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里的盖茨比:SCC超跑俱乐部创始人的故事节选

吉力导读:这篇节选是在i黑马的网站上看到的,介绍了一个叫SCC超跑俱乐部以及其创始人的故事。一群富二代在一起玩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富二代俱乐部的创始人都是穷二代!所以这个故事才引起了我仔细的阅读。当然,故事的主人公肯定有运气的成分在,但其故事也不得不说“连勤奋都比不上,压根谈何比天分?”。很多成就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不要羡慕别人比自己优秀、成功,因为别人必定付出也比自己多。自勉一下。

开始引用,原文来自: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826/145136.html

1981年,李甫出生于东北大兴安岭林区。父亲是林区工人,母亲是语文老师,家境虽不殷实,也算过得去。但14岁那年,父亲去医院检查,竟已是骨癌晚期。而此时,父亲的月薪才300块,母亲也不过500来块。高昂的医药费压垮了这个家庭。很快,李甫连学费都交不起了。

老师和同学给李甫捐了1200块钱。学费有了,但生活费还苦无着落。李甫开始勤工俭学,早上卖包子,中午卖盒饭,晚上卖冰棍,周末摆地摊。他最喜欢卖冰棍,2角钱进货卖4角,利润100%。而且同学们常常互相请客,一买一袋,16根。

后来,学校加强管理,不让这样勤工俭学了。李甫就开始给红桃K、三株口服液发小广告,一天走十几公里去“扫楼”。

15岁那年,父亲病逝,家里欠下3万块债务。他上不起大学,直接读的中专,在哈尔滨,学对外贸易。

毕业时他18岁,他找到第一份工作,是在哈尔滨的一家影楼修照片、做电子相册,试用期月薪400,转正后600。应聘成功后,他兴奋地马上用公用电话给大姨打电话报喜,让她转告家里没有电话的妈妈,自己找到工作了,一个月800块呢。为了让母亲高兴,他多说了200块。

这份600块的工作他干了两年。但他感觉这样不是长久之计,就开始自学三维动画。老板不让用公司的电脑学,他就每天加班到很晚,假装在公司打地铺,等所有人都走了,自己再爬起来从凌晨两点自学到五点。凭着这种偷鸡摸狗式的学习,他跳槽去了黑龙江省电视台,再后来到了北京的制作公司,一直到中央电视台。

“15岁到20岁那几年,我一直在和自己的命运较劲。但后来,我发现在工作中可以不断获得成就感,我总是能很快做到最好。”李甫说。一个曾经因贫穷而极度自卑的少年,发现自己的勤奋和智慧是可以扭转局面的。他开始自信起来,并坚定了自己出人头地的决心。

23岁那年,李甫开始创业。用的是多年工作攒下来的5万块钱,他和同学合伙,花10万块注册了一家公司,做影视后期。他称开公司的过程为“水到渠成”,自己读中专,早出社会,反倒占了便宜。创业时他已经工作5年了。

28岁时,当年两手空空来到北京的李甫已经在这里拥有3套房和3辆车。他决定给自己买一个玩具,一台鲜红色的法拉利F430,价值近400万。

“你知道我没有车的时候,最喜欢车的哪方面吗?就是在车里听歌。那时我坐在我们领导的别克里,觉得这音响效果也太好了,立体环绕啊!有车以后,我就喜欢车的自由,想去哪去哪,而且是纯私人空间,大喊大叫都没问题。后来有了跑车,就变成激情。发动机的轰鸣、提速,一切都在自己控制中的感觉太棒了。”说起对车的感觉,李甫东北话都飚出来了。

“我没什么贵人啊、第一桶金啊。我的道路是你只要坚持信念,就可以复制的。”李甫说。他去大学里演讲,告诉那些尚在懵懂的青年,“一定要做个会讲故事的人。当然,关键还是要做个有故事的人。”

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故事。无论“中国梦”还是“美国梦”,说的都是在经济繁荣的年代,俯拾皆是机会,一无所有的穷光蛋通过个人努力成为腰缠万贯的大富翁。这里既有勤劳致富,又有挥金如土。

网络里针对SCC的负面评价不少,有时是因他们年少张扬,有时是无辜躺枪。除了李甫被安上了“红三代”的身份,SCC的另一位创始人张宽,也被描述为“富二代”。而事实上,张宽出生在北京市石景山区,职高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饭店当服务员。“也是穷孩子,小时候地铁都坐不起。”李甫说,正是相同的背景,让两人走到一起创办SCC。

“屌丝看我们就骂。骂也应该骂自己,好好努力去。我当初不就是吃不饱饭才努力拼出来的吗?”李甫对SCC的社会效应有一套正能量的解释方法。在他看来,80后出生在相对贫乏的年代,早年的物欲并不强烈,像他自己,20岁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奢侈品。而90后生在一个浮夸、物质的年代,早早见识了金钱的魔力,但房价涨了、竞争更激烈、现实更残酷。与其跟他们讲勤劳致富,不如先向他们炫富,SCC正是这样的刺激动力。“想要土豪金吗?买不起就努力赚去。”

“这是奇迹的年代,这是艺术的年代,这是挥金如土的年代,这也是充满讽刺的年代。”菲茨杰拉德描写的爵士时代,也许正与我们的时代暗合。

“于是我们继续奋力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直至回到往昔岁月。”

......

“我一直努力向前,最开始是为了活着,后来是为了我妈,现在是为了做自己喜欢的事,为了梦想。”李甫说,这个梦想的具象化,就是把SCC打造成“百年汽车俱乐部”,自己的“完美动力”影视公司,可以做出《功夫熊猫》那样的动画电影。

SCC给李甫带来的更多是影响力和资源,实际营收并不多。2010年,李甫面对越来越大、过于牵扯精力的SCC,觉得有些骑虎难下。他不想玩了,但又不愿虎头蛇尾。这时摩纳哥汽车俱乐部的主席给他们提了四点建议,就是一定要商业化,一定要有自己的会所,一定要收会费,一定要做赛事活动。2011年,SCC开始尝试商业化,现在俱乐部有会员收入,旗下的会所可以打平,合资的汽车养护中心实现盈利。

守着这样一个年轻、富有的社群,李甫对SCC未来的商业模式充满期待。既可以做这个平台延伸出来的二手车、维修保养、高级会所、高端旅游以及其它奢侈品的销售,又能面对非会员,比如车迷群体,用SCC的品牌影响力去开连锁汽车模型店。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