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超高净值人群访谈报告:融资与并购需求强烈

第一章.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构成、分布及变化趋势

1.1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构成

1.1.1 中国高净值人群构成

“高净值”是中国超高净值人群(本文指个人总资产——包括实物资产和金融资产,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人群)成长的必经阶段,高净值人群(本文指个人总资产——包括实物资产和金融资产,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人群)是聚焦超高净值人群开展研究的更为广泛的基础人群。因此,在本次研究开展之前,我们首先对包括超高净值人群在内的高净值人群的总体情况进行总领性研究。

数据显示,截至2014 年9 月末,中国高净值人群约6.7 万人,比上一年度增加了2500 人,上升比例为3.9%。2009 年至2012 年,高净值人群规模快速增长,每年增长比例均超过5%。受经济下行因素影响,2013 年增长率仅为1.6%,涨幅为5 年来最小,而2014 年又有所回升。

| 高净值人群主要由三部分人群构成:

企业主:企业的拥有者,占80%,大约5.4万人。企业资产总量占其所有资产的62%。企业主平均拥有1200 万元以上的自住房产,350万元的汽车。

炒房者:主要指投资房地产,拥有数套房产的人,占15%,大约1万人。房产投资总量占其所有资产的60%。炒房者平均拥有2200万元以上的自住房产,300万元的汽车。

职业股民:收益主要来自股票投资的人,占5%,大约有3350人。股票、现金和其他投资总量占其所有资产的73%。职业股民平均拥有2500万元以上的自住房产和200万元的汽车。

1.1.2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构成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约17,000 人,总计资产规模约31 万亿元人民币,平均资产规模18.2 亿元人民币。这部分人群主要以企业主为主。

1.2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区域分布

从地区分布看,北部和东部人数占比最高,分别超过1/3;中西部涵盖的省市最多,但总人数占比最低;南部虽然只有三个省,但总人数占比近1/5。

从省市分布看,北京、广东、上海、浙江的占比最高,均超过10%。这四个省市共拥有超高净值人士9,703 位,占全国总人数的57%。

1.3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财富变化趋势

从2008 年到2014 年,《胡润百富榜》历年的上榜人数始终保持在1,000位以上。纵观这七年,我们可

以发现上榜门槛从2008年的7亿元人民币上升到现在的20亿元人民币;平均财富也由30亿元人民币上升到64亿元人民币;百亿富豪人数由50人扩大到176人,财富规模和人群数量都在提升。七年中,除了2012 年受经济下行因素影响造成上榜人士的财富减少,其余历年财富规模均保持快速上升。

与历年的GDP总量相比,《胡润百富榜》上榜人士的总财富占GDP总量的10%-13%。除了2011和2012两年,其余五年上榜人士总财富的上升速度均超过GDP的增长速度。

《胡润百富榜》在中国已有15 年的发榜历史。在此期间共诞生11 位首富,且这11 位首富所处的行业也完全不同,这说明了中国的财富发展与变化趋势非常快速。

第二章、中国超高净值人群特征

2.1 个人基本特征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以男性为主,占84%;女性占比16%。平均年龄51 岁,其中主力人群年龄为40-59 岁,占比76%;40 岁以下人群占比仅为7%。从学历角度来看,博士、高中及以下学历占比很低。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按照不同财富量级来看,5 亿资产以上人群的平均年龄51 岁,20 亿资产以上人群的平均年龄53 岁,60 亿资产(10 亿美金)以上人群的平均年龄58 岁。与全球超高净值人群相比,全球60 亿资产人群平均年龄为64 岁——中国富豪比全球富豪年轻6 岁。

我们在定性访谈中还发现,几乎所有的超高净值人士都保持低调谨慎的处事作风,生活习惯偏向简单化,注重生活品质。具体来看,休闲时喜欢看书、旅游和家庭活动;平均每年拥有假期22 天;平均睡眠时间为工作日6.4 小时,周末6.5 小时;四成抽烟,七成喝酒。

2.2 公司基本特征

根据胡润研究院的数据来看,中国现阶段超高净值人士以企业主为主。其中,上市公司(含全部上市和部分上市)占比超过六成,非上市公司占四成不到。这些上市企业中,在国内深交所和上交所上市的比例超过七成。

从行业分布看,制造业是最主要的行业,占比近1/4,其次是房地产和TMT ,均超过一成,这三大行业合计占比将近一半。其他服务业、投资、重工业、制药和能源也是占比较高的行业。

分析上榜门槛10 亿美金的《2015 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全球富豪的行业分布现状。TMT 是冠军行业,占比14.2%。创新科技支持下的颠覆性价值创造在最近成就了更多的富豪,这其中财富增速最快的包括:京东(346%)、信威通信(324%)、阿里巴巴(245%)、小米(198%)、用友(123%)和百度(80%)。房地产行业排名第二,占10.5%,制造业排名第三,占10.5%。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目前处于财富积累的快速增长阶段,因此在制造业占比方面远高于全球富豪。与此同时,全球富豪在投资、零售、食品饮料、金融服务等行业的比例也远高于中国。

2.3 中国超高净值人群信心指数

总体而言,超高净值人群对于企业经营环境持较乐观态度,半数左右认为未来三年内企业的融资便利性、整体经济形势表现、企业家社会地位表现会更好;而对于企业的盈利能力看法相对保守,34% 认为会更好,43% 认为差不多,23% 认为会更糟。

我们在定性访谈中发现,尽管超高净值人群对于整体经济环境持较乐观态度,但他们目前仍然受到了来自内外的双重压力:外部压力来源于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如经济增长放缓、经济结构调整等;内部压力来源于企业自身的转型挑战,尤其是面对目前越发模糊的产业边界,多元化、集团化、跨界融合等发展趋势为企业发展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第三章.  大额保单产品需求

研究发现,三成超高净值人群持有境内或境外大额保单产品。与境外产品相比,境内大额保单呈现门槛低、杠杆融资功能更强的特点。超高净值人群期望通过大额保单解决的首要问题是财富传承,其次为分散风险和保值增值。大额保单产品具有以下作用:

1) 合理规避遗产税

2) 遗产传承

3) 保险赔款免纳个人所得税

4) 养老和医疗费用报销

5) 具有稳健理财功能

6) 资产保全和避债功能

7) 减少企业资金链断裂风险

第四章、中国超高净值人群非金融需求

对于非金融服务而言,超高净值人群的需求集中于健康医疗和家族传承,其比例均在五成左右,其次为高端商旅服务、户外旅行和国内社交平台。

4.1 健康需求

超高净值人群对于健康和养生最为重视。我们发现超高净值人群需要的健康服务也是超高端的,包括固定的私人医生团队和国际医院就医通道等。

超高净值人群对于自身健康情况高度重视,但本次研究受限于样本数量未做细分研究,我们将胡润研究院最新对于高净值人士的健康数据进行呈现,以供读者参考。

据2014 年胡润研究院研究结果显示,高净值人群对自身健康满意度不高,将近六成会加班,超过四成熬夜和饮食不规律,近四成饮酒过量,近三成抽烟,这些问题都造成了高净值人群很大的健康困扰,使他们对自身的健康状况缺乏信心。

高净值人群最想拥有的是健康,睡眠不足甚至失眠、头痛头晕和易疲倦是最普遍的健康问题,其次是记忆力下降和肩颈不适。认为自己完全没有健康问题的比例只有12%。

饮食规律和控制饮食量是高净值人群最主要的健康管理方式。跑步是最受欢迎的运动方式,其次是羽毛球和游泳。高净值人群运动频率很高,平均每周运动3 次,每次1 小时。在保健品的选择上,中西保健品均有较大市场,主要包括维生素、人参、鱼肝油和阿胶。


4.2 家族传承需求

在中国,目前近七成超高净值人群面临家族传承的问题。在家族传承中,最关注的问题集中于价值观的传承,其比例将近占一半;其次是企业经营理念的传承。由此可见,在家族传承中,财富传承并不是最为重要的方面,只有价值观和企业经营理念得到传承,财富才能得以传承。

与此同时,在《2014 胡润百富榜》上榜企业家中,有174 位拥有国家政治身份,占比13.7%。前50 名中,有40% 的企业家拥有国家政治身份,他们希望在财富传承的同时,社会影响力和人脉关系也能得以传承。

在家族传承实现的过程中,企业平稳过渡与子女的接班意愿是超高净值人群面临最大的问题。因此,超高净值人群对于子女的教育与培养的问题日趋关注。

根据胡润研究院资料显示,近九成超高净值人士有子女,这其中65% 的子女处于受教育阶段,另外35%已处于成人阶段。

在成人阶段的子女中,目前近五成参与了家族企业的实际控制和经营,另有一成为家族企业股东。在剩下的四成中有三成自主创业。而未来对子女工作的期望,家族企业的实际控制和经营以及自主创业的比例有所上升,家族企业股东和职业经理人的比例下降。由此可见,在对子女未来工作的期望中,超高净值人群希望子女能够更加独立,担当更多的责任。

在子女教育方面,超高净值人群最期望获得的服务包括拓展社交范围、特长培养与展示和学校筛选服务,此三项的比例均超过三成。其他依次为提升企业管理能力、留学咨询及培训和提供实习平台等。

超高净值人群最希望通过朋友圈去扩大子女的人脉关系,其次是社会团体和社交活动。总体来说,对上述这些方式的认可度都较大。

此外,胡润百富公司在一项针对“企业家子女教育” 的调研中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80%”,即有80%的中国富豪计划将子女送到国外接受教育。这一比例非常高,在中国的邻邦日本,同级别的富豪中,只有不到1% 的人会把孩子送出国读书;法国富豪中这一比例不到5%;德国也不会超过10%。

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从1978 年到2013年底,中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305.86 万人。2013 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41.39 万人(其中自费留学38.43 万人),对比2012 年增加1.43 万人,增幅为3.58%。

根据2014 年胡润百富发布的《海外教育特别报告》,亿万富豪平均送孩子出国的平均年龄为16 岁,美国和英国是最主要的留学目的地,10 年前排名最前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已下降到第三和第四位。

 

 

資料來源 :

節錄 <2015-04-07 阿尔法工场>

阿尔法工场

alpworks

汇集中国顶尖机构投资者。投资人士关注的市场动态和机构报告,每天定时分享。欢迎业界资深人士在对话框直接回复,加入微信群。请标明您的机构、职务与业务范围。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