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上的“短命菊法则”

短命菊可能是世界上生存时间最短的种子植物,其生命不足一个月。这种撒哈拉地区的植物必须在有雨水时快速成长、快速繁殖,否则旱季马上来临将其消灭。

移动互联网市场中,速度同样变得如此重要,无论是Instagram、Draw Something、Pinterest,还是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这些都像是一棵棵短命菊,在极短时间内就以病毒方式取得成功,从而“上岸”到一个小小的绿洲。在其背后,数以万计的APP们,都已经销声匿迹或走向死亡的路上。

目前的APP开发,核心中的核心都是“用户体验”,能够投其所好,才能在Facebook或App Store上形成病毒式传播。但用户的喜好犹如女人的裙子,到底什么色调、什么款式可以流行,具有极大的不可预知性——在这种背景下,搞艺术的乔布斯和搞心理学的扎克伯格能够成功,恐怕不仅仅是偶然。

Zynga绝对是一个特例,它的旗下竟培育了CityVille、CastleVille、FarmVille、Texas Poker、Words With Friends等系列畅销游戏,长期霸占Facebook游戏TOP排行榜的半壁江山。换言之,Zynga一下培育成功了一批短命菊,并且上岸了。

这当然有Zynga开始就瞄准Facebook平台、起个大早有关,也与平卡斯团队的良好用户感知有关,但这些游戏再好玩依然是短命菊,它们的生命周期不可预知,随时都有可能被用户抛弃。因此,Zynga游戏在Facebook上越来越不能一手遮天,而且Draw Something、小鳄鱼洗澡、模拟人生等游戏在PC和手机端崛起,也不是可以预知的,Zynga于是选择了收购。

更大的风险却来自于一个老问题:Zynga一度过于依赖Facebook平台,其收入占比长期高达90%以上,最近才降低到90%以下,Zynga基本是Facebook的“卫星公司”。如果说Zynga拥有一大把短命菊,那么Facebook才是它们生存生长的绿洲。

在互联网这个看似充斥机会的大舞台上,其实全球也只有Google、Facebook、Amazon、Yahoo等寥寥可数的大绿洲。那些短命菊们,要么必须在这些绿洲上拼死格斗,说不定哪一天因为什么原因死掉,要么就必须也成为独立性平台,成为新绿洲——这正是互联网上的“短命菊法则”。所以才会有Zynga.com。

平台类公司都有围墙,媒体领域的Yahoo,社交领域的Facebook,电商和云计算领域的Amazon,搜索领域的Google。但毫无疑问的是,真正成为平台类的公司何其困难,在单一领域内,几乎都是一家独大。Zynga想脱离Facebook,基本没可能。2012Q1的32%增长速度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实在是太慢太慢。因此才会有高价收购Draw Something,建平台,但市场依然不看好。相比两个月前的14元股价,现在才9元。

与平台公司相比,应用类前途显得寒酸了很多,完全是高富帅和穷矮丑之别。所以Facebook估值1000亿美金,Zynga 60亿美金,而多数应用们则是负收益。平台型公司和热门应用都需要大量客户沉积,都需要病毒式传播,它们之间最大差别在于前者有更强的用户粘度,用户账号、内容、关系沉积在上面可以形成更大的“用户资产”,从而不容易进行迁移。换言之,除速度外,还有一个极大差异就是粘度。Draw Something的确好玩,但是最大的问题依然在于黏度。其用户数正在下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现在在微博上,我再也看不到有人会截屏问某张图画的是啥了。

平台类公司才是之后互联网的未来,所以360一定要平台化,不然只有死路一条。这也更加证实了,现在的互联网创业,就是希望一炮而红然后等待收购,几乎没有其他成功之路。

 

部分内容整理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