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思科的眼中钉

梓馨导读:讲到思科,似乎华为是永远的话题。在一位华为VP讲授的课上,不止一次谈到华为。虽然华为目前还只是个小弟弟,营业收入不到思科的十分之一,但是将来如何,真的很难说。思科很想把这个竞争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只可惜完全不可能。将来思科与华为的大战必定很精彩。

在所有的公司中,哪一家让你最担心?日前,当《华尔街日报》记者向思科CEO钱伯斯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钱伯斯毫不迟疑地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25年以前我就知道,我们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将会来自中国,现在来说,那就是华为。

2011年的思科分析师大会上,钱伯斯曾逐个点评各个竞争对手。过去16年中,Juniper一直是思科如影随形的对手之一,近两年来,步步紧逼让思科有点喘不过气来,不过在钱伯斯眼中,Juniper是最易受攻击的。

自从思科在2008年推出服务器之后,原来的重要合作伙伴——惠普,也从同一阵营决裂,随着惠普收购H3C,双方的关系已经势同水火。而且相对于IBM,惠普与思科在战略和市场上更为接近,因此,钱伯斯说,思科的战略是要在全球范围内击溃惠普。

不过,同样作为竞争对手的华为,似乎比前两大劲敌得到了钱伯斯更高的赞誉,华为被他称为最强劲的对手,他表示,思科将在本土及全球市场与华为全面开战。

众所周知的是,钱伯斯有着浓重的“中国情结”,年轻时在王安电脑任职的8年时间,让他对华人王安充满了敬仰,也影响到他未来的价值判断,他曾说,如果不是一个美国人,他最愿意做一个中国人。

也正因为如此,钱伯斯对中国企业的潜力和可能产生的威胁有着清醒而深刻的认识。十年前,在华为对思科的威胁刚露出苗头的时候,思科就果断拿起知识产权的武器,将华为挡在美国市场之外。之后,华为采取与3Com公司合资的方式运作数据及企业业务,之后,华为3Com被3Com收购,2010年,又被惠普收入麾下。

今天的华为即使拿其全年320亿美元的收入规模与思科2011财年432亿美元的收入规模相比,双方仍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但是让钱伯斯担忧的是,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从2011年开始,华为重新组建了企业业务BG,再次瞄准了思科口中的“蛋糕”。

根据华为企业业务公布的数据,2011年实现合同销售收入38亿美元,与思科相比,仍然不足其十分之一,按照华为企业业务的战略,到2015年,其销售收入要达到150亿美元。实际上,即便如此,3年之后的华为企业业务仍不足今天思科规模的一半。

但是,如果考虑到这些市场都将切自思科的蛋糕,那么,钱伯斯的紧张就不难理解了。难怪对于钱伯斯的这个说法,华为显得淡定且颇有底气,“华为,和强手过招多年,这样的讲话对我们不算‘抬举’。”华为企业业务Marketing总裁何达炳表示。

问题是,华为究竟会对思科产生多大的威胁?思科与华为的差距究竟还有多少?这个问题如果问华为人或者问思科人或许都并不公允,一位从思科到华为工作的技术高管认为,就现有产品和技术而言,两者的差别确实已经不那么明显,但他认为,如果是看未来十年甚至更长远的技术储备和产品演进,华为仍有劣势。

实际上,就市场而言,双方目前还只是小有摩擦,应该算不上正面竞争。思科的第一大市场是美国,而华为在美国的门外踌躇多年而不得入,现在来说,仍然只是刚刚起步。华为企业业务目前40%的收入来自中国市场,而根据思科2010年的数据,中国市场收入占比仅为3%~4%。从绝对收入金额来看,两者势均力敌。

如果说过去20年华为上演的是战诺西、战爱立信的戏码,那么,10年后的今天,好戏即将开场,华为再战思科即将上演。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有删节。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