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诺奖理论?——白痴

这个标题不是我自己起的,而是石镜泉给予这次自由市场主义的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奖理论的评价(刊登在《香港经济日报》的2011年10月12日与10月13日两天的“经济与投资”专栏上)。

首先,今年两位诺贝尔奖得主Thomas Sargent和Christopher Sims的主要贡献在于研究宏观经济与经济政策。两人研发出多种计算方法,透过分析历史数据,了解经济增长、通胀、就业及投资等宏观经济变化,与经济政策所产生的因果关系。

Sims主要根据VAR(向量自我回归模型,Vector Autoregression),研究市场的短期冲击,如央行加息或其他未能预期的因素,对宏观经济的影响。Sargent则为新古典学派的领导者,主张“理性预期假说”,该派理论认为在经济活动中,人们会根据所有可取得的信息去行程预期,并根据该预期进行决策。当政府的政策为民众充分掌握而产生预期时,政府推出的政策将无法产生任何实质性的效果。这一理论进一步衍生认为国家干预经济的任何措施都是无效的,而应让市场经济自动调节。

那么,他们对于当今经济形势又有何解呢?根据诺贝尔官网刊登的访问,Sargent表示“欧洲现在的欧元问题,都和大家期待别人会怎么做有关”,而Sims则说“要是我知道简单的解决方法的话,我就会向全世界宣传...但很不幸,我得花很多时间慢慢钻研数据。”他们在其他场合同样表示,欧元区危机的解决方法从经济上来看非常简单,主要问题在于政治。

好了,看到这里,我就明白为何石镜泉会对期望自由市场主义来救市用“白痴”两字来评价了。数量经济的确能够为经济学界提供一些非常有用的工具进行分析,但是这样的方法需要大量的数据研究,也就是所谓的“死因分析”,那么这样的马后炮对于解决当今的问题作用相当有限,他的理论推出并不是一年两年,因此这样的研究结果对于避免经济危机的产生同样没有起到什么很明显的作用。依靠他们的诺奖理论去救世界?还不如期望有方舟的出现。

同时,经济计量方式有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一问题在其他领域同样出现,就是变量控制。通常模型中会假设一个或者顶多有限的几个变量变化而保持其他的变量不变,从而得出看似很漂亮的结论和统计模拟。但是现实中真的有很多因素保持不变么?模型有很多的假设在现实中是根本不成立的,而变量的变化通常也是一变则全变。并且,因为经济活动中是有人的存在,人为因素使得实际结果变得更为不可预测。就如同QE1理论上应该会导致高通胀,可是现实是,美国通胀仍然不高,全部输出到国外了。原因则在于印钞机印出的钞票,全部流向了新兴市场。

另外,政治和经济真的能够剥离得开?所谓的欧元问题在于政治因素,这本身就是一句废话。宏观经济政策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政治的博弈。不过这也不能怪经济学家们,毕竟他们只是在办公室里看着历史数据,跑跑程序自娱自乐罢了。

研究离现实,有时候还是很遥远的。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