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D们是不是学了错的知识?

近期的Bloomberg Businessweek上有一篇“Are Economics PhDs Learning the Wrong Thing?”文章,尖锐地提到了拥有经济学Ph.D学位的经济学家们需要对于目前糟糕的全球经济负责,并且对Ph.D们所学的东西提出了质疑。其实这样的质疑不但在经济学中存在,在任何把经验甚至艺术硬称为科学的学科都存在,包括管理学、产品设计、运筹学等等。

科学,说白了,就是能够把事情用漂亮的数学模型或者化学分式给表达出来的东西。而模型,这玩意儿必然包括了很多的假设从而把复杂的问题给简单化,不然哪里来的F=MA这么漂亮的等式?在自然科学领域,很多复杂因素或许是可控的,但是在牵涉到“人”的经济学、管理学领域,恐怕就非常难说了。人的行为这玩意儿是最不可控的,因此为了避免这种因素,绝大部分模型里面都简化了这个因素,比方说很重要的一个假设:理性人。有了这样的假设,世界一下子变得无比美好,Ph.D们可以在想象的世界里面任意地去建立漂亮的数学模型,并用复杂的算法解出只有他们才看得懂的答案,然后自傲地发表在顶尖的杂志上,宣称:这就是答案!未来应该是这样的/过去如果这样做就可以避免XX过错了。

从学术角度上,这样的答案的确是有价值的。因为很多模型的确不只是解决某个问题,而是通过这样的建模求解,带出一些列讨论,继续探讨很多可能性,因此绝大部分的学术论文,除了开头的Introduction,只有最后面的Discussion是值得仔细去读的(中间部分交给Ph.D的老板们和审稿人去确认就好)。因此,学术就是一场游戏:自己提出假设,简单化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然后再用非常复杂的数学模型和算法去求解,然后再讨论出一个简单的答案/或者一些列可能性。对于现实有没有价值?很少......

学术和现实的脱节,正是在于复杂问题的简单化。如果不提出种种假设,数学模型是根本无法建立的。而基于种种假设的模型的解答,也与现实世界是完全脱离的。如果学术归学术,现实归现实,其实本来也没有问题。问题就是在于,Ph.D们被自己所建立的完美的模型给蒙蔽双眼,自以为是的心理认为世界就应该按照我的模型建立,因此答案也应该符合我所建立的模型。这样的心理“安全感”真是给目前全球经济带来“不安全”的因素,以至于让一个医生去当世界银行行长问题其实也不会太大,或者说会更好。

Bloomberg的原文中提到:

In an e-mail, he writes about the “mysticism” in models, which he defines in two ways: “(1) models that traffic in concepts with no operational meaning—abstractions that will never be observed or measured—and (2) models that frame (mis-frame) problems in ways that lead to extreme and unreasonable policy conclusions. …

这两点,并不仅仅限于经济学,一想到很多seminar会花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解释一个数学模型和算法,而presenter连这个模型是干什么的都没有讲明白,他们只是觉得这个模型非常漂亮,因此寻求很多方法去算出完美的数学答案。这只是一场游戏。因此会让我觉得,其实很多教授是很幸福的,因为他们生活在自己创造的美好的乌托邦世界里,不需要去过去地纠缠外面复杂纷乱的世界。所以有人说,做研究只是为了图书馆工作,他们一生就是为了图书馆填上N本书罢了。悲哀么?真正悲哀的是那些同样沉浸在这样迷幻中的Ph.D们,一旦他们无法在学术界找到适合的工作,那么面临他们的,恐怕是真正的落差,这才是悲哀的。

在自己学术生涯的尾声,渐渐看清象牙塔顶端“与世隔绝”的生活。我知道我不适合这里。只不过每每看到那些连最基本社会礼节都不懂的Ph.D们自傲地在讨论A是否等于B的时候,总会轻轻地叹息。当自己发现已经无法跟那些Ph.D们进行顺畅交流的时候,我知道我应该离开了......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