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看故事:民间高利贷的一些内幕情况

0

吉力导读:前几年国内很多人谈论到理财收益率,总是免不了说放高利贷的事情,因此动不动就两位数的年化收益率,少于这个数的产品看都不看。现在越来越少见这样的谈论,不过依然存在。民间高利贷作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存在,作为一个旁观者可以像看故事一样读读看。不过,若是作为个人理财,还是千万要谨慎再谨慎,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高收益一定意味着高风险。现在的P2P也同样如此。

以下的报道来自于《上海证券报》

“高利贷在中国是最好的生意,同时也是最坏的生意。”姚将军是广西桂林高利贷圈内的“元老级”人物,做高利贷生意十多年,见到记者先是一番感慨。

从当年五万、十万起家,到现在的每笔放款达到几百万乃至上千万,从业十多年,姚将军早已身家不菲。因为放高利贷很少失手,人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对此颇有几分得意。对于高利贷“元老”的称呼他并不感冒,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别人叫他“姚将军”——作为从部队退休多年的干部,他乐意得到这样的“尊敬”。

姚将军知道,做他们这一行,迟早会“踩雷”。但事情发生时,他还是觉得突然。2014年9月18日,借他钱的一名江西老板跑路了,他放的1400多万元,一下子打了水漂。

让人猜不透的是,姚将军不仅劝逃了这名江西老板,还亲自送他走上逃亡之路:“你赶紧跑吧,再不跑别人会砍你的。”

这名江西老板在桂林做酒生意,已有不少年头,但姚将军认识他也是一年前的事。一开始是通过圈内朋友介绍,后来经常一起吃饭混熟了,觉得江西老板人还可以。

“他借钱不是玩虚的,而是搞实实在在的买卖,我就看中这一点。”

“当时酒的市场还算可以,江西老板打算扩张,银行也给他放了款。”姚将军考察了一番后,决定给他放款。不过,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中高端酒的市场骤然跌落,低端酒也是市场萎缩、利润微薄。江西老板在不恰当的时候盲目扩张,让自己陷入了困境。

姚将军的手机中,有一份拍下的江西老板的债主名单,上有22人,包含每个人的联系方式和涉贷数目,整个高利贷规模达1.2亿。

“我也不是傻子。” 姚将军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他当时借给江西老板的1400万,并不是一次性借出,而是先借100万,一个月后连本带息还上。再贷100万、200万,如此反复。累计下来,总共借出去的是1400万,但利息大概收了1000万。所以,总的来说,他亏得并不多。

“你就是要他命,他也拿不出钱来。”姚将军说他想开了。他听说那名江西老板现在被另一个债主藏匿保护了起来,“所谓保护,说白了就是单独逼债。”

姚将军尽量让自己不把这单损失当回事。“就跟银行一样,它一单出问题,亏上一两亿,也就是几个月的利润。我损失这几百万,就权当是三个月的利润打了水漂吧。”他还说,高利贷就是击鼓传花、借新钱还旧债。所以在姚将军后面借钱给江西老板的人,损失要比姚将军严重得多。

 

“入行早的人,早就发了大财了。三年翻十倍都有可能。但是,现在百分之八十发了财的人又都栽进去了。”姚将军说现在高利贷行当有个怪现象,早年靠高利贷发财的人,现在其实手上并没有富余钱过日子,他们手中拿到的多是纠纷不断的房屋、土地等很难变现的资产。

姚将军举例说,某人手头有1000万元,若是运作得好,又不出意外,两三年赚到5000万真没大问题。但赚的这些钱,这个人不会放在手上,因为尝到了甜头,所以会继续往外放,玩“钱生钱”的游戏。

姚将军接着说,游戏继续下去,若要遇着借款者不还,就去收他的资产,再抵押给银行贷款,然后再放贷,如此周而复始。但是,这两年还不起款的人多了,今天倒一个、明天再倒一个……最后砸在放款者手中的房地产、工厂、甚至公司股份越来越多,资产质量越来越差。到最后,这些“烫手山芋”很难用来在银行抵押贷款,游戏就结束了。

于是债主们便骑虎难下:收了地块的,转手出不去,自己就成了“地主”;收了公司股份的,就更加麻烦,要想公司继续运转就得继续投入,作为股东还得再掏腰包。不掏,公司要倒;想卖,没人接盘。

姚将军说,他身边就有好几个这样的,账面身家上亿,口袋囊中羞涩,远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风光。

 

“以前跟银行搞好关系,‘倒贷’无风险、高收益;现在银行抽贷断贷,高利贷老板也得跑路。”

“我现在收手不干了。”姚将军告诉记者。这是他十几年来从没有过的事情。此前,虽然也有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但还可以做“倒贷”生意。

“倒贷,也就是大家说的过桥贷款。”姚将军说,这曾经是无风险、高收益的活,“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他打了个比方:债务人有100万元的银行借款要到期,但手头上只有20万元,就要先从高利贷手中借80万元来还银行,之后银行会给他续贷100万元。这样一来,放高利贷者收回那80万元就有保障了。

风险再低的活也要按照“行规”走:放出高利贷的时候,放贷人会扣押债务人的身份证、银行卡以及U盾。“没有身份证,银行不放款;没有卡和U盾,钱就转不走。”

细心的姚将军还会给自己再上一道保险。“我还会做一件银行做不到的事情,就是紧盯债务人。”姚将军说,银行的贷款员手上有几十个客户,根本管不过来,“而我们则可以派专人跟着债务人,去债务人的公司上班、甚至陪他回家,24小时跟踪。”

更多的时候,还会要求债务人把家人、家庭和单位等重要信息都写下来。“等真到了他还不起钱的时候,追债时会用得上。债务人还不起钱,差不多也会无法立足了。”

在整个过程中,放高利贷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银行是否放贷。

如何确保银行放款?姚将军说这绝对是一门很深的学问,需要在银行环节疏通好关系,而且形成默契。

有了这道保障,本来倒贷没啥风险。但是,从2014年9月份开始,大家都开始害怕了。

出现这种变化,跟2014年上半年广西柳州民企龙头正菱集团的“爆单”,关系很大。2014年5月27日,正菱集团资金链断裂深陷巨额债务危机,老板廖荣纳夫妇跑路,被警方通缉。

桂林一家银行中心支行行长说,正菱集团出事后,整个桂林的高利贷市场几乎崩盘。“很多放高利贷的老板都跑路了。通过公安局经侦报案的规模,不低于20亿元。”

姚将军没落到“跑路”境地,这得益于他一直坚持的“风控”策略。庆幸之余,他也有几分自赏:“在做到一定规模之后,将资产作了配置,三分之一用于放贷,三分之一存于银行,另三分之一添置了房、车享受。

正菱集团的爆单,姚将军说自己深知内幕。“正菱集团可能出事,大家一年多之前就知道。本来还可以再撑一撑,但银行突然抽贷,直接导致廖荣纳崩盘。”

姚将军称,2013年底,正菱集团在北部湾银行和柳州银行的贷款即将到期,银行找到廖荣纳,让他先去找渠道筹款把到期的贷款还上,然后再给他贷款。结果,廖荣纳千方百计通过民间高利贷筹钱还上银行贷款,而银行不仅不续贷,北部湾银行还收回对正菱集团的8亿承兑汇票授信,柳州银行也收回了4个亿。

“除了正菱集团,还有一家大企业,也是被银行给抽贷了,还完贷款之后,但银行没有按承诺继续放贷。”姚将军透露,这两件事情之后不久,柳州银行有高管莫名其妙被人砍伤,坊间传言即与抽贷有关。

“聪明的高利贷者,现在都休息了,因为银行不放钱。”姚将军说,这种情况下,你承诺多高的利息,再怎么保证,倒贷这事也会变得越来越危险。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