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镜泉:从中国历史看欧美债怎解救

今日的《香港经济日报》上登出石镜泉大佬的一篇旧闻,关于汉初之治对于欧债、美债的借鉴。虽然那篇文章是半年前所写,但是目前看来对于如何解决欧债——财政赤字还是要经济增长,这个鸡蛋谁先的问题。只不过这篇文章的价值更多在于让我们自己理解当初汉初是如何解决类似的问题,而那些骄傲的欧洲人恐怕不会对此有多少了解。话说回来,希腊同意紧缩,虽然能够继续得到欧盟的援助以避免立刻违约,但最终解决问题还是靠自身经济增长,不然永远会是欧盟养着的一个吸血鬼。可是从没听说过在紧缩下能有经济增长的。。。欧猪们面临的都是这个问题。所以才会有人评价说,其实最应该离开欧盟的,其实是德国,因为德国太强势,其实力让其他欧盟国望尘莫及。德国离开,欧元贬值后,才可能重新恢复生机。而离开了德国的欧盟,还叫欧盟么?

近月发生的所谓新闻,其实很多在历史上早已发生过。拣了三则出来︰⑴巴菲特税,西班牙政府要求征富人税,⑵TAX WALL STREET,西班牙人民示威开收金融交易税,⑶IMF总裁拉加德建议欧美应考虑出台经济刺激措施。这三则所谓的新闻、新事物,包括上周欧洲四巨头公布的以千亿欧元刺激经济方案,在西汉之时,已全部出现过。

汉初宁要通胀不要通缩

汉初经济凋零,通胀严重,但汉高祖与文、景二帝继续容许官府与私人铸币,亦即QE。他们不怕通胀升,因为他们更怕经济凋零。今时不少经济学家讨论要通胀好还是通缩好之时,是否应要参考汉初这个宁要通胀不要通缩的经验?故2008年时环球央行都放水。

起码经过汉初七十年的经营,社会经济是由凋零走向繁荣,我们今时被称为汉人,原来就是靠QE,而名闻中外。

当然,光印银纸,QE是不可以发达的。QE,只是权宜之计,到最后仍是要把印多了的银纸收回来。所以欧央行不大放水,联储局不即推QE3都是要考虑怎去收回之前印多了的钞票。

怎收?用个New Normal(新标准)概念。

秦之半両钱,应含铜十二铢(一両为二十四铢),但到汉时,有些私人铸币,含铜只有半铢。这即是等同阴司纸,才致米一石要万钱,马一匹要百金,长此下去是不成的。今时体现出来的是金升、油升。

当经济局势见稳定之时,政府就出手。文帝前元五年铸四铢钱,但仍叫半両。这较本应为十二铢的半両少了铜,但亦较只得半铢铜重的半両钱重。文帝知道是不能理想到半両便是十二铢,也就侧侧膊,把四铢当作半両用。当然物价也不会回到从前,但又不再狂升,就以这个新标准(New Normal)来办事。欧央行与美储局不再行QE,亦是希望如是。

今时金、油价升,是因为美元印得多,当我们未能将所有印出来的美元收回去时,金价便只好千八美元一盎斯,石油每桶80美元。如他日美元可以被收回一半,则理论上,黄金便900,石油便40;这些都是New Normal。

要怎样才可以收回劣币?

文帝是透过:⑴立法︰「敢杂以铅铁,为它巧者」严加刑处;⑵于市场上置「秤钱衡」,即公平磅,认为钱不够,可以当众秤一秤,奸民罚劳役十天。美国的财赤上限有个顶,欧央行不再多印银纸跟此亦同。

文帝这个侧侧膊,以四铢代替十二铢的New Normal是⑴不矫枉过正;⑵又可规范,免滥铸及通胀恶化。这个处理方法是实事求是,不是死讲理想。今时今日,最好就是美国全无负债,可以吗?就是因为文帝这个实际合情之举,使到四铢钱自文帝前元五年至武帝建元之元年的三十五年间,成为汉初比较稳定的货币。这个是很重要的,因为经济要发展,币值、利息均须稳定。

中国传统文化上是轻商,故谓「士、农、工、商」,但商人势力一直很大。商朝之所以叫商,是因为殷人是经商起家;越国的范蠡,又叫陶朱公,是个营商能手;秦相吕不韦更以奇货可居而留名历史。

汉初,能有能力铸私币者均是商人,他们操纵着货币与物资外,更跟一些诸侯、官僚勾结。被视为「贱业」的商人阶级,是︰「富商大贾周游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得其所欲。」

汉初有民谚︰「以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用现代话讲是︰要发达,不做农,不做工,要做炒家。部分操纵大量货币的商家发展出个高利贷行业,这些人称「子钱家」。《汉书‧贡禹传》载︰「商贾求利,东西南北,各用智巧,好衣美食,岁有十二之利。」即当时的商人的利润约20%左右。

当政府有财困,工农皆贫,但企业,尤其是金融业「子钱家」,就年有20%利润时,政府该怎办?向商贾征税,但这是要个有力的政府才可为之。

高祖、文、景之时,由于封建分封,一众诸侯国是会阳奉阴违,迫得紧,尚搞出个汉初的七国之乱。当汉武帝降服了一众分封的诸侯,商贾失去了政治靠山后,于元狩四年,下令「初算缗钱」,即向商人征收营业税,次年更具体规定︰「率缗钱二千而算一。」这即是几多税率,商人利润如汉书所记是20%,二千而算一,即占了商贾利润之三分一,即约33%。Volcker Rule、Tax Wall Street都是此属。

巴菲特谓他的秘书交三十多巴仙的税,他就交17%的税,不公平。看来汉武帝一早已计好,要商贾交33%税,是古今应付的公平税率。

武帝严打逃税充实国库

汉初商贾为逃避这个「二千而算一」的税都隐匿财产,报细利润。于是武帝于元鼎三年立法奖励告发,「令民告缗者以其半与之」。

揭发逃税,匿产之富人,可以分其一半身家,你话会点?

政府「得民财物以亿计,奴婢以千万数」,政府财困亦一数而空,武帝够军费去打匈奴。

用这种手法去充实国库当然有商榷,但纳税是国民义务,因走私漏税而要被罚,应该。至于要否全副身家充公,另计;但起码不应走一百元税,只罚二百,唔罚二万都应罚二千。故此说,Tax Wall Street不是新事物。要解决希腊、意大利的财赤先要减少逃税者。

汉武帝对「子钱家」,立例「二千算一」,「告缗」,完全合乎汉初的「外事四夷,内兴功利」的社会经济财政状况。今时美国要「内外防恐,内兴消费」,如不去Tax Wall Street,不行巴菲特税,还可以有哪些岁入可资调度?

铸币(印银纸),二千算一与告缗都是货币和行政手段,是不足以让民生、经济兴旺的,这便要靠拉加德所言的刺激经济政策。

汉初,常有匈奴犯境,文帝用晁错之议,募民迁徙塞下,屯田筑城。这些人不单有政府补贴,更可拜爵,这即是培训,但是培训人民去做农夫。

要使做农夫有吸引力,一定要搵到食才可。西汉初年,铁制农具已广泛应用,武帝时冶铁铸造归国营,所以去戍边开田,定有官府提供的铁农具。以前耕田纯用人力,但汉初已有用马和牛耕田。《汉书‧食货志》有谓二牛一人,二牛三人的犁田法,纯人力能耕多少?用上horse power马力、牛力,而且是2 ox power时,他日收成自然多。

在北方,风沙大跟在中原地区的耕种方法要有别,在居延(今内蒙古地)的汉简上有记载,赵过推行代田法。代田法是先把土地开成深广各一尺的沟,叫做圳,圳旁堆成高广各一尺的垄。下种时把种子播在圳中,可以防风保墑。苗长出后耨草,用垄上的土和除的草培植苗根。盛夏垄土用尽,圳垄培平,作物的根既深且固,不畏风旱。圳垄的位置每年互相调换,轮流种植,以恢复土壤肥力。代田法在长安附近试验的结果,每亩产量比田缦(不作圳的田)超过一斛甚至二斛以上,所以很快就被推广。边远各郡也使用了代田法。

这个耕法改进就是新科技应用,耕田要用水,怎办?

西汉时期,水利事业很发达。武帝时,关中开凿了许多渠道,形成一个水利网。漕渠自长安引渭水东通黄河,便利了漕运,还能溉地万余顷。泾水与渭水之间,修建了白渠,与原有的位于泾洛之间的郑国渠平行,溉田四千五百顷。当时有歌谣赞美这一渠道说:「田于何所?池阳谷口。郑国在前,白渠起后。举臿为云,决渠为雨。水流灶下,鱼跳入釜。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衣食京师,亿万之口」。

西汉时中原种植水稻,主要就是依靠这种水利灌溉。至于凿井灌溉,北方到处都有,甚至居延边地,也凿井开渠,进行屯垦。

奥巴马谓要修桥筑路,今时欧洲要用千亿来刺激经济都是学西汉这个发展经济之策,但如果是阿茂整饼就效益不彰。汉初虽穷,但一有余力就治理黄河。

文帝十二年,黄河在酸枣(今河南延津西南)缺口;武帝元光三年,黄河又自瓠子(今河南濮阳附近)经巨野泽南流,灌入淮泗,泛滥达十六郡。元封二年,武帝发卒数万人堵塞缺口。武帝曾巡视工地,并命随从官员自将军以下,都负薪填缺河。经过这次修治,黄河才流归故道,八十年中未成大灾。

搞活流通发展经济利民

由于汉初诸帝的努力,到西汉末年,全国垦田数多达827万多顷,田多了,即是工厂多了,农民职位多了,大家多了收入,自然经济好,国库便充实。汉初就是透过这个先不怕通胀,狂铸币,搞活流通,到有成,便Tax The Rich。另方面又发展经济,让人人有工做,这些工不是苦工,是新技术耕田,尚有做丝绸、做手工漆器等,碍于篇幅不写了。

结果,《汉书‧食货志》写汉武帝时的府库︰「京师之钱累百巨万,贯朽而不可校。」所谓贯朽而不可校,是指穿铜钱的绳都烂了,意指,一串串铜钱放在府库很久很久都用不上,连贯的绳都烂了,即是银纸多到被老鼠咬穿窿。汉初由一穷二白到汉武帝这个发福样,是否应为为政者的一课好课?

意大利总理Monti在上周也讲了相同的一番话,他说︰"Growth can only have solid roots if there is fiscal discipline, but fiscal discipline can be maintained only if there is growth and job creation."

译过来是︰政府要有好的财政纪律(即无大财赤)经济才可以有稳定增长,但政府要无财赤,又要有好的经济增长和职位增长。

政府财政纪律(即无财赤)与经济增长是鸡与鸡蛋问题,那样应先行?汉初历史已说明,先不要死,才可以生。今时欧洲似这样做,投资欧洲有救。

转载自:《香港经济日报》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