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数数的马是了不起的马,但不是数学家

会从1数到10的马,是匹了不起的马,但绝对不是了不起的数学家。这是巴菲特在1985年给股东的信中一个比喻。在1985年,巴菲特结束了伯克希尔的纺织业务,而巴菲特当初购买伯克希尔时,它本身就是一家纺织公司,却并不怎么赚钱,但巴菲特一直坚持这向业务,而在1985年的信中,他似乎也对此表示遗憾,并且非常深入地分析了原因,以及投资理念。

巴菲特当初没有立刻结束伯克希尔的纺织业务主要出自四个原因:

  • 该公司是当地非常重要的雇主;
  • 管理当局坦诚面对困境并努力解决问题;
  • 工会体谅困境并且积极配合;
  • 尚能产生稳定的现金收入。

巴菲特在1978年的信中就说到,只要这四点维持不变,就会坚持纺织业务,只不过最后他也发现,第四点是错误的。纺织业务的管理层尽管非常出色,为拯救这个行业投入了相当多的资本以及努力,但事实上,投入越多,亏损也就越大。

当初的美国纺织行业与目前的中国制造业有点相似,都是面临产能过剩,产品同一化的激烈竞争,还要面对国外低劳动力成本的竞争。为了在行业中生存,企业投入了大量资本,以求降低产品成本,从单一的决策看来是完全正确的。但问题就在于,当所有的竞争者都这么做的时候,被降低的成本全部反应到了产品售价上,因此从整体角度上看,效益完全被抵消,这样的投入变得毫无意义。投入的资本越来越多,但是投资回报率却没有任何起色。

因此,在当初那个美国纺织行业中,能够合理运用资金的纺织公司是一家了不起的纺织公司,但是绝对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企业,更不是一向值得投资的企业。行业本身,已经让公司的任何后续努力失去了意义。对于管理层以及股东而言最应该做的,就是要求企业转型。

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上看,划的是一条怎样的船更胜于你怎样去划。当你遇到一艘总会漏水的破船,与其不断白费力气去补破洞,还不如把精力放在如何换条好船上。这无论对于战略决策还是投资,都是正确的。

从价值投资角度而言,挑企业,其实也就是挑企业的管理、营运水平。在此基础之上,再看价格是否合理。

以上是读巴菲特1985年给股东的信的思考与记录。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