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高利贷

今年另一大话题就是温州的民间高利贷爆锅,资金链断裂,向银行借不到贷款,要续命只能求助民间高利贷。但什么行业能够支持得住高达15%以上的月息?还不起钱是明摆着的事情。老板无可奈何当然就关门大吉,然后逃命国外。

事实上,为何中小企业无法从银行贷到款?根本问题还是在于中国的金融体系本身。银行要保护存款人的利益,放贷必须处于安全,因此,即使最高的利率也就差不多8%之内。而要给高风险的中小企业放贷,起码得要20%到30%的必要报酬率才可行,显然,银行贷款的范围原本就是给大型的、风险低的企业放贷,从而保护存款人。

那美国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呢?答案就在纳斯达克,通过股票市场来承担这些风险。股票市场对于中小企业融资,一贯的理念就在于:透过高风险、高溢价来扶持中小企业。但中国并没有纳斯达克,因此导致的结果就是企业必须想尽办法借钱,也孕育了所谓的“温州模式”。这也解释了为何政府在了解到温州高利贷危机之后,并没有打压民间金融机构,而是想办法给予更多的中小企业贷款渠道,来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但是,民间借贷本身就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你愿意承担高风险,因此如果做成了,当然就享受20%以上的利息,但是万一搞砸了,血本无归你也无话可说。但现在的问题在于,民间资本拥有一群掌握权力的公务员在内,这个就把本身很简单的信托责任变得相当复杂。对此,郎咸平的建议就是,政府立法的本质应该就是恢复民间金融本身的你情我愿的方式,把当权者排除在外。

本文部分参考了《经理人》2011年12月号,郎咸平“谁在侵蚀温州民间金融?”一文。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