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目前欧债问题引发的讨论

 

目前的欧债问题已经引发一个严重的问题:欧盟是否会解体?德国和法国一直在为欧猪四国甚至更多的小弱国擦屁股,而德国和法国本身的经济发展其实也并不能完全说非常理想,毕竟现在整个世界的经济情况都一团糟。

在这个背景下,Harvard两位教授进行了一番有趣的讨论。可以作为了解目前欧洲形式的一个途径。

Stephen M. Walt 教授首先发表了一篇:The coming erosion of the European Union的文章,里面提到目前欧盟面临的几个重大问题:

1) the lack of an external enemy, which removes a major incentive for deep cooperation,

2) the unwieldy nature of EU decision-making, where 27 countries of very different sizes and wealth have to try to reach agreement by consensus,

3) themisguided decision to create a common currency, but without creating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institutions needed to support it, and

4) nationalism, which remains a powerful force throughout Europe and has been gathering steam in recent years.

Walt教授得出的观点是:欧盟或许可以继续深化他们的政治改革,让欧盟变得更加坚固。但是无论如何,美国和欧盟之间的合作将变得越来越弱,相反,美国目前的主要矛盾在于和中国的竞争,而欧盟在这个竞争当中的作用,非常有限。因此,他的结论是:把注意力放在中国,欧盟死不死对其无所谓。

对于Walt教授的观点, Richard N. Rosecrance教授在文章“The Coming Erosion of the Europe?”进行了反驳。他的主要观点是:经济决定政治。虽然中国日益强大,但是欧盟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GDP超过美国。欧盟掌握着部分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并且出口美国。另外,其已形成的规模经济工业是中国无法比拟的,以欧元为基础的欧盟自由贸易外加成员国数目的继续扩张,欧盟完全可以作为另一只与中国向平衡的经济体。因此,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更有理由携手欧盟,去平衡亚洲的实力。

对于Rosecrance教授的回复,Walt教授又进行了反驳(学术吵架开始了...)Europe and Asia in the balance: a response to Richard Rosecrance。首先,他认为Walt教授对于欧洲的期望是不符合实际的,欧盟有太多的问题,指望他们发展然后携手与美国抗衡中国,就像说“我能拿温布尔登冠军,只要我能赢了罗迪克等人”一样。美国和欧盟之间的最大问题在于:彼此对于对方的期望。欧盟对于中国的态度,更多的是把其作为一个巨大的是市场,而非战场。因此,美国想要从欧盟哪里等到非常“serious”的帮助,是不可行的。因此,Walt教授仍然认为,如果要寻找同盟来制衡中国,最好的地方在于亚洲,而非欧洲。

随后,Rosecrance教授继续回复,Responding to Steve Walt’s Response ,文中继续强调欧洲能够解决自己问题的能力和法德两国的决心。并且,他强调说,亚洲各国无法提供一个像他们从中国获得利益这么大的制衡实力来帮助美国。美国能够依靠的,仍然是欧盟。

两位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教授对于欧洲的期望各不相同,或许这也代表了美国政府对于欧盟那种非常尴尬的心情。小弟不争气,大哥是不是还能指望这个小弟来当帮手呢?

吉力理财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