快速成长的一个原因吧。再优秀的种子离不开适合的土壤。我不会贬低自己说不优秀,但好的结果也一定离不开好的环境。

在开始以个人业绩获得全公司的各种奖项后,2014年下半旬开始组建自己的团队。如果说完整的保险行业经历有不可分割的两部分的话,那么个人销售是一部分,团队管理是另一部分,甚至另一部分才是真正的魅力所在。有人要把保险比喻成直销,我只能说你可以试试看做直销,能否发展得起来一支牛逼的团队?至少我觉得我做不到。从登广告招募,自己开始学习如何面试,然后真的有人入职之后却不太懂得怎么去带,直到原本七八新人在半年后几乎全部离开。就算当时在销售上已经有所心得,但是管理菜鸟的学费依然要付。不过这样的学费却是对自己终身受益的。而话又反过来说,所有离开的那些同事,我都可以说他们并没有觉得浪费时间,他们同样学到了很多,但觉得自己并不适合这个行业,我很尊重他们,也很感激他们在初期时候陪伴了我。

团队的同事让自己有了另外一番成长。我把我团队所有的同事视为我的合伙人,但同时也有点自己当爸当妈的感觉,因为我需要帮TA成长,并且甚至不介意TA将来的职位会超过我,因为保险行业的制度保证了这样的职位与利益的不冲突,所以我开始明白当年Wave面试我时所说的话。所有初为人母人父的都会去学习怎么提供一个好的家庭环境,在这样的团队管理中其实也是如此。不过更难的是,孩子至少不会轻易离开家庭,而团队则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有人离开,因此需要学的更多。当年我懵懵懂懂地听Wave的管理课程,听他教授如何去带领一个团队,而如今我也成为了我们区域未来总监研究院的院长,给更多年轻的Leader们讲授团队管理,对我而言又是一种学习。想起了以前做研究时,我研究过Learning Organization这样的一种学习型组织文化。我不能说所有人都觉得我们团队有这样的气氛,但至少在我看来,只要有心学,这样的职业平台,这样的区域文化,让好学的人,可以学到很多很多。这也是我自己目前工作的乐趣所在。

我现在依然定义自己为一个书生,喜欢看书,学东西,写东西,即使写得没有文采,但也算是自己留下个记录。虽然离开了象牙塔,远离了原本很接近的博士头衔,但如今我却觉得学到了更多,眼前的前景也更加的光明。从远远落后同龄人5年半的工作经验,到如今收入水平和经验积累应该都超过大部分的同龄人,我不会小看自己的努力,也不会说里面没有运气的成分,但同样合适的平台给自己更快的促进,给予了一个更大的舞台。香港的保险业的确不适合所有人,但若有心,合适的平台就能够提供一块适合的土壤。每个人的追求也不同,并非所有人都要追求顶尖、追求升职到最高位,但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自己的目标,就如同当年我导师问我的:“你想清楚自己要干嘛了吗?”实现这个目标,就能够很开心,收获颇丰了,不是吗?

原来,我只是从象牙塔里换到了另外一个更加适合我的平台继续学习罢了,这是我成长最快的4年,这也是我保险从业最初期的故事。期望我的经历,也能够给予你一些启发啦!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