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敢打新不?

以前的A股,似乎打新几乎没有赚不到钱的,只有抽不到的份。而现在呢?除了那个穿黄马甲的人民网被那些投机的券商硬生生给炒了起来,其他一些公司的上市文件都不经看,破洞百出。宣称自己“我在唱歌的人里打球最好,在打球的人里唱歌最好”,把自己打扮成行业龙头老大的地位那也就算了。更出奇的还有财富趋势IPO文件里面的某分公司“0成本,毛利率100%”的奇闻,三年综合毛利率超过90%,远超过同行真正的老大同花顺和大智慧,被《理财周报》连续几周深入报道其虚假的招股书。在A股,还敢打新不?

其实天下乌鸦一般黑,Facebook的IPO就不说了,港股的周大福至今还深潜中,彤叔所谓的割爱,资本市场却不领情,作为其IPO就买入的前股东,我一毛钱都没赚到,其最高点仅仅超过了招股价几毛钱并且第二天就继续被一头按入水中,小散户们情何以堪?

上市其实是企业融资一种很正常的方式,问题就是在于现在不少企业是为了上市而运营,整个商业模式就是围绕着上市圈钱,比方说海澜之家。为了赚进每一份钱的承销商也把最后一口汤都自己喝了,留给散户和其他IPO投资者的就剩下洗碗的苦工,Facebook的IPO投资者们就是这个下场。还指望买新股然后当天涨个50%,那种日子大概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价格总会回归价值,而IPO的价格几乎肯定不是其真正的价值。

最近在跟看“神农陈宇”的十年牛熊亲历记,里面提到关于上市的内容觉得很有意思,摘录一下。原文链接在此

要说这中国的投行啊,名字特好听,项目经理的名片拿出来都是董事总经理什么的。其实和美国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比,我们的投行到现在还处于幼稚园的水平,更别提十年前的中国投行。中国的资本市场,处在发展中的初级阶段,投资银行在兼并收购方面的贡献,可谓乏善可陈。时至今日,国内投行主要还是靠新股发行和再融资业务赚点承销费。
在现行的核准制的股票发行体制下,能不能够通过发审会的审核,才是投行的核心竞争力。2002年的时候,连股改都还没推进,创业板和中小板统统没开,新股上市是极度稀缺的资源。所以一旦过会,发行通常不是问题。毕竟僧多粥少,不管什么水准的公司,都有很多热心人会抢着去打新股,根本就不愁卖。因此在2002年,所谓投行的主要工作,无非是拿项目,编材料和过发审会三件事儿而已。这里面除了人际沟通的能耐,就是剪刀加浆糊,编出厚厚一本募集说明书的功夫了。

别看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钱可是不少收。券商对上市公司收取的费用,美其名曰:承销费,其实在多数情况下,与承销无关。费率一般取总融资金额的千分之几到百分之几之间。如果企业融资10亿元的话,千分之五那可是5千万啊。在一些外资投行,项目经理的分成比例高,因此做一单项目下来,一个人分到上千万奖金也是常有的事儿。

投行IPO或者再融资工作的一般套路是,先由项目经理、或者投行老总甚至券商的大老板出面,通过各种关系把项目拿下。然后派上5-6个人一队的项目组进场,这个组里一般包括擅长法律、财务和公司行业分析等方面的几个组员,再加上一个负责协调时间和分配工作的项目经理。这个项目组一般要负责进场做尽职调查,收集资料,编写募集说明书,以及后期与证监会的协调解释工作等等。当募集说明书报到证监会后,券商通常还会再派上一个和会里经常打交道的领导协助沟通。一旦等发审会审核通过,剩下的工作基本就是点钱了。在国外股票发行报备制下最关键的发行销售工作,至少在十年前基本算不上个大事。通常在定好价钱之后,坐在传真机前面等着机构申购就行了。

当然,投行这份工作说起来简单,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干。出来拿项目加上后面的过会审核少不了要求人拼背景。进场这活呢,既有一些经验技巧,也很辛苦。一出差就是个把月,几个人挤在一个小屋里,连轴转十多天憋那么厚一大本东西出来,真是难为大家了。

但现在赚钱的买卖哪有不辛苦的呢。从投入产出比上看,投行这业务真是一本万利。原则上有了牌照,只需预付几个人的工钱就能开工了。搞成一单,赚的钱都能用麻袋装。怪不得大家都削尖了脑袋往投行钻。
至于说到再融资,散户们难免要拍砖说:无良上市公司又来圈钱了。

怎么讲呢,一个企业费那么大力气上市,肯定不是去当散财童子的。企业上市的核心目的,无非是从资本市场拿到钱和其他方面的支持,从而使企业能够得到更快更好的发展。

以高价格低成本从资本市场上拿钱,可以算是上市公司的本职“工作”。而上市公司以发行新股的方式从资本市场拿钱,并不一定总是划算。对于原公司股东来说,新股上市将可能摊薄股东权益,当上市价格过低的时候,资本市场融资其实是相当昂贵的事情。

理论上,如果一家企业不是急需发展所需的资金,而是以自有资金或者贷款就可以满足再投资的资金需求,那么就几乎没必要上市。比如像贵州茅台这样的企业,业绩年年快速增长,手里现金一大把,财务成本永远是负的,扩建产能甚至连贷款都不需要。自上市以后从没有在市场融资过,股价倒是涨了N多倍。这样的情况若在国外,大股东早就回购股份退市了。

那么既然再正常不过的融资行为,在中国为什么会被斥为圈钱呢?

问题的源头出在机制和价格上。

无论是新股上市还是上市后的再融资,其本质还是企业原来的股东,出于某种目的,向公众特定股东出售企业的股权。俗话说,买的没有卖的精。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知情人利益出发,当公司股价被高估的时候,以再融资的方式向公众卖出股票。当公司股价被低估的时候,再增持公司的股权。是合法的获利方式,李嘉诚就是这么干的。在完全市场化,制度规范化的市场,大股东愿卖,小股东愿买,大家公平交易,也算不上谁会赚大便宜。

但在没有股改前,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股权不能上市流通。既然股权不能公开变现,大股东手里的法人股就和股票价格没太大关系了。分红的话则反而减少大股东所能控制的资源(小股东不是也得分么)。那么,从二级市场上融点钱来花花,自然大股东们就很热衷了。这样至少一来可以增厚老股东的净资产,二来可以控制更多的资源。

此外,由于股票发行采取核准制,上市公司股票相对于场外资金来说总是稀缺的。所以中国股票的价格,在多数时间里远高于内在价值。即便在极端熊市的情况下,那些从企业价值的角度看,一文不值的ST 公司,总还会留有几个亿的市值。一旦牛市来临,这些ST公司的股价总是早早地就咸鱼翻身。就是因为中国的A股市场还没有实现完全的市场化,供需是相对失衡的,价格是相对扭曲的。

既然股票价格通常是高估扭曲的,而且符合大股东的利益。不融资的上市公司大股东才叫傻呢。所以上市公司再融资总是给人穷凶极恶地感觉就很容易理解了。在当时,把上市公司融资称为“圈钱”,其实还是很贴切的。

尽管有些上市公司圈钱的目的,只是想给大股东拿来花花。比如有把增发的资金拿去盖办公楼,然后低价租给大股东的。也有圈了钱不知道花哪儿去的。不过并不是每个公司都会利欲熏心,干出坑蒙拐骗的事情出来。一直以来,央企公司的再融资,基本上还是根据发展规划按需所募,通常比较靠谱。因为央企的管理机制,导致企业领导人的决策严格遵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原则。要是从资本市场乱搞些钱来乱花一气, 别弄得影响不好丢了乌纱帽就亏大了。

总的来说,资本市场的一举一动,都紧紧围绕“利益”两字,读懂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本质,也就能够理解市场的种种怪象。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