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去,看香港

短短的一天,却让我看到香港不同的两面,狭小不堪的公屋以及充满大陆客疯狂购物的商场世界。对于外人来看,香港因为汇率而变得越来越像个天堂,而对于香港人自己,甚至只是港漂一族的我而言,香港却离天堂好远好远。

今天参加了一个远在天后区域的义工活动:就是把这些装有一瓶汤、一盒汤粉以及一小盒饮料的礼品袋送到住在公屋内的高龄老人。袋子上的Logo说明了这次“派粥”活动是煤气公司赞助的。听老人说,这样的活动一年一次,也算是该区的议员给当地的贫困老人争取的福利。

在香港的地产被炒成天价,甚至连个停车位也被炒到上千万的同时,有很大一部分香港人住的是公屋——政府廉租房。在香港,公屋是真正给有需要的人,因为申请的人数太多,很多家庭可能得等上几年排期审核,一旦申请成功,总算也就有了个落脚之处。但这个房子,真的只能供“落脚”而已。之前TVB的港版“蜗居”很多人看完之后大骂不真实,其实那是难得一次TVB如此真实地反应了很大一部分中下层香港人真正的住房情况。今天我们问另外一个带领我们的义工老人:这里的公屋房间到底有多大?她很好心地带我们走进了一位她熟知的老人的家,不到10平米的客厅,用并没有覆盖到屋顶的隔板隔成两室,我看见了其中一个,只能放下一张床,这就是老人口中的:两房一厅。在我们派汤的其中一家,我看见了一张上下铺的铁架床放在了客厅,并且都是在使用的状态... 唯一让我们觉得“其实也还不错”的,就是他们有一个露天阳台——很多楼盘是不存在阳台这个概念的...这才是香港真正的中下层百姓生活环境。

其实很多香港楼盘的最小户型实用面积大概也就40平米左右——盛惠400万港币(非中心非过于偏远地区),所以说绝大部分买得起房的香港人,住得也并不一定比公屋大多少。但是我现在依然无法忘记看到那用隔板隔成的“二居室”,老人和他的家人们为我们开门时候的笑容。我觉得这是在讽刺香港政府,这个贫富差距在其他地方或许足引起社会动荡的城市,人们却用早已麻木的心态来“开心地”生活。或许给自己家违章搭建的前任与现任特首们,应该也早已视为正常的社会特色吧?跟一些港漂讨论,大家都同意一个看法:香港是一个非常适合打拼的城市,公证的法律保证了不拼爹也能成功的可能性,但它可能也是世上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

晚上看着自己的老同学和他的同事,在短短一小时内就在丰泽刷掉了几万元,我在想如此繁荣的消费经济背后,带给了香港本地人什么呢?澳门人因为大陆赌客们的豪爽,回归后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政府几乎每年都大派现金,而香港在回归后却似乎停滞不前,甚至迷失了自己。这是谁之过?我并不能说建立在赌场的经济如何如何,只不过为香港畸形的社会状态,经济定位,前景迷茫而感到惋惜...我真不希望这个我愿意留下打拼的城市会过早地彻底沉沦。邓老给了你50年,是否太高估你了?

建议更多在香港漂着的好友,能够找机会更多地“走进去”看香港。在学校,在公司,在港漂圈生活的我们,或许无法真正去体会到香港另外的一面,一个更加百姓化的一面。

最后要感谢一下香港荆英会以及东区区议员李文龙先生组织并邀请我们参与这次义工活动,这样的活动能够认识很多热心的好朋友。跟这样的朋友在一起,玩得很开心,2B得也开心~ 给他们都做个广告~~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