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黄金A柱——巴菲特引发的争论

巴菲特在2012年给股东的信中,提到了他对黄金的厌恶。对于长期阅读巴菲特的信的巴郡信徒而言,这样的言论其实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在三十多年的信中,巴菲特一直在宣扬自己对于真正价值的定义——用少量的投资产生大量的现金流,这样的企业才是真正值得投资的好企业,比如说他钟爱的See's糖果和可口可乐。黄金不会产生任何现金流,黄金的价值在于整个社会认为它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换取其他资产,而黄金的投资者坚信在未来他一定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手中的黄金,从而使得自己的财富保值甚至增加。所以,黄金跟以前的郁金香、沙丁鱼罐头等疯狂的泡沫本身其实没有什么差别的。唯一的差别在于,郁金香和沙丁鱼罐头的泡沫都是小范围、短时间的;而黄金几千年来就被认为是储存财富的工具,就跟现在的纸币一个道理。这也是包括著名的基金经理David Einhorn在内的黄金支持者反驳巴菲特的主要观点。

在去年黄金疯长期间,我也通过ETF买过黄金,结果基本打了个平手。作为散户,追涨永远是错误的行为,这点一定要牢记。黄金曾今被认为是低风险的避风港,但不知不觉却变成了投机者的天堂,所以之后我再也没有买过黄金作为投资标的。原因很简单,黄金的价值几乎是没有办法估计的,这不仅仅取决于国际市场需求,更取决于投资巨头们的选择,他们什么时候认为黄金是好东西,黄金就能涨,当他们抛售的时候,悲惨的就是小玩家们。这种已经谈不上是一种游戏,甚至连赌博都不是。赌博还是有概率,赌桌上基本上都是平等的。而这种有巨大炒家存在的黄金市场,玩个毛?每天都盯市提心吊胆的,还有啥意思?

第二类投资包括的资产是指那些实际不产生任何收益,但买家在认为其他人未来会为此支付更高的价格的期望下所购买的资产,这些买家也清楚这些资产永远不具有生产性。17世纪的郁金香就是此类买家的最爱。

这类投资要求有足够容量的买家市场,而这些买家受到诱惑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一购买市场将持续扩大。持有者并非被这些资产的生产力所激励,这些资产永远不会生产,而是坚信他们在未来会对其更渴望。这一类别最主要的资产就是黄金,后者是对其它所有资产(尤其是货币)恐惧的投资者的最爱。然而黄金有两个显著的缺点,用途不广且不具有生产性。确实,黄金有一些工业和装饰的用途,但此类用途的需求不大,且不足以吸收新的产量。同时,如果你一直持有一盎司黄金,到最后你将仍然只拥有一盎司。

激励大部分黄金购买者的动机是他们相信恐惧的等级将会增长。在过去十年,这一想法被证明是正确的。此外,上升的价格自身会产生额外的购买热情,吸引那些认为价格上升证实其投资理论的购买者。当大量投资者涌入时,这一结果就自我实现了,但只是暂时的。

在过去15年,互联网股票和房地产业都已经证实了这一理论:起初明智的理论加上广为宣传的价格上升能够创造出惊人的多余需求。在这些泡沫中,许多起初充满怀疑的投资者屈服于所谓市场的“证据”,而购买者群体的扩大在一段时间内足以使得这场盛宴持续。但泡沫吹得大了不可避免会破裂。那个时候那句古老的谚语又将得到证实:“先来者智,后来者愚。”

今天,全球黄金储量约17万吨。假如把它们熔铸成一个每面约68英尺的立方体(设想它可以轻轻松松地放在一个棒球内场)。如果每盎司黄金价格1750美元,也就是我写下这些内容时的金价,这个立方体的价值大约9.6万亿美元。我们称它立方体A。

然后来创造一个和立方体A价格相同的立方体B。为此,我们要买下美国所有的耕地(4亿英亩,年产值2000亿美元),以及16家埃克森美孚公司(全球利润最高的公司,年利润超过400亿美元)。买下这些以后,我们还有1万亿美元可以用来零花。你能想象到,一个9.6万亿美元在手的投资者会选立方体A还是立方体B?

不计对现存黄金令人吃惊的估值,目前的价格让今天的黄金年产值达到约1600亿美元。买家——不论是珠宝和工业用户还是投资者——都必须不断消化增加的供应。这仅仅是为了维持现有价格的平衡。

一个世纪以后,无论可能用哪种货币,4亿英亩农田都会生产出大量的玉米、小麦、棉花和其它作物,继续带来有价值的回报。埃克森美孚则可能分红数万亿美元,持有16家这样的公司会新增数万亿美元。而17万吨黄金既不会增加规模,也不能创造任何产品。你可以深情抚摸它,它却不会有回应。

还得承认,当未来人类担忧时,可能还会有很多人蜂拥而上购买黄金。但我相信,一个世纪过去,目前价格9.6万亿美元的立方体A这期间的复合价值增长率会远远不及立方体B。

我自己最青睐的是第三类资产:投资于有生产力的资产,无论是企业、农场,还是房地产。在理想的情况下,这些资产应该能在通胀时期让产出保持自身的购买力价值,同时只需要尽可能最少的新增资本投入。农场、房地产和可口可乐、IBM这样的很多企业,以及我们自己的See‘s Candy都能满足这双重考验。其它特定的公司——比如我们那些受管制的公共事业公司——都不能通过上述考验,因为它们在通胀的环境下需要大量资本。为了增加收益,它们的所有者必须增加投资。即便如此,第三类投资也仍会超越毫无生产力和以货币为基础的资产。

一个世纪过去,不管那时的货币是黄金、海贝、鲨鱼牙,还是(和今天一样的)一张纸,人们都愿意用他们每日劳作的几分钟时间换来喝一杯可口可乐,或者吃一些See’sCandy的花生薄片糖。未来的美国人会出售更多的商品,消费更多的食品,需要的生活空间也比现在多。人们永远都会用自己生产的换取他人生产的。

我们国家的企业会继续高效地运送我们国民需要的商品和服务。这好比说,这些商业“奶牛”活了几个世纪,产了比以往更多的“牛奶”。它们的价值不是由交换的中介决定,而是由它们产奶的能力而定。对奶牛的主人而言,销售牛奶会是复利交易,就像20世纪期间,道琼斯指数由66点涨至11497点时那样(当时也支付了大量的股息)。伯克希尔的目标将是增持这类企业的股权。我们首先会选择整体持有——但我们也会通过持有大量可交易股票成为所有者。我相信,任何一段较长的时间内,事实都会证明,这类投资在我们考查的三类资产中是长线赢家。更重要的是,它最为安全。

(摘自2012年巴菲特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的信)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