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安道全:川投转债的完整投资之路

吉力导读:在可转债的投资上,吉力属于安道全投资方法的学徒,坚持在可转债投资领域内执行安全、保本、低风险的投资策略。我并没有参与川投转债,因为那时候我压根就不知道这种投资品种的存在。而如今川投转债顺利转股成功,投资者和上市公司大股东都皆大欢喜。我可以借着安道全的整个投资记录,来看下操作的思路。其实转债投资也非常简单,价格低于安全值就买,高于130就逐步卖,唯独需要考验的就是自己的耐心。无他。

这篇文章转载自安道全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d5dc50102v1i7.html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江晚正愁予,山深闻鹧鸪。

辛弃疾的半阕残词,适可以形容川投转债多舛的命运。毕竟毕竟,百转千折,总算是强赎修成正果,把21亿债主成功变为不还1分钱的股东了。

当然,2014年多妖异,集博汇闹鬼之后,川投也跟着做了一把最后的疯狂,拉到了159元的妖价!可以说川投的成功之路“青山遮不住”,结果是“毕竟东流去”;但让持有人“江晚正愁余”的,不止是其蜿蜒漫长的时间和路径,更不止一唱三叹的多次130上下哆嗦式兑现(或搬砖),更是最后哭笑不得、可望而不可得的清盘最高价,堪称“山深闹鹧鸪”!

言归正传。让我们再次重温一下川投的投资之路,打过了川投这样拖泥带水、磨磨唧唧的妖精,相信各位师兄师弟的耐性和装备会大涨N个量级。

开始前,先介绍一下川投的基本情况。

转债上市时间:2011年3月31日,存续的起止日期:2011年3月21日至2017年3月21日,规模21亿,历年利息:第1年0.5%,第2年0.7%,第3年0.9%,第4年1.2%,第5年1.5%,第6年1.8%,回售价103元,2015年3月21日进入回售期;到期赎回价109.8元(含最后一年利息,不含是108元)。

按照安道全到期价值算法,其到期保本价值为

=109.8+(0.5+0.7+0.9+1.2+1.5)*80%=113.64元,和国电(当时未上市)、国投类似,债底较厚,比较厚道。

时间闪回到2011年3月31日上市前后。

第一阶段,上市:目送。

川投转债于2011年3月31日上市,适逢熊市期间,大盘一般,但开盘即在116-119之间,且一路走高到122+。虽然川投到期价值113.64元,但电力股债性偏惰,波动性差,且半年内不能转股,加上大盘不好,其它小盘烈性转债价格更好,追高没必要,所以川投开始并没有在持仓计划内。

当时定的三条线大致在回售价、面值、年化4%左右,大约103、100、92之间。当时的看法是,对于一个没有太多特色的新电力转债来说,将近六年,没有4~5%年化不值得重仓,但回售价以下值得开始持有,面值左右值得开始增仓。

当时,电力转债国电尚未上市,国投转债提前川投1个月上市,当时转债价格120元,两者参考意义很大。(如果到最后两三年,可能会放宽些建仓线。)

简单来说,当时对两只转债都无感,且价格偏高溢出安全线,波动性小,跌下来估计也难(呵呵,好吧您可以笑),除非价格好,不拟对其重点关注。

目送建仓线以上,尤其是115、120以上的转债,已经成为习惯,2007牛市送过乃至错过安泰、龙盛、厦工转债以后,团队心态日益淡定:不到碗里的饭,不吃,也不羡慕嫉妒恨,只有对幸运者淡淡的祝福。

第二阶段,节节走低,不入伏击圈:壁上观。

从上市到5月底,转债基本在120元上下振动,但从2011年6月初开始,转债随着大盘下跌,从120到115,再到110,再到105,乃至在8月底出现了103.44元的新低。

此时,仍然处于观望态度。原因主要是川投始终未进入103元的建仓线,其次就是市场确实不好;指数连连下挫。因此当时的看法是,建仓线维持不变,但建仓上限放低,同时把加仓线下调到99元左右,重仓线维持不变。(当时市场纯债平均收益6%左右)主要还是出于防御性考虑,当时也没有想重仓或中仓川投的思想,毕竟这并不是一个我们喜欢的品种:盘子中等,波动小,远远不如当时中鼎、巨轮、美丰对胃口。而且,川投当时还没有进入转股期,不能转股,强赎动力无论主观还是客观都不强。

当时大盘走坏,转债,节节下挫,确实感觉有可能建仓,但也仅仅是基于安全长持法的做些底仓而已。

第三阶段,黑天鹅来袭!选择:摘瓜还是地雷?哪个藤上的瓜?

正当团队做着小富即安(建点仓就行)的思想等待100-103元的价格时,风云突变!8月底9月初,石化转债2重磅利空来袭!整个市场的投资者小伙伴们被证监会的壮(hu)举(nao)惊呆了,友(di)邦(dui)媒(guo)体(jia)也纷纷表示尺(zhong)度(guo)很(te)大(se)!表现在市场上,就是不敢相信之后,变为跳崖式绝不回头的暴跌。当时,虽然市场是没有生命的,但仍然能鲜活地感觉整个K线“楞了一下”,然后就是一种深深地绝望,最终涓滴怨念终于转化成发泄的慌不择路的洪流。

可参阅当时的市场报道:转债大扩容致持续暴跌 石化转债2.0成导火索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y/20110831/040110407353.shtml

川投转债价从104元快速跌到95元,已经进入原建仓线(103)和加仓线(99元+)。团队在干什么?抱歉,不是在买,中国特色:开会。

纪律是应对常态的,眼前发生的是变态,必须重新审视纪律的基础是否发生了变化。低头看路,抬头看天,川投当前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石化2的政策解读,更重要的是整个市场的走向。

开会过程很大专辩论会,但结果依旧和谐,结论如下:

1、 石化2会造成整个市场预期的改变,所有三条线必须随之下调;

2、 石化2只是造成了市场预期变化,没有改变转债到期保本和强赎最有利于大股东的事实,面值-高价折扣法 的理论基础没有改变;

3、 即使可以发2,也只限于两行一化三个大转债,中小转债依然没有资格,实际上中小转债会被错杀,中小转债融资难、盼转股会更强烈,下调转股价可行性加大,这是局部性机会不是整体性风险;

4、 石化2造成的恶果马上就会显现在股价上,市场整体会下跌,这是管理层绝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很有可能会出辟谣,比如说中行、工行公开承诺不会发行转债2+用条款限制其他转债没有资格发(不要笑,我们不是党员,只是成年人的天真);石化2由于已经公告,出于政治的需要,应该不会公开认错或停止,只会默认乃至最终流产(虽然天真,还是成年人,我们少有的成熟细胞还有几个);

5、 允许全体转债发2的概率不大。最坏打算,持有小转债,放过大转债;

6、 中小转债有进入重仓长持待强赎的机会;大转债有波段性机会;

7、 防止最坏情况出现,当前无杠杆,中期也尽量不用杠杆,除非出现转债有和当时纯债收益率相当的年化收益时(6-8%);

8、 中小转债以4-6%,乃至面值以下重仓,同时坚决不杠杆(当时转债尚不能质押,只有用债券质押,但中小转债往往到强赎时间长,时间成本不确定),此为第一要务;大转债,不到年化5-6%不重仓,不到6-8%不杠杆(当时预计大转债会在半年到1年内有恢复性价值,只要不全市场发转债2,回到面值概率较大),此为第二选择,同时也是对当时投顾的大资金仓位并列第一选择;

9、 其他转债,如国投、川投等中型转债,依进入三条线深度和股性(强赎高度和可能性)选择,介于以上两个策略之下。

当时,会上将川投的三条线重新定位于面值、年化3.5%和年化5%,变化不大。但因为时间推移了(到期时间短了),实际线为100、95.29元和89.13元(可见还是挺乐观的)。这条线基本上的含义是:
   面值以下,值得建仓做底仓,已经不会亏本了(之前已经开始建仓);

年化3.5%,值得加大仓位,再低是否有已经不确定,但性价比已经足够;

年化5%,基本是想想,感觉92或90已经是极限了。

因此,当时给川投定的单品三线控制为10%:60%:30%,这个比例比较奇葩,因为当时川投已经秒进加仓线了,这种情况并不常见。

(可见,三条线和仓位的设置,都是灵活的,也都能影响和控制实际持仓的深浅和节奏。)

不过,当时川投仍然不是关注的焦点,下跌惨烈的石化(8x)、中行(89)、工行(9x),以及强赎可能性更大以及高度可能更高的中鼎、巨轮、美丰、海运等小盘转债更是我们关注的焦点,即使当时它们的价格比川投高。

(安全性第一,但当安全已经满足的时候,强赎可能性和高度会上升为重要因素。)

川投既非主要选择,自然退居为次要关注角色。不过接下来的9月更猛烈的下跌,让川投重新进入关注视野:它跌得太剧烈,而且进入了重仓线。

从9月初跌到95,团队开始在99、97慢慢买入,直到95元重新设定三条线后,跌势不止,买入也不止,95、93、92、90,直到出现了89元。

我们面临两个选择:

1、 是否值得重仓?

2、 和条款相似、质地相似的国投转债相比,主选谁?

由于川投是比较早进入加仓线和重仓线的,而又不在首选和次选策略池里,它的“后来居下”(价格)是出乎预料的,需要重新界定一下,是否值得重仓。因为每个转债的仓位是有上限的,这个多了,那个就必须少,需要互相调配。

答案是:质地中等,加仓位(10%建仓+60%加仓)满了以后,放缓节奏。

尽管如此,它跌得太快了,到最低价87元的时候,一度一些池里没钱可买。但大多数仓位还是保持了节制,以至于到了反弹到90元时,新仓或某些放缓节奏的仓没有满。归根到底,川投不是最关注的标的,它的到来纯属意外。

第二个问题:选川投还是国投?

在之前的重点文章《国投转债投资回顾:我们在电力转债投资中的失误》中,已经谈过该问题。简而言之,在全市场下跌,遍地标的可选的时候,需要将有限的资金配置到最优的标的上,这就必须在相似的标的中作出主观性选择。

我们的选择是主选川投,事后看这是一个失败的选择,但也是一个符合我们能力的选择。(资质一般,必须承认。)

简单重复一下选择川投的原因:

1、 国投以火电为主,川投水电比重大,当时火电不景气,煤价还在中高位运行,主观认为国投成本压力大,川投包袱比较轻,提前强赎概率大;

2、 川投当时有多晶硅业务,当时比较流行,认为题材比国投好一些;

3、 国投是中石化与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控制,川投由四川国资委控制,当时觉得后者股权更合理,更明晰,助力更多;

4、 当时国投下跌少,9、10月仅在92~104之间,而川投在87~100,更低。

在主营相似、市值相似甚至连二龙滩水电持股也很平均的情况下,作出以上选择似乎也顺理成章(我们认为,您可以再次微笑)。因此电力次配国投而主配川投成为结论;出于对市场的主观乐观,也让我们在90元附近(虽然89元是重仓线)某些仓位加仓了川投,事后看是好也是坏,但对纪律是有偏离的。

不选国电,是因为市值更大,股性更惰,下跌更浅,在石化、中行8X元的价格和中鼎、巨轮、海运等更好的股性面前,电力转债实在没必要全配,而国电无疑又排在最后。川投和国投的拟配比例为60%:40%,实际由于国投下跌不够低,配到的比例大约70%:30%。

后来的结果,值得好好总结一下:国投比川投提前一年完成了强赎,以年化论投资效率高于川投不少。为什么呢?原来的条件变了,一一道来:

   1、国投以火电为主,川投水电比重大,2011年火电确实不景气,煤价也高,但是到了2013年,煤价跌到白菜价,成本大大降低,水电反而成本变化不大,由于投资周期长,机组投入缓慢。这时候,学渣反而变成了学霸,国投后来居上,在2013年一蹴而就,而且在2013到2014年正股走出一波强劲涨势;

   2、川投2011年有多晶硅业务,当时是正面题材,接下来却遭遇行业萧条,哀鸿遍野,反而成了负面资产,最后弄得川投不能不拟1元出售新光硅业;

   3、国投是中石化与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控制,川投由四川国资委控制,当时觉得后者股权更合理,更明晰,助力更多。——事后发现实际起的作用不大。

4、当时国投下跌少,9、10月仅在92~104之间,而川投在87~100,更低。这个确实保证了买入价格更低,但没有在强赎高度和时间上体现。

综上所述,主观预测“很有道理”,并不代表市场会如道理运行。市场不相信道理,既然它发生,我们只能如它去运行并接受结果,无论好坏。

教训:个体或小团体的主观预测很有限,甚至是反向或荒唐的,越是精致和静止地预测市场,越容易被市场嘲笑。

尽管如此,以上依然保证了操作在三条线策略内运行,依然是在能力圈和安全区内低空飞行。该策略不一定能保证最好的结果,最一网打尽的收益,但基本能保证近乎100%的安全,和中等以上的较好安全收益。

换言之,以后可能我们还会这么做。虽然有时候主观选择依然会犯傻,但纪律总能保证“傻人”始终在市场中10%的行列中,享受排名绝不靠前的“傻福”。

(市场七亏二平一赚法则。)

此时期的另外一件大事,是启动了川投转债和国投转债的单只转债理财产品计划,而且川投第一期买入成本不低:截止9月2日,成本100元附近,对这些客户我们要说声感谢和对不起,当时确实对市场过于乐观;石化2事件发生后及时暂停了,也算是亡羊补牢,最后仍能年化15%以上,算是没有因为我们的主观愚蠢造成客观真正的损失,而且收益率差强人意,幸甚至哉!(详见川投单只理财各期收益率表。)

1期是我们感觉最抱歉的客户,好在人数、资金量不多,建仓时间短,戛然而止,最后结果也能完胜纯债券。但是,事实证明锁仓和禁止赎回也是必要的。

第二期的募集随即开始,在95元加仓线出现N天以后,本次募集截止到10月28日为止,是最理想的买入期(当然是事后看),平均成本91~92元,最终年化22%~23%,虽然成本最低,总收益最高,但年化仅是次低,Y?时间长。

这个过程在市场跌下95元到出现最低价87+元,然后逐步反弹到100元(建仓线)为止。为了给出更好的持有成本,在上了加仓线以后,实际建仓已经停止。

在此应该最感谢这时候的客户,他们在市场暴跌,人心惶惶之际仍然能选择参加我们的单只理财计划,既是出于对团队的信任和肯定,也是基于对转债和面值-高价折扣法的深刻理解。

2期客户是最坚定的客户,最理解转债精髓的客户,鉴定完毕。

好在,这期客户人数也不多,所以感谢的词语也不用重复太多:)

知我者希,则我者贵。共勉。

第四阶段,深挖洞,广积粮:在市场低潮期继续打洞建仓。

到100元后,开始了一个艰难的等待期。

当然,讲求效率的人,可以在87~90元买,在100元卖,前后不过一个月,收益11%左右,年化120%,很可观。

不过,这样聪明的人很少,往往在95元买入,在90元卖出;或者在90元买入,在95元甚至更低时卖出。

归根结底,还是没有一个明确的买入卖出策略和纪律,主要还是靠个人感觉和主观预测,即使本次能作对,但很难长期、稳定、持续地总是预测对、看对。

有时候,笨点好。上天喜欢笨小孩。

当然,90元买入100元卖出的人确实还是有的。

对于缺钱或有其他用途的人来说,只要有盈余,卖出买入更好的标的也不为过。此期间,团队的主要川投仓位未动,偶尔有少量卖出以补仓,其中既有后来表现不错的中鼎和巨轮2,也有哪吒的妈妈——怀胎三年多的海运。

——我们能知道出场人物的本领,却无法预测出场人物的结局。唉!预测之难,真是难以上青天。

2011年11月初,市场和川投转债小反弹,川投转债到了102以后再次下跌,两个月再次跌破92元以及加仓线。

策略:开始第3次募集,同时再次适当加仓,部分用到重仓线仓位。第三次募集持续到2012年2月24日,平均成本94元~95元,主要以加仓线为中轴;

之后开始第四次募集,大约持续到2012年6月25日,平均成本97-99之间,主要以加仓线到建仓线之间区域为主;100以上,不再理会,既不建仓,也不减仓,直到最高点107元依然不动。

接下来市场再次考验人心。

从107继续下跌,但稳定到100元附近。市场开始稳定,此时将三线调到回售价、面值和年化5%,以2012年9月为中枢计算,大约是103元、100元(年化3%)、93元,应该说,还是相当谨慎的。

然后是第五次募集,以面值和加仓线为中轴,平均成本101-102之间,截止到2013年1月为止,其实从2012年底已经溢出了建仓线,但一直期待有回调,未果。期间一度将建仓线上调,但最高109.8元到期赎回价,果断不追。到此为止。锁仓。

第五阶段,三见灵山,不见如来:分批兑现教材演示期。

从2013年初开始,川投持续向上,已经没有了买入线;但到了2013年1月底和4月底,转债稳定在113~119之间,长达一个季度,中间大部分同行的人都和二师兄一样打了包裹,回高老庄偎红倚翠去了。

这是一个小插曲,但很反应人性。共患难易,共富贵难,虽然这个富贵很小。

之后,五月底六月初,持有人见到了第一次光明:上130了,最高价135元,虽然很短暂,上130元的时间不过一周多,但对于挑着担子的你,或者牵着马儿的我来说,总算是第一次见到了灵山——尽管是远远地看到,而不是来到面前。(未到强赎真正公告时。)

对策,很简单,高价折扣法,跌破130的时候,卖出部分,可能是三分之一,也可能是10分之一。喜欢见好就收的,可以多些,到一半或更多;喜欢志在高远的人可以少些,但建议多少卖出些。由于是第一次见到,且只是短暂见到,团队中人虽然性格不一,各自的私有仓卖出也10分之一到一半不等,但公仓整体卖出基本控制在四分之一左右,依然选择等待川投冲击更高峰。

川投似乎是个白骨精,找打也要三次:

之后跌破120,最低见112元,仍然是在建仓线外,130元以内,不动;

不久之后,两个月,8月上中旬,再见130+,而且反复持续了一月之久,不过始终在130-135之间徘徊,这时候最麻烦,如果按照高价折扣法,起码要卖出两三次。鉴于市场和川投始终未能保持强势,按照纪律,此次可选择兑现一两次,但总量基本控制在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剩余大约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建议:由于始终未触发强赎,可采用复式三分之一法或二分之一法,即第一次卖出整体的1/3或1/2;第二次再次卖出剩余的1/3或1/2,第三次或第四次一次类推。但一般建议不要超过三四次;最后一次可选择保留剩余的三分之一或1/4直到强赎为止;但也可遇到三次四次就完全兑换完毕,看市场情况和标的转债的转股情势而定。川投,我们选择的就是后者。)

此间,由于感觉到川投操作的拙劣,以及在130一线套利川投的人太多太频繁,同时也鉴于市场出现了更好的标的,团队在9月13日前后,推荐理财用户做了一次集中兑现(可选),平均卖出成本131到132之间。这是一次比较大胆的主动预测,基本基于经验,效果难以说好坏,只能说各有各的看法,收益率中规中矩,提高了年化,降低了时间成本,但不具有普适性;有判断错的可能性。详见后面的兑现报告。

之后,又跌破130,在125到129之间逡巡一月之久,10月下旬偶尔上了两天130元,最高132元,又跌破130元几天,10月底随大盘上涨到130元以上,偶见135(不连续),基本在130-133元之间持续了大约一周多。

对策:要么继续按复式兑现完毕,要么留存剩余一定仓位等强赎。

此时,历经三次兑现,三打白骨精,持有人基本已经审美疲劳了。按照策略,要么已经三四次兑现后所剩无几,要么固定留下1/4~1/10仓位等强赎。

我们采用的趋向于前者,但由于仓多,还有自选兑现用户,少量采用后者。

这段时间,是卖出的磨人期。以下是9月13日前后集中兑现的5期收益表。

项目 川投1期 川投2期 川投3期 川投4期 川投5期
时间 2011/9/2 2011/10/28 2012/2/24 2012/6/25 2013/1/18
结束时间 2013/9/13 2013/9/13 2013/9/13 2013/9/13 2013/9/13
742 686 567 445 238
2.03 1.88 1.55 1.22 0.65
收益率年化 15.16% 22.83% 24.63% 27.98% 44.84%
平均成本 100.35 91.86 94.95 97.89 101.58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可见,四期五期是幸运客户,5期尤其人品绝佳:)

(插曲,当时圈内市场有言:

孔子读易,韦编三绝。

川投转股,熊鞭三泄。)

川投短短半年不到,三次冲击不成,二衰三绝,到了12月,再次随市场下跌,转债价格跌到120元,最低见118元。

这时候,持有人基本轻装了,抱着看戏的心情,同时也期待跌破109.8元到期赎回价,乃至回售价,可以少量建仓继续一鱼两三吃。

未果。

第六阶段,凡尔登绞肉机:痛苦的套利半年。

进入2014年以来,反复在12X中间徘徊了半年之久,始终未见突破。偶尔见130元多一点,总是昙花一现,无疾而终,再次落入到12X的浮云区。

相信川投的高层已经比持有人还要出离愤怒了:

同样是电力转债,为什么做股东的命运差距这么大?

期间,国投已经于2013年6月成功登陆上岸,跳跃龙门成功,最高价见14X。

期间,最为欢乐的当属川投的搬砖套利一族,上了130,卖出~砸!下了130或125、127,买了~等!

对于套利者,这是乐园;对于川投,这是四川绞肉机;对于面值-高价折扣法 持有人来说,这段时间是尿点,可以不看。

兑现的已经大部分兑现了,现金可以投入到其他更好的转债,如隧道、南山、泰尔、海运等等。

继续持有的,等的是130以上的强赎,甚至连偶尔的131、131、132都可以无视。

第七阶段,青天借力,妖股最后的艳舞:159元的调戏。

进入7月,借助新股效应和市场上行,川投终于一举站上130以上,而且舞破青天不下来,持续保持了1个月,终于一举触发强赎!

期间,最高见142~149元,160元的乌龙单,就不算了。徒流口水,无益健康。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川投走强的原因,绝对不止大盘走暖的一个原因,实际上从2013年末到2014年,电力股出现了一波强势的隐蔽的持续上涨,无论是国投还是川投,曲线一直东北偏东,很坚定。

从基本面看,水电股到了2014年出现利好转机:火电上网价预期下降(虽然后来只下调了1分钱),水电上网政策支持,二龙滩等水电机组陆续并网发电,劣质的多晶硅资产得到处理……

以上情况,惭愧地说,团队是事后才发现的。而兴全转债则在二季度大幅增加川投转债,应该说慧眼独具,调研功力和买入魄力惊人。

要知道整个上半年,川投转债很少下过120元,买入成本肯定在120元以上。

这是机构的长处,敬佩但没有能力复制。

祝福杨总赚到自己应得的钱;同时,继续走在自己的胆小之路上。

(一旦市场反转,或黑天鹅发生,散户和小机构没有那么快的消息来源和反应能力,下跌10-20%的风险,始终是存在的,虽然概率谁也不知道。)

川投持续1月转股价130%以上,7月底正式公告,实际最高价142元左右,按照面值-高价折扣法在跌破132-135元以上兑现,实际见到140+强赎公告了就开始在140以上兑现吧。135到140元,似乎也就这样了。

但是川投转债似乎被压抑了太久,市场难以想象它回(bao)报(fu)社会的强大情(yuan)操(nian)。老虎不发猫,真当川人是病危啊?格老子,妖股的表演开始了!

7月底强赎公告后,市场价是137-139元之间;8月初随市场回调几天到133-135元,吓出持有人一身白汗;然后!K线一路东北偏北,140,145,141,150,153,155,159!直到真正退市,川投最终把自己的最后一抹辉煌定格在证券软件上:

159.x元。

I!有这能力,早干嘛去了?

2011年到2014年,3年时间,终于强赎,交了3年多学费,下次如果发川投2,是不是会机灵些?希望有那么一天,希望现在主持川投的人记住这次的经验。

从实际操作层面讲,159元可能只能挂在墙上欣赏,能够以此价格全部兑现的人凤毛麟角。从强赎公告发出以后,上市公司公司虽然仍有维持股价的愿望,但继续大幅拉升的动力已经减弱,此时股价更大程度是之前的惯性加上大盘的方向,产生的合力作用。川投在历经了多个月的倒霉之后,终于遇到了大盘向上的幸运时光,加上行业给力,自己也知道努力了,多重力量的共振之下,才有最后的一抹辉煌。

按照纪律,在强赎公告发出后,应该有一次非纪律性主观判断:是否需要继续等一等?如果看好后市,等待更高价是上策;如果看空或看不清,则择高卖出或部分卖出是上策。

当时的情况是:短期可能面临打新股的资金匮乏,看跌;中线看市场可能在新股效应的带动下,在沪港通的预期下继续走高。

因此,当时的建议是:在140以上卖出,跌破135或138也可卖出;可部分留存以待更高价,但再跌破133或130同时市场破位下跌可清空。

实际情况是强赎公告后,川投转债从139节节下跌到134元,时间大约一周交易时间,按照纪律卖出是必然的,卖出多少可以自定,需要结合市场资金情况和对后市预期判断。我们的策略是在为数不多的剩余仓位中,简单兑现了一半。

从8月7日左右开始,市场和川投重拾升势,135、140、145、150、153,此时对于面值-高价折扣法 来说是美好时光,只要手里有转债,践行高价折扣法即可,基本没有出现回调的考验。8月中旬从145到142的小回调中,建议跌破140卖出,或直接在当前14X兑现(见短信提醒),基本影响不大,未触发140元线。8月22日后的节节高升,基本是顺手牵羊的鱼尾行情了,好吃但肉(实际持仓)少。

强赎公告以后的行情,具有不确定性,需要一定的预判,既有美味的上涨如美丰、川投,也有酸涩的下跌,如巨轮和国投。因此,没有吃到就算了,把9X到140元、135~138元(强赎前后)的鱼中段吃到就行了,这一段因为确定+安全,所以可以重仓,所以往往肉也最厚、最鲜美;更重要的是环境优雅,窗外没有熊出没,更没有催人的汽笛声,消化咀嚼从容淡定。

以年化计算,2013年6-12月的“三打白骨精”阶段(三次130+兑现机会)兑现的,相比等到2014年7、8月强赎+退市兑现的,未遑多让,请再阅表格:

 表一:以2013年9月中旬为中枢结算,价格大约131-132元:

项目 川投1期 川投2期 川投3期 川投4期 川投5期
时间 2011/9/2 2011/10/28 2012/2/24 2012/6/25 2013/1/18
结束时间 2013/9/13 2013/9/13 2013/9/13 2013/9/13 2013/9/13
742 686 567 445 238
2.03 1.88 1.55 1.22 0.65
收益率年化 15.16% 22.83% 24.63% 27.98% 44.84%
平均成本 100.35 91.86 94.95 97.89 101.58

     表二:以145元为中枢结算(已经较高了),9月2日到期。

项目 川投1期 川投2期 川投3期 川投4期 川投5期
时间 2011/9/2 2011/10/28 2012/2/24 2012/6/25 2013/1/18
结束时间 2014/9/2 2014/9/2 2014/9/2 2014/9/2 2014/9/2
1096 1040 921 799 592
3.00 2.85 2.52 2.19 1.62
收益率年化 14.82% 20.30% 20.89% 21.98% 26.35%
平均成本 100.35 91.86 94.95 97.89 101.58

可见,基本上2014年兑现年化收益略低于2013年,第五期年化差了一半之多。实际上,平均145元兑现的价格还算是较高的,140元的可能性较大;至于能在159或平均150以上兑现的,确属艺高人胆大(无贬义),心向往之,身不能至。一般持有人很难全仓或重仓持有到150以上,起码团队没有这样做。

至此,川投曲折如西天取经之路终于告一段落。

看罢川投被市场长虐三年史,再看罢川投最后反虐市场的疯狂月,在看似一系列零零落落、杂乱无章的操作之后,我们也应该总结一下川投给我们带来的经验和教训(当然,川投自己更应该交一份检讨,一亿字起!)

     1、策略和纪律仍然是有效的。尽管凌乱,尽管穿插着一系列改变和经验判断,实际上三条线的脉络始终在市场的烟雾中不绝如缕,始终如一。而且,即使不做任何改变,不做任何判断,仅仅以开始的103、100、年化5%或者年化3%操作,高价折扣法严格在130左右兑现,也能保证收益相差无几,而且100%保证了正向收益在最差年化15%以上。

面值-高价折扣法和三条线的容错性很强,它不太需要依赖睿智的眼光和精妙的看线技术,仅仅靠纪律、常识和如我们一般平庸的智商(不是谦辞,看前面的过程已经能看出很多判断是相当一般的),依然可以保持笑傲70%~90%市场中聪明人的收益,而且,简单,安全,可持续。

一个策略或纪律的美丽之处,不在于总能取得最好的收益(如有,反而往往是陷阱),而是在市场反向或不利的时候,依然能不损伤本金,同时依然能有效地应对;在市场有利的时候,可以顺风扯旗,收割到绝大部分利润。\

三条安全线和面值-高价折扣法 ,基本能做到以上的要求,但绝不是完美地吻合最佳路径。从经验上讲,我们很怀疑市场上是否有那种完美的策略。三条线和面值-高价折扣法 肯定不是也绝对不可能是唯一,也肯定不是最好,甚至不能算前十、前百,但如果它契合持有人的风格和气质,就是最好的选择。

2、策略和纪律是不完美的,有很大的提升和优化空间,随着市场和实践改变也很有必要。这是无法掩耳盗铃的事实,前述的投资过程一再说明了这一点。伟大的收益永远不取决于伟大的标的,正像伟大的战役永远不光辉于屠杀的数字;真正闪耀的是投资持有人和战役指挥者的人性光辉。

纪律和策略,基本提供了一个思想的框架,犹如滚滚江河的河床、路线,万变不离其宗,变化很少;但持有人的智慧、恐惧、贪婪、勇敢可以兴风作浪,一路走出精彩绝伦的变化。

在整个市场发生改变,在整个行业发生量变,在正股发生质变的时候,在自己能力所及范围内,要勇敢地面对现实,做出改变;

在烟花璀璨,或者波澜壮阔的行进过程中,有自己能力所及的猎物跑来找死,在自己经验所及的范围内有黄金砸落,依然是可以出安道全的圈去捡的。

前提始终是:自己能力所及范围内。如果不在,不要意淫自己的英明神武;如果不是,最好不如守拙;如果决定出圈了,就要接受一切好的和坏的结果。

策略尚可,能力一般,这始终是团队对自己本身的认知。正因策略尚可,所以敢大胆厚颜地公之于众,不怕见笑于大方之家;正因能力一般,所以绝大时间不敢妄自揣测市场的走向,所以绝大时间要依靠纪律没有贪婪、没有恐惧地自动驾驶。

请尽量记住我们提供的策略,请尽量忘记我们提出的预测,请在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安全原则下,请在河床内肆意汹涌自己的聪明才智。团队和策略的存在,绝对不是为了不可逾越、仅能复制,只不过是指南针和说明书而已。看到了月亮,就请忘记手指吧!
     3、川投不是一个好标的,甚至是拙劣的。但这并不影响它能给持有人带来稳定、安全、中等的收益。标的不在于好坏,好坏始终在持有人;就像武器的好坏,远远不如武器的持有人重要。

川投质地之一般,操作之业余,市场遭遇之多舛,行业景气之多难,种种不如意,让大多数人猜测川投可能最终强赎不了,甚至起码要用4到6年,最高也不过140元(比如我们的上下空间表,理想价格就是140元 )。

实际上,川投可能给持有人带来15~50%以上的年化,实际使用时间不过3年+4个月,有效最高卖出价格159.x元。

转债,我们只负责买好门票,精彩让市场演绎!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