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能力边界

最近港股不错,于是又开始热衷阅读报纸上的股票推荐。虽然被吹得天好地好,但是很多股票我的确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读年报?相信读完我只能知道他家的主营业务是啥,看破报表识别出真正的盈利能力,我的能力还远远不够。这种能力并不一定是财务能力,而是对于该行业的了解以及常年审计与分析的经验。看到雪球上转载了《奥马哈之雾》关于巴菲特对于“能力边界”的定义,觉得分析得非常到位。最关键的核心就是:“只买你看得懂的,业务产品简单的股票”。

回头想想,这也是为何我更加愿意买机械、零售、濠赌股,因为我大致知道他们到底是干嘛的,至少我每周都会逛街,也去过澳门赌场。相反,我从航运股、资源股、钢铁股却始终没什么兴趣,鬼知道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其实,我只需要了解我懂的股票已经足够了,如果真的能够正确投资这几类股票,我也完全能够赚到不少钱和乐趣。

下面就是文章的部分摘录:

遍览巴菲特作为职业投资人的一生,我们发觉他之所以成功,原因之一就在于他对所有可能会涉足的投资领域,都先后为自己划出了有所不为的边界:“告诉我会死在哪里,我就永远不去那。”

首先, “能力边界”将有助于解决股票估值中的“确定性”问题,而高确定性是巴菲特在评估股票投资价值时一直坚持的一个重要准则。其内在的道理是:就一间企业的长期现金流量(内在价值)而言,如果没有前面的“1”,后面排列多少个“零”都可能只是水中月、梦中花。当投资者面对一家自己不了解其产品、产业及长期经济前景的上市公司时,如何确定它的的内在价值?,如果不能确定其内在价值,又将如何评估它的投资价值?尽管其中的道理并不复杂,但由于大多数投资者在进行股票投资时志在博取短期差价而非积累长期回报,便经常对它视而不见。

针对不少人就巴菲特的所谓“股东盈余”(指企业减去限制性资本支出后而真正属于股东的那部分利润)的模糊性所提出的质疑,巴菲特提出了一个“胖子理论”:一个人不用秤体重也能被一眼看出是否是个胖子。而“能力边界”提出的问题则在于,即使我们能轻易辨别谁是胖子和瘦子,但当面对一个拳击手、一个相扑手、一个孕妇以及一个因工作需要而不断增肥与减肥的电影演员来说,我们就很难辨别出这个人到底是个胖子,还是个瘦子。也因此,我们的估值就会隐藏着风险,甚至是巨大的风险。将投资目标严格限定在自己熟悉的企业身上,就将大幅减少上述在企业估值中所隐藏的不确定性风险。

其次,“能力边界”有助于解决买入股票后的“定期体检”(本书另有表述)问题。所谓定期体检,是指对已经买入的股票按照既定标准(商业模式、护城河、利润边际、资本回报、债务杠杆等)定期或不定期检查企业的基本故事是否有根本性的改变如果我们买入的是一间产业环境变化很快的公司,对企业的持续追踪或定期体检恐怕就很难被有效实施。对一些技术类企业,说不定买入其股票后的一觉醒来,一切都已经改变了。被称为基金经理第一人的彼得.林奇,对此有段精彩的表述:“如果你对基本业务有一些了解,要追踪一家公司的故事就容易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宁可投资丝袜公司而不碰通讯卫星,要汽车旅馆而舍纤维光学。越简单的东西我越喜欢。如果有人说:任何白痴都能经营这个公司。那么我便给它添上一分,因为恐怕迟早有一天真会有个白痴来经营它。”

再次, “能力边界”构成了巴菲特选股流程中的一道简单而有效的栅栏,提高了选股的效率。我们知道,巴菲特是通过大量阅读去筛选股票的。其中最为依赖的资料包括公司年报、穆迪手册、标普手册、价值线调查、商业周刊以及华尔街日报等。其中穆迪、标普、价值线等资料里都有对上市公司基本业务进行“素描”的板块,一经查阅,便可知企业的产品与产业属性是否简单而易了解。面对数以万计的上市公司,我们不认为巴菲特会付出相同的时间与精力去阅读它们的年度报告、财务指标以及相关的商业报道。这样做不仅效率低下,也实在无此必要。“我只喜欢我看得懂的生意,这个标准排除了90%的企业。”巴菲特的这段在佛罗里达大学的讲话,已经能初步揭示出他的选股流程。

“就你的合格的圈子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不在于圈子的面积有多大,而是你如何定义这一圈子的边界。如果你知道了圈子的边缘所在,你将比那些比你的圈子要大5倍,但对圈子的边界不甚清楚的人要富有得多。”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